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重創全球經濟 女性財經領袖帶來新契機

  • 時間:2021-04-24 08:00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鄭景懋
疫情重創全球經濟 女性財經領袖帶來新契機
左起為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喬治艾娃(Kristalina Georgieva)、世界貿易組織(WTO)秘書長伊衛拉(Ngozi Okonjo-Iweala)、歐洲央行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 (合成圖)(AFP)

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重創全球經濟,特別是對女性經濟帶來了重大打擊。但在此同時,有越來越多的女性領袖,在全球重要財經機構中擔任要職,可望為長年被男性主導的經濟領域,以及疫情應對帶來新的觀點與契機。

疫情致「女性經濟衰退」 全球性別平等倒退嚕

COVID-19疫情造成世界各國全面性的經濟衰退,讓原本就處於弱勢的族群處境更加艱難,女性是最主要的受衝擊群族之一。不少經濟學家認為,與COVID-19疫情有關的全球經濟衰退,也是一場全球的「女性經濟衰退」(she-session)。

根據管理顧問公司麥肯錫(McKinsey)的研究,女性佔全球勞動力的39%,但是整體失業人口卻有54%是女性。美國在疫情期間失去的1,000萬個工作中,有一半以上是女性。此外,共有超過200萬名女性也因此退出了勞動市場。 

國際貨幣基金(IMF)預估,若讓這些女性重返工作,可以讓美國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提升5%、日本GDP增加9%、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增加12%,印度GDP則可能因此出現驚人的27%成長幅度。

除了嚴重失業問題外,由於學校關閉,女性承擔了更多照顧子女的額外責任,封鎖措施也讓更多女性面臨家庭暴力的風險,都反映出COVID-19疫情對女性產生了不成比例的衝擊。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因此在3月底的全球性別差距報告中指出,疫情的影響,讓全球離性別平等的目標越來越遠,預估消弭性別差距所需的時間比疫情前增加了36年,需花上135.6年才能實現。

女性財經領袖 帶來經濟政策新風貌

不過,在女性身受疫情之害的同時,目前有許多女性逐漸在經濟領域扮演要角,像是今年剛上任的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政府中,就有多位女性擔任管控這個世界最大經濟的關鍵職務,試圖帶來新的解決之道。

路透社報導,在拜登政府中的女性財經閣員,包含了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商務部長雷蒙德(Gina Raimondo),以及「貿易沙皇」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而多名拜登的顧問也是女性,目前獲得確認的拜登內閣官員中,有48%是女性。

內閣組成的變化,可能已經開始影響經濟政策,例如拜登日前提出一項新的2.3兆美元基礎建設計畫,包括提供4,000億美元資助「照護經濟」(care economy),來支持以家庭和社區為主的小孩與老人照護工作。這些工作大多由女性擔任,在過去多年未曾受到重視。

葉倫表示,把重心放在「人道基礎建設」,再加上先前1.9兆美元的援助計畫,應該可以為在這場危機前,在勞動力市場佔比就已到達40年低點的女性,帶來重大改善,同時也可為其他所有人帶來幫助。

她在推特上寫道,「到最後,可能看到的是,這項法案可以創造一項80年來的歷史,也就是,它可以開始修正已經困擾我們經濟40年的結構性問題。」她並說,「這對我們只是個開始。」

女性注入新觀點 注重同理心

專家們認為,女性領導人可以為經濟政策帶來新的觀點。

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同時也是「在著火的世界中重新設想資本主義」(Reimagining Capitalism in a World on Fire)一書的作者韓德森(Rebecca Henderson)說:「當你與團體中其他人不一樣時,你常會用不同的方式看事情。」

她說,「你會傾向對不同的解決方案有更開放的態度」,而這正是當前情勢所需要的。韓德森說:「我們正處於一個巨大危機的時刻,我們需要新的思考方式。」

此外,女性首長也可為僵固的財經官僚機構展現新態度。聯合國顧問、提倡債務減免非營利組織的負責人拉康普特(Eric LeCompte)表示,他在3月一場會議中,發現了葉倫與他過去20年遇過的財政部長,有明顯的不同。

拉康普特說,在所有討論的領域中,葉倫都強調同理心,以及政策對於脆弱社群造成的影響,有別於在她之前的男性首長,常是先著重在「數字而非在人身上」,而他們也從未提到脆弱(vulnerable)這種用詞。

此外,美國第一位亞裔女性貿易代表戴琪,曾告訴她的部屬要「跨出框架」思考、擁抱多元性,並與長期受忽視的社群進行溝通。

面對危機 女性金融領袖表現更好

在過去半個世紀以來,全球曾經有57位女性國家總統或總理,但制定經濟決策的機構,大多數都是由男性所掌控,一直到最近。

在美國以外地區,目前歐洲央行(ECB)總裁是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國際貨幣基金總裁為喬治艾娃(Kristalina Georgieva),以及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新任秘書長是出身於非洲的伊衛拉(Ngozi Okonjo-Iweala)。這些職務10年前都是由男性擔任。

根據探討央行及經濟政策的智庫國際貨幣金融機構官方論壇(OMFIF)所準備的一份年度報告,整體來說,全球有16個國家的財政部長是女性,並有14位女性央行總裁。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的研究,在全球金融機構中,女性執行長的佔比僅2%,擔任董事會成員的比例則不到20%。但是,由女性執掌的金融機構,在金融彈性及穩定性上有更好的表現。此外,女性在領導機構度過危機的表現上有更好的成果。

喬治艾娃在今年1月引述國際貨幣基金和其他機構編纂的研究指出,當女性參與其中時,證據非常明顯:社區會變得更好、經濟會變得更好、世界會變得更好。她認為女性是好的領袖,因為她們展現了同理心,並為最脆弱的人們發聲。

她說,「女性是更好的領導者,因為我們會展現同理心,會為最脆弱的人們說話。女性有決斷力...而且女性會更有意願去找尋折衷方案。」

在疫情方面,根據美國心理協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的一項研究顯示,由女性擔任州長的州,該州COVID-19的死亡人數比男性州長領導的州要低。

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首席經濟學家萊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就說,女性領袖的崛起,應該能導向「一種更具包容性的應對方式,來因應COVID-19所帶來的許許多多挑戰。」

女性領袖不僅在國際經濟上扮演越來越重要的維持穩定角色,在面臨疫情以及未來的經濟復甦問題上,女性將能提供更多有別於以往的多元思維,以及更具包容性的手段。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