:::

Rti 中央廣播電臺 想去中國發展的台灣年輕學者請先踩個剎車!從復旦大學濺血案看到的西進隱憂

  • 時間:2021-06-09 11: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想去中國發展的台灣年輕學者請先踩個剎車!從復旦大學濺血案看到的西進隱憂
中國上海復旦大學發生教師不被續聘,憤而殺死學院書記的慘案。(圖:維基百科/CC BY-SA 3.0)

屋漏偏逢連夜雨。復旦大學除面臨匈牙利民眾示威,杯葛該校在首都布達佩斯興建海外分校的計畫,近日還有教師不滿遭解聘,疑似因被針對、懷恨在心,憤而持刀殺死學院書記王永珍的事件。

事件引發熱議,也令人聯想起廣州中山大學青年教師李思涯毆打學院院長甘陽一事,當時也鬧得沸沸揚揚。考慮這件案例背後仍是廣大青年教師(俗稱「青椒」)的「無奈」、「焦慮」,也冀望通過本案例能夠給當前仍要大膽西進的「台籍教師」,必須看清的教育現況。

為了保飯碗、爭待遇、升職稱 學術異端屢見不鮮

深入分析,「青椒」沒有正面發聲,除了痛斥殺人、打人者斯文掃地外,無話可說。對權力的畏懼深入骨髓,沉默的背後是靈魂的麻木。如果青年教師與學校高層之間出現溝通問題,天秤不會向無權無勢的「青椒」一方傾斜。被殺死的是王永珍、被掌摑的是甘陽,但真正該檢討卻是中國大專院校的官本位現象。

然而,大學老師是個讓人崇拜的職業,工作穩定社會地位也比較高。但是現在的大學教師處於一個職業競爭的新時代,博士學歷或者博士後出站已是基本配備,教師的考核指標也水漲船高,每年需要出專業論文、寫不知道能不能掛名的國家級計畫外,聽聞台籍教師還有額外的涉台「幫忙」的研究案。


在中國,學生要進入知名高校(大學)難度高,至於已經拿到博士學位的老師,想在一般大學謀取教職更是難上加難。示意圖:pixabay

「編制內」與「編制外」 大學教師身份大不同

中國的大學改革前,教師屬於身份編制,編制與教師本人直接對應。大學教師是國家的員工,而不是大學的,因此學校無權解聘教師。改革後的崗位編制,教師不再是國家員工,而是學校的雇員,編制只與崗位對應而與人無關。

現行中國的大學普遍推行的「預聘、長聘」、「非升即走」制度,採取新人新辦法、老人老辦法,學校通常將一個聘期設為3年,青年教師最多在2個聘期內不能符合條件,則不再續聘。由於崗位編制、政府預算等問題,大學教師是一個蘿蔔一個坑,處於預聘階段的教師只屬於學校的「編制外」人員,但最終能納入「編制內」名額卻很有限。

因此,處於預聘階段考核存在著高度競爭現象。換句話說,納編晉升標準不確定也不固定,並且會隨著新進教師的水準升高而水漲船高。事實上,這種制度是在博士過剩的情況下衍生出來,目的是優中選優,也解決博士就業。

外行領導內行  教師發揮空間有限

「非升即走」給剛進入職場的青年教師巨大壓力,女教師更面臨生小孩還是發論文的矛盾選擇。中國的大學現狀還有一個大問題,就是行政人員比例太高,而且是行政人員領導研究教學人員。

直言之,中國的大學可以區分為專業技術崗、管理崗、工勤崗。聽聞有些學校還存在「工勤崗」從未帶過課,卻是高級教師的情況。現在中國的大學行政化嚴重,與教學研究無關的事多,有研究能量、想教書的老師也必須討好學校的黨高層,現行體制下出不了大師。

諷刺的是,《關於開展清理唯論文、唯帽子、唯職稱、唯學歷、唯獎項專項行動的通知》、《關於擴大高校和科研院所科研相關自主權的若干意見》也造成許多行政高層堂而皇之評上教授,校院兩級領導的權利無限大,可以決定一個青年老師的命運,權利不受監督。大學的行政人員反而容易評上職稱,真正的老師卻很難晉升職稱,這種不受監督的自主,才是洪水猛獸。

「非升即走」是普遍的教師聘用合同解除的條件

選人和留人對大專院校應該是同等重要,「非升即走」彰顯著這套制度的殘酷性,讀完博士或博士後,可能在30歲甚至更晚的年齡才真正開始大專院校的職業生涯,然而到了35歲左右,青年教師就已經開始面臨失業的壓力。

平心而論,復旦大學濺血案值得有心大膽西進的台籍教師關注,沒有編制,仍然是許多台籍教師心中的結。中國的大學校園職場解聘教師常常簡單粗暴,無論心中有著多大的委屈,看清契約合同規定,並適當瞭解職場潛規則,才能夾縫求生。

 延伸閱讀 

回台意願都很強烈!赴大陸任教老師:難以適應得配合黨政策做研究
老師被洗臉還是陸生被歧視?學者:應從中原大學事件思考「教育統戰」影響
玻璃心治療法?中共嚴打國際論文發表  學術紅線從不得醜化中國開始
網路戒嚴連動畫也不放過 中國動漫迷受不了嗆聲要翻牆「移民台灣」

作者》吳建忠 台北海洋科技大學 通識教育中心 副教授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