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歧視和弱勢譜寫原住民悲歌!美國原住民新冠疫情死亡率竟多白人1倍

  • 時間:2021-04-13 12: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用歧視和弱勢譜寫原住民悲歌!美國原住民新冠疫情死亡率竟多白人1倍
長期以來的歧視歷史,加上次等的醫療保健服務,因此,美國印第安人罹患新冠肺炎併發症的風險更高。圖:pixabay

在美國,被新冠肺炎疫情摧殘得最嚴重的族群是美國印地安人 (American Indians) 和阿拉斯加原住民 (Alaskan Natives) 。而生命的逝去,也讓語言與傳統文化面臨消失的危機。不過,在疫苗問世後,因為被欺騙的痛苦歷史記憶,讓許多美國印第安人不願意接種疫苗,他們可以度過這個難關嗎?

根據《衛報 》 (The Guardian) 的報導,「APM研究實驗室」(APM Research Lab)自去年三月開始進行「種族的冠狀病毒研究計畫」 (Color of Coronavirus project) ,資料顯示,美國印地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的死亡率是白人的兩倍;每475名美國原住民中就有1人死於新冠肺炎,而黑人是每645人,白人則是每825人。

這樣的數字其實難以讓人真切感受到美國原住民受創的嚴重程度。以在蒙大拿州 (Montana) 的北夏安部落 (Northern Cheyenne) 為例,截至今年二月,已有約50人死於新冠肺炎,約占部落人口的1% ,而該部落僅有5000人。

新冠肺炎給人絕望的感覺

加州大學社會學和美國印第安人研究所的助理教授德西‧羅德里格斯-隆貝爾 (Desi Rodriguez-Lonebear) 向《衛報》表示:「我們的集體悲痛是難以想像的。我們失去1%的人,相當於失去300萬美國人。雖然美國原住民習慣於不成比例的死亡率,習慣於人口不足,但新冠肺炎是不一樣的,給人一種越來越絕望的感覺。」

這種絕望的感覺,應該也與感染人數之多且增加快速有關。

根據三月底醫學期刊《柳葉刀》的一篇報導,「印第安衛生局」 (Indian Health Service) 所收到的提報數據,截至2021年2月7日,美國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已有18萬1,576人罹患新冠肺炎的病例,但是僅隔兩個月,截至2021年4月10日的最新數據,有19萬1,832例,增加了一萬多人 。然而,提供美洲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醫療保健的各組織,不會持續地收集或提交結果數據,因此,實際情況應該更糟。


美國印地安人。圖:pixabay

究竟為什麼美國的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受創特別嚴重呢?

歧視、經濟與公衛水準

《柳葉刀》的報導分析,美國聯邦政府承認的原住民部落有574個,根據「2010年美國人口普查」 (2010 United States census) 的數據顯示,只有22%的美國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居住在保留地或信託土地上,70%是居住在城市地區,因此,沒有單一區域是只住著原住民的。這樣的現實狀況,的確會出現一些因素使得美國印第安人特別容易受到大流行疾病的摧殘。

首先,因歧視產生的不平等。

新墨西哥大學健康科學中心的肺部、重症照顧和睡眠學系醫學教授唐娜‧鄂普森 (Dona Upson) 表示,長期以來的歧視歷史,加上次等的醫療保健服務,因此,美國印第安人罹患新冠肺炎併發症的風險更高。同系的梅麗莎‧貝蓋 (Melissa Begay) 副教授補充說明,嚴重的社會不平等,讓印地安人沒有基本的資源。

第二,飲食營養的不足,又有吸煙習慣。

美國印第安人更可能生活在所謂的食物沙漠中,這導致部落的人有糖尿病、肥胖症和心臟病的比率較高。另外,目前,有23%的美國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是吸煙者 (一般美國人為14%) ,因此慢性阻塞性肺病很普遍。鄂普森教授表示,實在不知道如何去談吸煙問題,因為煙草的使用對於許多美國原住民是神聖的。要區分是商業菸草的消費或是祭典儀式使用的消費,並不容易,有時提到這個主題,人們不是靜默下來,就是防衛起來。

第三,經濟與生活條件差。

美國印第安人的家庭收入的中位數比非西班牙裔白人家庭低了2萬美元。大多數的美國印第安人有大家庭,幾個世代都住在一起。以北美第二大的部落「納瓦霍族保留地」 (Navajo Nation) 為例,只有13家雜貨店和12個醫療設施,分散在2萬7000多平方英哩的土地上。三分之一的居民沒有電,三分之一的居民沒有自來水。該部落的失業率為40%。網路的覆蓋是零星的,因此,居民要獲得新冠肺炎的資訊,或者要透過視訊看醫生,都很困難。

在「納瓦霍族保留地」,人們經常要開車好幾個小時才能到達醫療院所,甚至,即使是住在醫療院所附近的人,仍有交通不便的問題。在「納瓦霍族保留地」長大的新墨西哥大學副教授貝蓋向《柳葉刀》表示:「在疫情大流行初期,因為到醫療院所的困難,絕對延誤人們去做檢測。也極有可能,人們因為缺乏醫療服務而死亡。而且,『納瓦霍族保留地』沒有第三級加護病房,因此,如果病人需要更高等級的照護,就必須飛往大學醫院」。

文化傳承危機已經形成

然而,根據《衛報》的報導,即使有很好的公共衛生系統的「切諾基部落」 (Cherokee Nation) ,此部落還是嚴重受創。

在奧克拉荷馬州 (Oklahoma) 的「切諾基部落」是全美最大的部落,部落主導的衛生服務運作良好,是全美最好的醫療服務的其中之一。從第一天起,公共衛生系統就推動檢測、接觸追蹤和一致的科學資訊傳遞。與其他部落相比,死亡人數相對較低。不過,在部落僅有的2,000名能說流利切諾基語的人中,至少有35人死於罹患新冠肺炎,打擊了於2019年啟動的阻止語言滅亡計畫。

「切諾基部落」 的首席酋長查克‧霍斯金 (Chuck Hoskin) 告訴《衛報》:「我們的語言、文化和傳統說明了我們是夏安 (Cheyenne),但我們正在失去我們的老師。當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習的情況下,我該怎麼教導我的兒子呢?部落社區正面臨其他社區沒有的文化危機。」

因此,「切諾基部落」的領袖決定讓能說流利切諾基語的人和一線工人與長者優先接種疫苗。

只是,許多美國印地安人有接種疫苗的痛苦歷史記憶,過去的不正義讓他們對醫療和政府仍有不信任的陰影。

透過疫苗接種進行土地掠奪的歷史傷痕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 在1830年代,天花肆虐美洲原住民部落,成為一場廣泛的公共衛生危機。1832年美國國會通過了《印第安人疫苗法案》 (the Indian Vaccination Act) ,聯邦政府透過為美國印地安人接種天花疫苗,強迫成千上萬的美國印地安人離開他們在東部的土地到西部保留地,即今日的「印第安人保留地」 (Indian reservation)。

不過,現實殘酷,死亡的威脅會讓人想要求生。

在《柳葉刀》的報導提到,「城市印地安人健康研究所」 (Urban Indian Health Institute) 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有75%的受訪者願意接種新冠肺炎疫苗。新墨西哥大學健康科學中心的肺部、重症照顧和睡眠學系的貝蓋副教授表示:「這是可以克服的,畢竟美國原住民在毀滅性的傳染病方面有很多經驗,至今我們的祖父母仍會談論天花和結核病,這些疾病對我們來說是非常真實的,現在我們要再加上新冠肺炎。人們知道,拯救自己和保護我們的文化的方法是接種疫苗。我想他們會接受疫苗。」

參考資訊:
衛報
柳葉刀
華盛頓郵報
「印地安衛生局」的新冠肺炎相關統計資訊

延伸閱讀
返校有困難、遠距難互動 疫情魔咒未解 美國家長親上陣
為何疫情嚴重的美國房價也飆至14年新高?

作者》蔡嘉凌 專欄作家。現旅居紐約。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