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民主路崎嶇 緬甸會成為東南亞的埃及嗎?

  • 時間:2021-02-10 21:1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張翠容
民主路崎嶇 緬甸會成為東南亞的埃及嗎?
緬甸軍政難於分家。(張翠容 提供)

緬甸政變仍在餘波餘波盪漾中,人民上街示威向軍方怒吼,這令人想起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那段驚心動魄的抗爭歲月。踏入千禧年,由於經濟下滑,民怨沸騰,軍方勢力大減,被迫作出改革。

當十年前民主曙光再次出現時,緬甸曾吸引不少台灣和香港商人蜂湧前往開墾這塊投資處女地,怎知一路走來重重困難,未獲甜頭已傷痕累累,現在還要面對不確定前景。有在該國設廠的友人立刻問我,怎樣看緬甸下一步局勢?

軍方奪權殘酷 緬甸恐成為東南亞的埃及

我朋友開始時本來還抱樂觀態度,他是緬甸過渡民主化期間第一批跑去仰光投資的外商,在緬甸政府和軍方早建立眼線。他最初告訴我,其實去年十一月大選後,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民盟)大勝,軍方支持的政黨「聯邦鞏固與發展黨」(USDP)失利,軍方不滿,指控選舉舞弊,翁山蘇姬立刻與軍方談判如何解決權力分配的問題。

當翁山蘇姬等人被扣押時,廠商友人又說線人回報,軍政之間已談好了,沒事的,只是媒體在煽風點火而已。他話語剛落,軍方即宣佈接管政權。事情發展真快,線人消息失靈,可能他未拿到軍方最核心情報,又或內部發生急劇轉變。

我不願見到緬甸成為東南亞的埃及。「阿拉伯之春」後,埃及軍方一樣以選舉舞弊為由,推翻穆斯林兄弟會的民選總統摩爾西(Mohamed Morsi),隨後連同摩爾西的黨羽大舉清算。但埃及軍方奪權以及清除異己的手段十分狠辣,例如在我訪問過的穆斯林兄弟會領袖後未幾,他的女兒隨即被殺,兩夫婦也遭判死刑,至今仍令我不寒而憟。

這樣看來,即使有了普選制度,只要掌有槍桿子的軍方不願放權,一樣是危機四伏。這次緬甸政變,近年在東南亞已少見,即使泰國,軍方也只是在紅衫軍與黃衫軍惡鬥至毫無共識、社會秩序失控時才介入。但緬甸軍方只憑一句選舉舞弊便抓人沒收財產,自封為王,全不理會民心之所向。


月前緬甸大選選民熱情投票,軍方卻不滿結果。(作者張翠容提供)

軍方從未真正還政於民

緬甸軍方不是第一次政變。上一次政變追溯到一九六二年,那個時代背景極為動蕩。緬甸在一九四八年獨立,可是當時的文職政府管治不力,經濟和社會秩序下滑。一九五八年軍方在時任總理吳努的請求下,出任臨時看守政府。

雖然到了一九六零年,軍方舉行大選,還政於民。只可惜民選政府缺乏威望,貪污腐敗至無法穩定局勢,造就了軍隊的重要角色,於是軍隊一九六二年再次奪權,自此緬甸進入一黨專政的威權時代。

現在民盟政府相比五年前聲望雖有所下滑,但仍擁有很高的支持率,民主化進程本可自我修正,繼續往前行,無奈軍方感到受威脅,採取了這次的軍事行動。

事實上在大選前,軍方已和民盟政府對立的小黨包括其他族群政黨閉門密商,其後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向外這樣說:「我沒有不敢做的事情,同樣敢於作為,我會密切關注可能會讓國家利益受損、人民受到傷害、對國防軍未來不利等事宜。」

這位總司令這樣一說,大家已感到有些兒風吹草動了。據說翁山蘇姬亦隨即和軍方私下會面,一場談判非正式展開。

緬甸軍方勢力龐大,翁山蘇姬上台後已用務實態度與軍方交手甚至作出妥協。羅興亞族問題是由軍方煽動佛教界民族主義攪出來的,翁山蘇姬也不敢逆軍方而行,結果弄得自己在國際上聲名狼藉,結果仍逃不過槍桿子對她的整治。

說來說去不就是由於軍頭敏昂萊貪戀權力的野心,即使十年前放權,也只是給予緬甸一種鳥籠民主。首先,緬甸進入民主進程的憲法由軍方撰寫,以力保他們的控制權,這包括軍方可自動取得四分之一的議會席位,並且掌管三個重要的政府部門,包括內政、國防和邊境事務。此外,還有一個軍人佔多數的國安委員會,憲法寫明,一旦發生「威脅國安」的事件,軍方即可接管政府。至於何謂「威脅國安」,則由軍方自行解讀,這樣就為政變留下一扇旋轉門。

另一令軍方比民選政府處於上風的措施,就是民選政府只有政治權,前者則仍緊握國家經濟資源,在國內外也有大規模的財政投資。要知道,緬甸乃是東南亞地區裡擁有天然資源最豐富的國家之一,從天然氣、石油領域,到翡翠寶石、礦物和木材,特別是柚木,都成為國內生產總值主要的貢獻來源。


全國民主聯盟被軍方視為威脅。(作者張翠容提供)

上天賜予無價寶石 緬甸卻反遭「資源詛咒」

國際組織 Global Witness 指出,緬甸翡翠開採有可能是現代史上最大規模的自然資源掠奪行為。每年成交量高達約二千億港元的龐大翡翠市場,但這巨額收益卻未能令當地老百姓受惠,過去一直只肥了官、軍、商。

換言之,十年前軍方只在名義上還政於民,經濟和資源則緊握不放,財富無法公平分配,民選政府難以在經濟改革上有所寸進。最要命的是,國家軍隊得以維護領土完整為名,掌控少數民族地區,在各邦垂簾聽政,其實是要掌控當地資源,使得衝突因此不斷,軍方以暴力鎮壓,導致少數族群地區長期民不聊生,陷入惡性循環。

有經濟學家警告,緬甸恐怕已陷入「資源詛咒」之中,亦即天然資源豐富的發展中國家反誘發貪腐專權,成為窒礙民主發展的絆腳石。

除了軍方貪戀權力之外,其實五年前緬甸第一次普選,翁山蘇姬同樣表現出對權力的貪婪。她因為兒子有英藉而未能登上總統大位,於是她用盡辦法架空總統,使自己成為掌握實權的太上皇,創出一個「國務資政」之位給自己,完全廢了真正總統的武功。上台之後為了保住權位,又不惜配合軍方犧牲在緬甸的一百萬羅興亞族。你可以說緬甸民主得來不易,翁山蘇姬地位還未鞏固之際,她不得不向軍方做出妥協,這亦是不少緬甸人的看法。


羅興亞族屠殺事件成為翁山蘇姬政治生涯污點。(作者提供)

權力如照妖鏡 民主女神跌落神壇

不過,翁山蘇姬上台後便把其政黨「全國民主同盟」掌握在她一人手中,因此有不少人戲謔民盟是一人黨,女神黨,黨內因此開始分裂,有些甚至另組政黨自立門戶。事實上,當緬甸一開放政黨法後,緬甸政黨便多如牛毛,打著民族主義大旗的政黨,更是漸趨宗教化。上屆大選,大緬族主義已橫行,再加上有佛教團體加持,使得宗教政治化,一如印度。緬甸曾經因翁山蘇姬可歌可泣的民主鬥爭故事,成為國際焦點,如今民主女神推動的民主進程,又似乎令外界充滿質疑。權力,就如一面照妖鏡,照盡古今中外眾生相。


緬甸佛教界民族主義上漲。(作者張翠容提供)

在去年大選之前,敏昂萊已指責翁山蘇姬犯下不少錯誤,又事先張揚大選會有舞弊,並表示他會敢作敢為以維持國家利益。接著他便動員一批又一批支持軍方的人士上街抗議「民盟亅專權。

這聽來真像川普選前的行為,只不過他雖是三軍總司令,但美國好歹也有個制衡制度。而敏昂萊則是軍人出身,握有實際兵權。即使緬甸進入民主化進程,軍政仍未分家,使得權力和平轉移的機制變得異常脆弱,這是緬甸民主的致命傷。這次政變再次打擊缅甸的民主進程,事態如何發展,實在未感樂觀。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