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芳專欄》面對中資借殼來台  政府沒有打迷糊仗的空間

  • 時間:2021-04-15 16:3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蔡明芳專欄》面對中資借殼來台  政府沒有打迷糊仗的空間
中資企業在各國政府的投資行動已受到當地主管機關的高度監控。(示意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由於中國電商的蓬勃發展,支持電商金融服務的線上支付平台業者也日益成長茁壯,阿里巴巴的螞蟻集團就是一例。然而,螞蟻集團於上海證交所和香港交易所的首次公開發行(IPO)申請在去年 11 月臨時被中國官方終止,直到本月 12 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提出螞蟻集團的改善方向,中國人行也再次強調「加強監管,規範市場秩序,防止市場壟斷,並保障數據產權和個人隱私。」的決心。

就市場秩序與資料保護而言,這是目前世界各國非常重視,且是各國政府與中國政府的衝突持續升高的問題所在。各國政府民間組織對於中國違反人權的證據指證歷歷,近期引發企業界對於拒用新疆棉的抵制運動即是一例。一個違反人權,還打算將國有企業做大做強列入國家發展計畫重點的政府,居然會重視資料保護與防止市場壟斷等議題,那應該是全球獨有的現象了。


中國新疆瑪納斯縣的棉花廠。 (AFP)

在中國的政治體制下,由於中國政府對於企業行為與人民行動的掌控強度極高,因此,各國對於中國企業與中國特定人士的往來都愈來愈謹慎,中資企業在各國政府的投資行動已受到當地主管機關的高度監控。去年 11 月德國外交政策協會(Germ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資深研究員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 )與美國喬治城大學教授漢納斯(William C. Hannas)合著的新書《中國對外國技術的追逐》研究發現,中國政府在訂下成為技術強權的目標後,透過 3 種方法來取外國技術,分別是:合法途徑、涉及網路犯罪竊取或經濟間諜行動的非法手段,以及利用學校、研究中心、學者、商業往來作為掩飾,背後卻獲得龐大的中共政權支持以達到政治目的為最終目標的手段。

以國籍來認定中資或中資的負責人太過天真

由於中國所採取的技術竊取與經濟間諜手段逐漸為外國政府監管,因此,中國企業開始藉由在不同國家設立公司與多層股東結構的設計來規避其為中資企業的事實。此外,在香港獨立地位因中共多次修法而受到外界質疑後,港資與中資的差異已逐漸縮小,因此,離中國較近的新加坡或其他具有高度金融自由環境的國家自然就成了中資企業掩飾國籍的首選。在此況下,若被投資國僅以國籍來定義中資企業,則顯示該國政府的監理程度有很大的問題。


電商業者蝦皮從購物網跨足金服。(蝦皮購物提供)

去年金管會忽略中資議題而通過蝦皮支付申請電子支付執照的事件,已被社會所關注。該公司於 3 月中遞件申請增資新台幣 5 億元,其中,香港騰訊在蝦皮母公司 Sea 集團持股由過去高逾3成降低為 24.5%,即符合新的投資許可辦法不超過 30% 的認定,但是,蝦皮創辦人李小冬持股仍超過 20%!該公司股權結構的調整,主要是源自於去年年底「大陸地區人民來台投資許可辦法」相關條文修訂,包括中資資格採取逐層認定、擴大審查中資投資行為態樣與限制中國黨政軍投資企業來台投資。

改變持股比重不必然改變掌控經營權的事實

雖然香港騰訊在 Sea 集團的持股降低,其創辦人也已成無新加坡籍,看似符合台灣政府規定,但是他們的合計持股仍足以影響一家公司的經營方向,更重要的是,中國政府的政策對李小冬或李小冬個人成立的公司,在中國蝦皮所擁有的股權以及其所經營的活動是否有重大影響,應該是台灣政府在審查蝦皮是否為中資的重要考量。

此外,蝦皮創辦人即使歸化為非中國籍,但要是他的財產仍多數置於中國,則中國政府仍對於其個人行為有重大影響力。若此,則在中國政府對於其人民有高度控制權下,台灣將其認定非為中資,是不合理的。

誰會把錢存到一個陌生人的手裡呢?

雖然上述的問題可能無法找到答案,或者釐清的行政成本極高,但是,如果被投資國政府無法對於外國投資者的身分有清楚的確認,那就不應該開放該外資進入投資。特別是具有中資疑慮的企業進入台灣是要經營具有轉帳與儲值功能的電子支付,如果政府對於該金融服務提供者的身分不清楚就開放其經營業務,就如同經濟部投審會的委員願意將金錢存放在一個陌生人手中。當然,我們無法排除消費者知道其往來的廠商為中資企業,但政府不知道的狀況,只是這樣的情形應不會在具有國安意識的政府機關身上發生。

 延伸閱讀 

→ 美報告出爐 批中人權迫害族繁不及備載 台灣要留意中國以商逼台媒
中共已對淘寶、蝦皮具有更大控制力 我須嚴肅面對中資引發資安及智財威脅
→ 蝦皮支付增資變中資? 王美花:會用中資認定新規審理

作者》蔡明芳 淡江大學產業經濟學系與經濟系合聘教授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