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脅超越疫情 空污仍是亞洲最致命公衛危機

  • 時間:2021-04-22 16:00
  • 新聞引據:採訪、Nikkei Asia,New Indian Express
  • 撰稿編輯:鄭景懋
威脅超越疫情 空污仍是亞洲最致命公衛危機
空汙威脅百萬人口,仍是亞洲最致命公衛危機,圖為印度新德里市中心的印度門的霧霾狀況。(圖:中央社檔案照片)

空氣汙染問題導致全球每年有數百萬人死亡,特別在亞洲地區,空汙帶來的經濟及健康威脅,恐怕是比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更加致命的一場公共衛生危機。

就在世界各國仍奮力對抗COVID-19疫情之際,盤旋在亞洲多國領土上空、每年都在上演的空氣污染,恐怕已是更大一場致命的公共衛生危機。

空污危機惡化 致死人數超越疫情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建議,空氣中的細懸浮微粒(PM2.5)濃度的年平均值要在每立方公尺10微克(µg/m³)以下才安全,但全球只有8%的人口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尤其亞洲地區污染情況更糟。根據瑞士空氣品質科技公司IQAir的排名,全球去年空氣品質最差的城市,前148名都在亞太地區。

根據醫學期刊「心血管研究」(Cardiovascular Research)在2015年的報告,全球一年因為環境空氣汙染而額外增加的死亡人數高達880萬人,其中有近650萬人是在亞洲地區,這個數字比截自今年4月中,全球因感染COVID-19而死亡的300多萬人還多出1倍。

日經亞洲(Nikkei Asia)報導,能源和清潔空氣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分析師蘇亞雷斯(Isabella Suarez)表示,空汙主要來自能源、交通、建設甚至農業等高廢氣排放產業,而缺乏政策手段管控這些污染來源,是越來越多的城市空汙更加惡化的主因。

聯合國環境計畫(UNEP)的化學品、廢棄物及空氣品質區域協調員吉田鶴子(Kakuko Nagatani-Yoshida)則認為,亞洲受空汙影響較大是因為人口高度稠密。中國、印度、印尼等三個亞洲人口最多的國家,就佔了全球人口的39.2%。

中國:與黑煤共舞

西方國家稱中國多年來嚴重的空汙問題,是一場空氣末日(apocalypse),而中國一直到2013年才開始認真解決空汙問題。在IQAir的2020年全球空汙最嚴重國家排名中,中國位居第14位,年平均PM2.5濃度為每立方公尺41.2微克,較前幾年有明顯改善,但仍然是聯合國標準的3倍。

為了回應巴黎氣候協定(The Paris Agreemen),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去年宣示,中國要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然而,這項承諾引發了質疑,因為中國長期以來在就業機會及能源供應上,都嚴重依賴煤炭產業。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19年煤炭在中國能源結構中的佔比仍達58%。

但在今年1月,中國生態環境保護部發布的一份督察報告,罕見地公開指責中國國家能源部的煤炭政策,批評部份能源部官員認為「能源領域最重要的是保護供應,生態環境要求過高會增加企業生產成本」,並且不滿能源部「沒有將生態環境保護擺上應有高度」。

這份報告被外界認為,是中國環境部門已獲得對抗中國煤炭產業的權力。

另一方面,在中國官方投注大量資源發展再生能源下,中國已經成為光電產業的領先國家,大幅降低了太陽能發電的成本,而中國在電動車及電池產業的發展也領先全球。

不過,中國的能源政策也並非全然環保,像是中國大力推動水力發電,在中南半島命脈所在的湄公河(Mekong)上游興建多座水壩,引發東南亞各國的擔憂。此外,中國向外推動的一帶一路計畫,在發展中國家廣泛興建燃煤發電廠,也讓外界質疑其對抗氣候變遷的承諾。

印度:蒙塵的大國

根據IQAir的2020年排名,全球空汙最嚴重的30個城市,印度就站了22個。其中印度首都德里連續3年擊敗孟加拉的達卡,蟬聯全球空汙最嚴重的首都城市。儘管印度在去年因為疫情而實施全國性封鎖,讓德里的PM2.5濃度改善了15%,但依舊是全球空汙最嚴重的首都。

空汙問題為印度帶來了嚴重的健康和經濟後果,根據「新印度快報」21日引述的最新研究,印度在2019年因為空汙而造成的提前死亡人數高達170萬人,佔總死亡人數的18%。

印度每年因為空汙產生的經濟損失高達950億美元,而印度引以為傲的資訊產業,每年也因此損失13億美元。若空汙問題持續惡化,這個數字將在2030年增加一倍。

空汙排名與鄰國印度一樣名列前茅的巴基斯坦,大部分的空污是來自車輛廢氣排放,其他還包含工業廢氣排放及燃燒作物等因素。

為了改善空汙危機,印度政府在2019年終於展開行動,設下了要在2030年把電動車的銷售佔比,提升到總車輛銷售30%的目標。然而,環保律師阿拉姆(Ahmad Rafay Alam)質疑,印度政府並沒有採取實際行動,來實現這項目標。

印尼:燃燒的國土

印尼被認為是東南亞地區跨境空氣汙染最主要的來源。

印尼為了耕作而焚燒大量林地及農地,引發了波及東南亞鄰國的嚴重空氣汙染。根據環保組織綠色和平(Greenpeace)去年的報告,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的10個成員國中,有7個國家受到印尼焚燒產生的霾害影響,其中又以新加坡及馬來西亞最為嚴重。美國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及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科學家曾在2015年預估,霾害導致印尼、馬來西亞及新加坡,有10萬人提早死亡。

印尼燒林及空汙問題在2019年達到高峰,有160萬公頃的林地遭焚毀,有至少90萬民眾出現呼吸道問題,印尼受影響的8個省份合計損失高達52億美元。災難的罪魁禍首主要是造紙業及棕櫚油產業,而一般農民也同樣會焚燒林地及泥炭地。

儘管印尼安全部長馬富(Mohammad Mahfud MD)在今年2月表示,去年遭受火災影響的森林及土地面積接近30萬公頃,只有2019年的20%,但總面積仍是印尼首都雅加達的近5倍之多。

印尼的焚燒林地問題從1997年開始受到重視,東南亞各國並在2002年簽署了「東協跨域霾害污染協定」(AATHP),來對抗燒林所導致的跨國空汙問題,但印尼一直到2014年才批准這項協定,而在東協採取不主動介入問題的態度下,印尼燒林及空汙問題至今未獲得有效解決。

年復一年的公衛危機

在亞洲各國仍將公共資源及經費,都放在對抗COVID-19疫情之際,人為導致但其實應該能夠避免的空氣汙染問題,依舊是各國懸而未決,且更為致命的危機。

吉田鶴子就認為表示,由於空汙在亞洲地區是一個慢性問題,許多國家及部分政治人物,決定與空汙共存,並把它當成是追求發展的必要代價,但事實上它並不是。

隨著東亞地區即將進入夏季,多數地區的空汙問題,可望因雨季等氣候因素而獲得改善,或甚至逐漸遠離世人的焦點。但若各國沒有更徹底的環境政策,這場沒有疫苗的公衛危機,恐怕還會年復一年地發生。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