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中共如何製造反腐案件(3)不准睡覺,一切剛剛開始!

  • 時間:2021-05-30 15:4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共如何製造反腐案件(3)不准睡覺,一切剛剛開始!
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中紀委國家監委的所在地。(圖:維基百科)

一個中共幹部一旦走進中共紀委,按照紀委自己的話說,「沒有一個人可以完好無損地走出去」。這句話的意思很豐富,實踐中的實例以及紀委自己的表述至少包含以下內容:①凡是被紀委調查的,都是有罪的;②即便開始不認罪,但最終還是會認罪的;③黨可以對你們「上手段,加大審訊力度」,時間和方式不受限制,沒人能承受,必然屈服;④即便你真的無罪,也不可以無罪出去,也會被製造出罪行來。

前兩篇僅舉例說明紀委對中共幹部從突襲抓人到紀委審訊基地的基本條件,本篇略舉幾例來看紀委對中共幹部的酷刑虐待。

剝奪睡眠權利

某市房管局副局長方某對剝奪睡眠的敘述前文已經提到,這裡繼續看某市公安局長林某的敘述。

「我在紀委審訊期間以不同的時間段,我被換了好幾個地點,在每個時間段讓我睡覺的時間都不一樣,總之是幾乎不讓我睡覺,用不睡覺對我進行折磨是貫徹始終的一種折磨方式,直到我離開紀委被關押進看守所為止,一直不讓我睡覺,或者讓我每天睡很短的時間。從我被抓以來的前43天中,①這43天之中前10天一分鐘都不讓我睡覺;②10天以後是讓我趴在桌上可以睡一會,每天不超過三個小時,大概是從淩晨2點到5點之間,這大概是三五天的時間;③然後審訊7天7夜,這7天7夜的時間是輪番的審訊,我一分鐘都不能休息;④然後大約又7天的時間讓我自己想,也讓我寫材料,晚上的時候大概允許我趴在桌上睡不超過3小時;⑤這一週過去之後又是連續7天7夜的審訊,我還是一分鐘不能休息;⑥然後一直到1月7日離開YD共計7天左右,每天還是讓我自己想自己寫材料,晚上淩晨2點到5點之間允許我趴在桌上睡不超過3個小時的時間。

「這43天之中,我前後在一天24小時中一分鐘不讓睡覺的有24天,第一次是連續10天,第二次第三次都是連續7天。其餘約19天每天可以在淩晨2點至5點之間可以趴在桌上休息一段時間,絕不超過3小時。這種不讓睡覺的痛苦極其痛苦,難以用言語表達的痛苦,我當時產生了嚴重的幻覺。這43天中我沒有被允許上床休息一分鐘,最大的待遇是讓我趴在桌上睡覺。

「我在長時間不讓睡覺中產生了幻覺,我記得有好幾種幻覺,一種是我看我前面的桌子好像是一個魚缸,裡面有魚和水草,魚在遊動,水草在飄動。還有個感覺我像是在坐車,左右都有風景飄過,感覺是在高速路上一樣,兩邊的樹木從眼前飛快地向後劃過;還有一種幻覺我像是在高空飛行,我身下都是山和水,也不是很清晰,恍恍惚惚的樣子,我像超人一樣飛在空中;還有一個幻覺,我仿佛看到我的家人,我老婆和孩子她們都來了,孩子在門縫裡朝我看,我突然感覺我身後有一個窗戶,我老婆在後面窗戶外等我,我仿佛聽到她講話……」

「1月7日我被帶到WP紀委,直到2月12日我被帶走共待了大約37天。這37天分了這樣幾段:①前7天是7天7夜(1月7日至1月14日)的審訊,一分鐘都不給我休息,這一個周對我的審訊力度非常大,我瘦了大約又25斤;②然後大約兩週多一兩天的時間,讓我自己想,自己寫,晚上的時候讓我休息不超過3小時,從2015年1月15日開始,因為前一段時間對我的折磨非常嚴重,他們大概是看我快到了一個人所能承受的極限,晚上的時候讓我上床休息不超過3小時,也是從淩晨2點到5點。這種日子持續了大約十五六天。③然後到大約是2015年2月1日或2日,然後又開始連續7天7夜的審訊,和第一次審訊一樣,7天7夜仍然不讓我休息一分鐘;④第二次審訊過後剩下了大約四五天的時間,還是讓我自己想,自己寫,自己交代,白天的時間都一樣,晚上讓我可以趴在桌上睡不到3個小時,還是從淩晨2點到5點之間。這樣一直到2月12日我從wp紀委被帶走。」

生活虐待

「我在被關押期間各只允許洗過一次澡,從未讓我刷過牙。因為我被關押的時間都比較久,幾十天不讓我洗澡,身上太臭了,陪護人員很厭惡,他們難以忍受了,所以他們給紀委的人說了,紀委的人同意了才讓我洗澡的……」

身體折磨

「除了必須坐著之外還有強迫我站著。我被強迫連續坐七八天之後,由於極度困倦,他們說你打瞌睡那就站著吧,然後就強迫我連續站立兩三天。開始讓我面壁站著,後來他們發現我面壁站著的時候可以閉眼睛打瞌睡,他們就又讓我背靠牆壁站著,不可以後背靠牆,後背離牆大概十幾公分遠。最長一次讓我連續站了4天4夜,這4天4夜除了吃飯和上廁所之外,我都是被強迫站著,這4天4夜站立之後然後再被強迫坐著,總之我無論站著還是坐著,都不能睡覺,不能閉眼睛。」

上述內容剝奪睡眠,控制飲食飲水,強迫站立,生活虐待等還都是剛剛開始,更嚴苛的虐待還在後面。

敬請讀者朋友關注下文,看看中共如何對自己人下手製造反腐案件。

陳建剛於美國華盛頓DC

2021年5月23日

作者》陳建剛  前中國人權律師,美國漢弗萊訪問學者,中國709案中受害人及辯護人,因在中國致力於刑事辯護、捍衛人權的工作,受到中共迫害,現流亡美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