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冷戰將再起?烏俄對峙瀕戰爭邊緣 美國及北約盟國加入壓陣

  • 時間:2021-04-08 16:5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全球新冷戰將再起?烏俄對峙瀕戰爭邊緣 美國及北約盟國加入壓陣
俄羅斯與烏克蘭的關係牽動著歐亞地區權力結構。圖左為俄羅斯總統蒲亭,圖右為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圖片:俄羅斯總統推特/烏克蘭總統府)

東歐國家烏克蘭與俄羅斯之間再度陷入戰爭邊緣,兩國衝突幾乎是一觸即發,俄羅斯大舉在烏克蘭東部駐軍列陣,讓西方國家認為這是一種軍事挑釁;而烏克蘭也立即向國際社會投訴,面對俄羅斯一再侵擾邊境的威脅舉動,烏克蘭日前對外表示將在今年夏季與北約五國進行聯合軍演,讓俄羅斯明瞭侵犯烏克蘭等於向北約盟國宣戰。

烏俄國家仇恨早已埋下衝突的引信

其實,烏俄之間的國家仇恨早在多年前攤牌,烏克蘭境內親俄勢力一直是當局政府的眼中釘,內部武裝衝突時有所聞,而親俄與反俄之間幾乎是水火不容;然而,俄羅斯政府樂於力挺親俄勢力,使得烏克蘭有著國家分裂的問題,「脫烏入俄」讓烏俄兩國矛盾加深,甚至還曾互嗆將進行核武計畫報復。近期,親俄叛軍和俄羅斯軍事顧問不約而同集結在烏克蘭東部與俄羅斯交界處,兩國劍拔弩張,短期內要緩和情勢困難重重。

此外,俄羅斯也部署三萬兵力在克里米亞,雖然烏俄雙方至今仍沒有進一步行動,不過,長年處於戰爭邊緣,外界擔心不免擔心,此時此刻雙邊緊張情勢再度升高,倘若擦槍走火,恐會讓整體失控情勢影響區域穩定,而北約盟國也必須向俄羅斯回擊,那麼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可能性將會提高,基於此,烏克蘭、俄羅斯及西方國家都發出警告不要輕舉妄動。

烏克蘭境內親俄勢力要脫烏入俄」

細看烏俄之間的衝突,必須從地緣政治利益作出發,回顧過去兩國出現矛盾時,美國及歐洲國家都受到牽連,必須在兩國之間不斷周旋,甚至重兵壓陣來以防萬一,可以說,烏俄關係確實牽動著歐亞地區權力結構。然而,烏俄之間的恩仇錄必須從1990年代蘇聯解體談起,當時獨立自主後的烏克蘭政府執行了「去俄羅斯化」政策,這激起烏克蘭境內親俄勢力的不滿情緒,開始有了一系列的政治動作。

2014年,地處烏克蘭邊境的克里米亞進行獨立公投,而克里米亞內俄裔民眾佔了多數,投票結果出爐,有97%贊成克里米亞獨立,克里米亞在獨立建國後,隨即宣布加入俄羅斯聯邦,而當時俄羅斯也順勢接受克里米亞的政治回歸,此舉讓美國與歐洲國家深感不滿,認為俄羅斯藉此破壞了烏克蘭的主權,直指公投不具合法性。

不過,不只有克里米亞,烏克蘭東部地區,包括頓內次克與盧干斯克也有樣學樣舉辦獨立公投,兩地分別獲得超過八成以上的贊成獨立票;有趣的是,當頓內次克與盧干斯克宣布也要加入俄羅斯聯邦時,俄羅斯當局卻採取低調的態度,建議雙方應當加強溝通協商,這直接影響了之後的停火協議,提高兩地的自治權,只是「脫烏入俄」的意識沒有緩解,是烏克蘭國內的不定時炸彈。

衝突背後的地緣政治與大國權力結構

雖然烏克蘭軍隊與親俄勢力簽署了停火協議,但是俄羅斯政府仍不斷介入烏克蘭境內的武裝衝突,親俄勢力與政府之間關係不睦讓烏俄矛盾更為深化,直到去年7月,烏克蘭、俄羅斯與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三方才達成新的協議,讓衝突稍有緩和;只是,今年三月烏俄對峙氛圍又再起,俄羅斯重兵佈署烏克蘭邊境,美歐則站在烏克蘭這一邊,停火協議恐怕淪為具文,似有戰事再起的硝煙。

烏克蘭政府與親俄勢力不時交戰,這背後除了是複雜的民族糾葛,也深藏著交錯複雜的境外勢力,各自背後分別有北約盟邦及俄羅斯當靠山,更猶如大國之間的代理人戰爭,縱然雙方在反俄與親俄的立場上相對峙,但實際上卻是掺雜了地緣政治的權力競賽。由烏克蘭政府不久前宣布將與英國及其他北約四國聯合軍演的消息來看,北約將俄羅斯視為這場軍演的假想敵。而且美國政府也宣稱已作好介入烏俄衝突的準備,北約和美國作勢力挺烏克蘭,挑明了就是要劍指俄羅斯!

立陶宛力挺烏克蘭 還加碼「抗中友台」

無獨有偶,另一個也是前蘇聯成員的東歐國家,位於波羅的海邊的立陶宛,不但宣告退出中國主導的「十七加一合作機制」,更表示將支持北約對歐盟團結的角色,力挺烏克蘭對抗俄羅斯,這對照三月中旬中俄強化合作關係的動作來看,烏克蘭及立陶宛兩個東歐國家靠向美國,正符合了當前當前全球權力對抗的情勢;值得留意的是,立陶宛政府日前向國會提案修法,準備在台灣設立代表處,立陶宛「抗中友台」讓台灣在這場賽局之中成了另類焦點,面對可能走向新冷戰的全球情勢,台灣應當謹慎以對做好準備。

 延伸閱讀 

俄羅斯大軍壓境 烏克蘭難忘新仇舊恨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