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楊斌律師的遭遇看大陸法治及兩岸關係之困境

  • 時間:2021-04-16 15: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從楊斌律師的遭遇看大陸法治及兩岸關係之困境
楊斌律師 (資料照片/取材自網路)

3月24日,網路消息顯示大陸廣州律師、前檢察官楊斌已到河北大午集團任職。 2020年8月17日,楊斌的律師執業證書被廣東省司法廳「合法」註銷,同年11月11日,大午集團創始人孫大午夫婦和兒子、兒媳及管理層28人以尋釁滋事、破壞生產經營等罪名被捕。凡在網路上對楊斌律師和孫大午先生稍有了解,即不難發現大陸當局註銷楊斌的律師執業證書與抓捕孫大午先生之間存在相同的強權邏輯。在孫大午先生被抓、大午集團被河北當局非法接管、集團經營面臨困局之際,楊斌律師北上大午集團就職,足以證明她與孫大午先生以及他們同屬的追求憲政、法治的大陸異見人士群體在理念和價值觀上的共通。

楊斌律師之所以離家北上,乃因她被廣州當局註銷了律師執業證、無法繼續在律所執業;律師執業證之所以被註銷,乃因她的前東家廣東大同律師事務所解除了與她的勞動合同,之後逾六個月楊斌未被其他律所聘用(按大陸的《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第23條,律師逾六個月無律所聘用屬「合法」註銷執業證事由);大同律所之所以解除勞動合同,乃因楊斌代理了雲南廣濟村因徵地拆遷而引發的敲鑼打鼓、拉橫幅歡迎出獄村民的所謂尋釁滋事罪案件,楊斌律師為該案撰文,發於網路,廣州司法局直接並脅迫大同律所要求楊斌刪除文章未果,司法局便暗中要脅大同律所不再與楊斌律師續簽合同。

敲鑼打鼓迎接村民回家  犯了尋釁滋事罪

大陸以外,無論是同文同種的台灣、香港或海外華人圈,還是歐美日等法治成熟國家,是無法理解楊斌律師被註銷執業證這一事件的邏輯的。為什麼代理這起尋釁滋事罪案件就要被解除聘用合同?為什麼司法局和律所同時要求楊斌律師刪除網路文章?大同律所不再聘用楊斌律師,楊斌律師為何再未與其他律所簽訂聘用合同?尋釁滋事罪是一個什麼罪?敲鑼打鼓、打橫幅歡迎出獄村民如何就成了尋釁滋事罪呢? ……

若干年來,大陸當局一直是以此等反智、反常識、反邏輯的蠻橫手段打壓律師、公民(訪民)和民間維權人士的。眾多律師無不是以六個月內未被其他律所聘用之「合法」理由而被註銷執業證的。要理解楊斌律師被註銷執業證,以及隨後她按大陸自己的法律對廣東省司法廳提起行政訴訟而被法院拒不受理,就必須依照大陸當局的邏輯,而不能依照台灣、香港、歐美日等法治成熟國家的正常邏輯。正如網路上的戲言: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是邏輯,一種是中國式(即大陸當局的)邏輯。

「中國式邏輯」就是,政府以低廉的價格徵收農民的土地是應該的,是「發展的需要」,政府僅需象徵性地給農民以低廉的補償,農民不應該索要雖然公平、合理但在政府眼裡卻是敲詐勒索的過高補償,否則就是跟政府作對,就是敲詐政府,就是對政府「尋釁滋事」,政府就可以抓捕、判刑;被判刑的村民刑滿出獄後,其他村民竟敲鑼打鼓、拉橫幅歡迎,更屬公然藐視政府、挑釁共產黨,更是對政府的不服和繼續尋釁,更是對共產黨的繼續對抗,必須繼續抓捕、判刑;楊斌律師居然代理這些「刁民」的案件,而這類案件在大陸當局眼中屬所謂「敏感案件」,即政府和共產黨自身存在違法、犯罪問題的案件,代理這類案件就是幫助農民對抗政府,就是讓政府和共產黨出醜。不僅代理,還公開發佈網路文章,「只講法律、不講政治」,又不聽勸誡,把政府和共產黨的違法徵地行徑昭示天下,顯屬敵對勢力和敵對行為。

用網路上流行的大陸詞語,楊斌是典型的「不聽招呼」的律師,當局是絕不能容忍的。對這類只認法律、不講政治、不跟共產黨一條心的律師,大陸當局一定要砸其飯碗、斷其財路,陷其於困頓以迫其就範。比楊斌等律師被註銷執業證更嚴厲的,是2020年底到2021年春節前夕多位律師被吊銷執業證書,更坐實了大陸當局斷其財路、迫其就範的反法治強權蠻霸邏輯。

楊斌被註銷執業證書的一個關鍵環節就是老東家不再續聘並且楊斌再也未獲其他律所聘用,這個環節的詭異尤其令法治文明世界難以想像,仍然只有中國邏輯才可解釋——原來是主管律師的政府機構廣東省司法廳和廣州市司法局濫用公權力,恐嚇、威脅所有其他律所不得聘用楊斌!老東家大同律所解聘楊斌也是廣東省司法廳和廣州市司法局暗中使壞、恐嚇的結果。政府機構居然像竊賊、流氓一樣行事,華人世界,也只有中國大陸了!

中國式邏輯  官方說了算

其實,追根溯源,早在楊斌辭任檢察官之初大陸當局就已對她懷恨在心。楊斌律師是因不滿體制內無所事事、得過且過而辭職的。她並非一心為財,而是因為有情懷、有追求,因為她認識到體制與她的情懷和追求無法相容,她代理村民維權案件也正是因為她不放棄自己的情懷和追求。楊斌辭職之初曾接受媒體採訪,坦露她對體制內生活的不滿,儘管相當理性,但以大陸官方的強權邏輯,其言談已屬揭露體制的黑幕,已屬對權力的挑釁,必已被大陸當局視為背叛、變節,此次註銷其律師執業證,正是大陸當局慣用的秋後算總賬。

在註銷楊斌律師執業證書的行政許可決定書中,廣東省司法廳冠冕堂皇地宣稱「如對本決定不服,可…依法向廣東省人民政府或者司法部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6個月內直接向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然而,楊斌律師以及所有被註銷、吊銷執業證的律師們的這一復議、訴訟權利在現實中根本就被大陸當局公然廢除,楊斌律師居然起訴無門,鐵路運輸法院竟然公開非法拒絕立案,楊斌律師不得不按大陸李總理的「地攤經濟」之倡導,在法院門口擺起地攤維權!

大陸最高法院可是白紙黑字宣告「有案必立」、實行立案登記制的!但歷史反復證明,大陸官方的承諾,無論對內還是對外,全不可信!

兩岸法治實踐天差地別

楊斌被註銷律師執業證以及起訴無門,再清楚不過地暴露了中國大陸與台灣、香港、歐美日等等法治文明世界的天壤差別,再清楚不過地暴露了大陸當局法治的虛偽性——大陸當局幾乎已是公然宣告拒絕法治了!大陸官方自己制定的法律,自己對本國國民的承諾,自己的法律所公開確認的權利,並且還僅僅是程序性的訴訟權利,還不是言論、出版、結社等實體的憲法權利,都膽敢公然拒不遵守、拒不保障,可想他們怎麼可能信守對外的承諾,怎麼可能信守對香港「一國兩制」的承諾,怎麼可能信守對台灣的那些空洞的承諾?大陸與台灣的差距,不是一個台灣海峽的距離,而是人治、權治、黨治與法治、憲政、人民之治的差距,而是專制與民主的差距,而是1949年、1966年、1989年與2021年的差距,而是1979年、1987年的台灣與2021年的台灣的差距!正是這種體制、制度和時代的差距,才導致並可解釋香港、台灣與大陸當局的漸行漸遠,以及大陸人民與大陸當局的貌合神離、離心離德,以及國際主流社會與大陸政體的水火不容。以大陸官方這些年的種種作為,無論是香港人還是台灣人都看不到這種差距縮小的可能!

其實,被大陸官方醜化為「台獨教父」的前總統李登輝先生也正是很早就絕望於這種差距之不可能縮小,才最終成為大陸官方眼中的「台獨教父」的。至少在1995年以前,李登輝先生還公開放話「大陸民主了,什麼都好談啦!」癥結正在於,大陸當局雖口口聲聲「一國前提下什麼都好談」,可他們這句話總是隱含著一個欺騙性的前提:憲政、法治是不能談的,即「誰統一誰」是不能談的,只能是大陸的人治、權治、黨治、專制統一台灣的法治、民主。香港今日終於被大陸統一了,一國兩制終於名存實亡了,堪為明證和警示!

作者》子且 中國法律工作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