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當人類面臨困境時候的好朋友「午餐肉」 又因為疫情而流行起來了

  • 時間:2021-05-08 07: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當人類面臨困境時候的好朋友「午餐肉」 又因為疫情而流行起來了
「午餐肉」的故事可以從北美洲一直說到亞洲。現在,又再添上一筆 Covid-19 疫情。(圖:Hannes Johnson)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 (Covid-19) 在美國大爆發後,出現嚴重的糧食問題。經濟弱勢和失業者,必須仰賴慈善機構和食物銀行的幫助,一般大眾則開始精打細算地採購雜貨,於是包裝食品的銷售量急速成長,其中,罐頭肉品特別受到歡迎,過去許多美國人表示絕不碰的「午餐肉」 (Spam) ,在疫情期間成了熱門商品之一。「午餐肉」其實是個很有歷史故事和富有人們生活記憶的罐頭肉,故事可以從北美洲一直說到亞洲。現在,又要再添上一筆新冠肺炎疫情。

去年3月中,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大爆發,根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 報導,尼爾森 (Nielsen) 的一項研究顯示,2020年4月,湯品的銷售量增長了37%,罐頭肉是60%,冷凍披薩則是51%。 

這些包裝與冷凍食品的銷售量急遽攀升,除了是疫情突然爆發造成恐慌性的購買和囤積,也是人們的生活有了巨大的改變──開始自己做飯。

因為餐廳有營業的限制,讓許多人必須開始開伙,或者不敢再外食,於是也開始自己做飯。再則,家學校關閉,改採遠距學習,連離家在大學讀書的孩子都回家與父母一起生活和吃飯。


人們的生活有了巨大的改變──開始自己做飯。 (圖:Unsplash)

《彭博社》 (Bloomberg News) 於8月的一篇報導中提到,根據一項分析,因為在家開伙,民眾每次購物因此增加了33%的雜貨購買量。然而,物價卻飆漲,如:豬肉價格自去年2月到8月就上漲了8.1%,委實是雪上加霜。

因此,根據《聖路易郵訊報》 (St. Louis Post-Dispatch) 於去年9月的一篇報導,公關公司「杭特」 (Hunter) 的一項研究發現,疫情發生後,有54%的美國人比以前更常自己做飯

去年11月底,「摩根大通」 (JPMorgan Chase) 公布一項有關疫情如何改變全球消費趨勢的研究分析,未來的12至24個月,消費者口袋裡的錢會減少,很多人會失業,消費就會減少,於是人們就更會待在家裡。加上,還是有很多人會在家工作,因此,在家裡自己做飯的情況仍會持續。

不過,即使是自己煮飯,許多家庭的飲食習慣也有了改變。摩根大通的研究提到,疫情期間,消費者選擇的是慰藉食品 (comfort food) 而不是健康食品。《彭博社》的報導則表示,疫情帶給人們壓力,許多美國人尋求一種負擔得起的放縱享受或中等價位食物的替代品,於是,包裝食品在疫情中大受歡迎

其實,這種情況在「經濟大蕭條」時期 (Great Depression,1929~1939) 與第二次世界大戰 (1939~1945) 期間就有過。於經濟大蕭條中誕生的罐裝「午餐肉」 (Spam) ,就陪伴許多美國人度過那些艱難的歲月,現在,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又再次撫慰了許多人的心與胃。

這罐裝肉究竟有什麼魔力,讓許多人在生活艱辛的時候就會購買它呢?

根據《今天》 (Today) 的報導,1937年,在明尼蘇達州奧斯丁市 (Austin, Minnesota) 的「荷美爾公司」 (Hormel Foods) 把豬肉、水、鹽、糖和硝酸鈉混合起來,把當時不受歡迎的肩胛肉 (梅花肉和胛心肉) 變成一塊不易腐壞的粉紅色火腿肉,以12盎司的罐裝來販售。並以「香料」 (Spice) 和「火腿」 (Ham) 這兩個字,拼成Spam,在亞洲稱其為「午餐肉」。

不過,「午餐肉」雖然起始於明尼蘇達州,但後來卻是在夏威夷大受歡迎,甚至,於現今,在夏威夷的小餐館、速食店,到處都販賣以「午餐肉」做成的餐點。根據「荷美爾公司」在網站上公布的數字,夏威夷每年食用了700萬磅的「午餐肉」(約310萬公斤)。

為什麼夏威夷居民這麼喜歡「午餐肉」呢?

其實,除了夏威夷,在一些過去為美國海外殖民地或託管地,如:菲律賓、南韓、沖繩等地方,「午餐肉」也是非常受歡迎的,當然,這有歷史因素。


在菲律賓、南韓、沖繩等地方,「午餐肉」也非常受歡迎。(Bing Ramos, Philippines, CC BY 2.0, Wikimedia Commons)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當美國軍隊進駐夏威夷的時候,就把「午餐肉」帶到了夏威夷 。當時,因為這些島嶼位在太平洋的中間,戰爭期間,近海捕魚活動就有嚴格的限制,傳統以海鮮為主食的夏威夷居民因此失去食物來源,於是「午餐肉」就自然替補了夏威夷居民的飲食缺口。

既然如此,當戰爭結束,夏威夷居民不就應該不再需要「午餐肉」?

加州「波莫納學院」 (Pomona College) 的食品歷史學家山謬‧山下 (Samuel Yamashita) 教授向《今天》表示,在美國的移民史上,人們到美國後,仍會保持家鄉的飲食習慣。雖然,在1980年代中期,罐頭食物開始流行,給新移民一種必須美國化的壓力,但他們負擔不起。1990年代時,因為生產技術的革新,罐頭食物開始可以大量生產,自然地就進入了新移民的飲食生活裡。夏威夷在1959年正式成為美國的一個州,也是罐頭食物變得便宜的時候,於是這種讓人覺得「美國化」的罐頭食物就進入夏威夷居民的飲食中。

在夏威夷長大的山下教授表示,當時家裡廚房裡的櫥櫃堆滿了各種罐頭食物,像是:「維也納腸」 (Vienna sausage) 、「粗鹽醃牛肉」 (Corned beef) 、「午餐肉」 (Spam)。早餐通常是煎蛋和煎「午餐肉」配白飯。他說:「我們很仰賴罐頭食物,而我認為,我們家的飲食習慣就是夏威夷一般家庭的典型情況。」


午餐肉飯糰 (Spam musubi) 是夏威夷常見小吃 。(Chris Hackmann, CC BY-SA 4.0, Wikimedia Commons)

其實,「午餐肉」除了便宜,可以長期保存好幾年,還有多種烹煮的方式。而且,當沒有新鮮肉品來源的時候,「午餐肉」就是非常好的替代品。也因此,有經濟困難的時候,「午餐肉」就是許多人的選擇。

住在威斯康辛州拉辛市 (Racine, Wisconsin) 的珍妮特‧蘇拉 (Janet Sura) 向《密爾沃基哨兵報》 (Milwaukee Journal Sentinel) 表示,50年前,當她的先生在軍中服務的時候,他們常吃「午餐肉」,因為不貴。她有好多種烹調方式,覺得最好吃的作法是在午餐肉上面放一點紅糖,再放上鳳梨,然後放進烤箱烤30分鐘

在威斯康辛州的霍頓維爾村 (Hortonville, Wisconsin) 長大的提姆‧莫里西 (Tim Morrissey) 則說,「午餐肉」會讓他想起過去經濟拮據的日子,在他父親負擔得起到市場買塊新鮮的肉之前,約有10年的時間,一個禮拜會有5到6餐,他的母親都會用到「午餐肉」,星期三是午餐肉三明治,有兩天的晚餐是煎午餐肉配馬鈴薯和蔬菜,至少有兩天的早餐是切碎午餐肉和剩下的馬鈴薯一起煎炒,有時再配一個或兩個煎蛋。

這就是為什麼於經濟大蕭條時期出現的「午餐肉」,在3年內就有70%的都市美國人食用。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共有一億磅的「午餐肉」運送到海外,成為士兵的食物。

然而,二戰結束後,夏威夷和日本仍處在配給和制裁的情況,因此更加倚賴可以做為蛋白質來源的「午餐肉」。而後,因為韓戰,「午餐肉」的需求就擴展到東南亞,至今,「午餐肉」仍是一些地方傳統食物中的重要食材之一,南韓的「部隊鍋」 (Budae jjigae) 就是一個例子。


在南韓「部隊鍋」也看得到「午餐肉」。([email protected])

不過,《彭博社》的報導也提到,2019 年「荷美爾公司」 宣佈「午餐肉」連續第五年銷售成長創紀錄,並且,目前美國增長最快的人口──西班牙裔和亞裔美國人,他們比一般人更喜歡購買「午餐肉」。因此,在疫情發生前,「午餐肉」的銷售已不斷地在成長。

其實,不管整個社會的經濟發展情況如何,經濟弱勢者必會尋找便宜的食材,而有很多的食用與烹煮方式的「午餐肉」自然會是人們的選擇之一。

因此,在「午餐肉」上,可以看見美國的工業與經濟的發展史,以及美國大兵在二戰時的足跡。也許,當新冠肺炎疫情結束,可以再次自由旅行時,若到了南韓,可以試試「部隊鍋」 (Budae jjigae) ,或徜徉在夏威夷街頭,路過超市、便利商店或速食店的時候,可買個「午餐肉飯糰 」(Spam musubi) 嚐嚐,來個屬於自己的「午餐肉」記憶。

 延伸閱讀 
返校有困難、遠距難互動 疫情魔咒未解 美國家長親上陣
→疫情下善的循環!美東拯救食物行動不但幫助農夫 還救助窮人
為何疫情嚴重的美國房價也飆至14年新高?

作者》蔡嘉凌 專欄作家。現旅居紐約。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