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中共如何製造反腐案件(4)─酷刑與株連親友,攻無不克!

  • 時間:2021-06-04 14:5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共如何製造反腐案件(4)─酷刑與株連親友,攻無不克!
剝奪睡眠權利、疲勞審訊等等,這才是剛剛開始,後面是持續的毆打、虐待和酷刑折磨。(圖:Pexels)

剝奪睡眠權利、疲勞審訊等等,這才是剛剛開始,後面是持續的毆打、虐待和酷刑折磨。至於方式,花樣百出,只有想不到,沒有共產黨做不到,比如我所辦理的案件中,中共某地方紀委對中共幹部實施了「坐冰」與「兜冰」的整人方式。「坐冰」是強令被審查者脫光衣服坐進一大盤冰塊當中,靜坐數小時,直到冰塊化成水;「兜冰」是將一袋冰塊放進被審查者的內褲中,強令站立數小時,直到內褲中的冰塊化成水。福建一位公安局局長,在紀委審訊中被強迫學狗爬三四個小時,一身大汗,紀委乘機將一桶冰水從後領子倒進他衣服內,他親口告訴筆者:「陳律師,我後背一直是痛的,痛的晚上都難以入睡。」後來開庭審理時,他一直彎著腰。

酷刑折磨之外,被審查者最不能忍受的是對家人的株連。

只有想不到  沒有做不到

株連家屬是中共「社會主義鐵拳」的一部分,無論是中共迫害異議人士,還是中共紀委對中共自己人的淘汰清洗,株連家屬都是絕殺技。實際上這一招對絕大部分人都是有效的,尤其是中共控制當事人的子女,以子女作為人質對當事人進行威脅,所有當事人都會屈服,紀委可以予取予求,任何口供都能拿到。當一個官員被紀委立案「雙規」,多數情況下同時被控制甚至被逮捕的還有所有的家族成員,妻子兒女,兄弟姐妹,當事人如果不配合,紀委隨時可以對家屬下手,刑訊、逼供、重判家屬都不意外,甚至在將家屬受苦的錄像拿給當事人看。這些手段使上的時候,當事人幾乎立即成了俎上魚肉,任由紀委予取予求,任何罪行、罪狀,任何數字都得反復承認,簽字,還要自己書寫認罪書,還會配合紀委錄製反復倡廉教育錄像,在錄像中承認自己的罪行,痛哭流涕,自己辜負了黨多年的教育,一切罪行都是自己咎由自取……說到這裡或許比較眼熟了,常常看到落網中共高幹痛哭流涕的認罪錄像,但這些錄像怎麼來的呢?就是這樣來的。這些人完全放棄了抵抗,完全放棄辯解權力,對紀委的一切要求毫無保留地接受,拼命自污,所有這一切都無非是因為脅迫,因為試圖給黨一個姿態,一切污水都潑在自己身上,黨和社會主義制度都還是好的,是自己本性卑劣,希望黨能給一條生路。賴小民的認罪錄像就是這種路子,但他失敗了,他很快就被黨殺掉了。

除了自污、認罪之外,被審查者還會變成紀委的殺人工具,這也是幾乎在所有案件中都能見到的方式。方法是在某甲被紀委完全降服之後,成為紀委構陷、牽連某乙的工具。紀委為了構陷某乙,送某乙進監獄,但又著實沒有某乙的實證,還沒能降服,此時就會要求某甲做出與某乙相關的有罪供述,要麼手寫,要麼錄像,然後成為某乙的罪證。被調查的共產黨的官員,絕大部分情況下是手腳不乾淨的,尤其是在錢上。某乙存在大量資產來源難以說清,再有了某甲構陷的認罪證據,此時某乙真的就是百口莫辯了。

一旦一位黨員幹部被徹底降服,一個可以致死或者可以判處終身監禁的案件就幾乎完成了。

路溫舒在2000多年前就對中國人製造冤案過程有過簡潔敘述:「夫人情安則樂生,痛則思死。棰楚之下,何求而不得?故囚人不勝痛,則飾辭以視之;吏治者利其然,則指道以明之;上奏畏卻,則鍛練而周內之。蓋奏當之成,雖咎繇聽之,猶以為死有餘辜。何則?成練者眾,文致之罪明也。」2000多年後的今天,中國共產黨人只是對此運用的更加嫻熟而已。

紀委製造冤案嗎?不!一切都是當事人的「自白」!

無期限的酷刑、折磨,株連妻子兒女,再加上對自己的黨的深入了解,幾乎所有的官員都會喪失希望,甚至希望盡快結案,送自己進監獄或者被殺,意圖早日結束痛苦。一旦完全被紀委降服,在中國司法體制之下的「證據之王」——口供,就會被源源不斷地製造出來。為了顯示罪證確鑿,這種有罪供述會以多種形式反復出現,比如詢問筆錄,紀委談心,一問一答,做成電子版,然後打印成文件,當事人簽字,蓋指印,有了第一次就有若干次,有的多達十幾次相同問題的詢問筆錄,其實基本上都是以第一次為藍本,複製粘貼打印後,直接要求當事人簽字的作品。再比如當事人手寫的認罪書,內容和詢問筆錄一致,但在紀委的要求之下,會有多次手寫認罪書。再比如認罪錄像,作為一個黨的幹部,經過紀委的教育,已經深刻認識到自己的罪過,自己對不起黨對不起政府,痛哭流涕,承認一切罪行,請求黨給條生路……再比如是相互攀連的供述,某甲牽連某乙,某乙牽連某丙……

紀委會製造冤案嗎?「蓋奏當之成,雖咎繇聽之,猶以為死有餘辜。」紀委是不會製造任何冤案的,要求被審查者多次供述,多次自書,相互多次攀連,目標就是「鍛煉而周內之」,這一切一切都是當事人自己的主動供述,主動自書認罪,即便將來證明是冤案也是當事人自己的責任,與紀委審查人員毫不相干。

在紀委完成這一切之後,按照央視的說法是:「紀委調查完畢,案件移送檢察院」,在中共國,中共是堂而皇之居於國家機關之上的,黨可以超出國家機關之外對一個人進行任意處置,生殺予奪。在反腐案件中,一個人是不是腐敗,是不是應該追究責任,應該如何追究,追究到誰為止,這一切都是黨決定,當黨做出了決定,剩下執行就交給了檢察院和法院,由司法機關完成法律程序,或者說給共產黨按照幫規清理門戶的事實穿上法律的外衣。

至於如何在法律程序上走一個過場,下一篇論述。

陳建剛於美國華盛頓DC

2021年5月31日

作者》陳建剛  前中國人權律師,美國漢弗萊訪問學者,中國709案中受害人及辯護人,因在中國致力於刑事辯護、捍衛人權的工作,受到中共迫害,現流亡美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