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禍及無辜 新疆成棘手問題

  • 時間:2021-03-26 14: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張翠容
反恐禍及無辜   新疆成棘手問題
維吾爾族在新疆的人權成西方焦點。(張翠容 提供)

中國再度因新疆問題與西方世界起爭議。歐盟繼美國後,日前就新疆維吾爾族人權受侵害,制裁好些中國官員;而較早前,中國更被指控在新疆實行「種族滅絕」。

縱觀世界各國,族群矛盾乃是最危險的,執政者若處理不好,又或企圖打種族牌,那便會引發內亂以至分裂,倒頭來大家都是輸家。在歷史上,例子多的是。國家種族主義證明是自我毀滅之路,納粹德國是人類一個最沉痛的教訓。

從西方的白人至上主義,到非洲的族群對立;從緬甸的大緬族政策,到中國在少數族群區被指責實行漢化策略,都是十分敏感。更何況被扣上「種族滅絕」。

發生在二十世紀初土耳其東部,當時為奧圖曼帝國對亞美尼亞的屠殺,至今土耳其仍不願承認前朝有「種族滅絕」行為,但西方多國甚至俄羅斯,已指該場亞美尼亞屠殺為種族滅絕,但土耳其只認為算是一場殺戮或種族驅逐,不至於企圖滅族,雙方至今爭個不休。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至今仍不承認,奧圖曼帝國上世紀初對亞美尼亞族群的屠殺。(張翠容 提供)

如何定義種族滅絕?

要定性是否種族滅絕,首先要有一個國際認同的定義。即使緬甸的羅興亞族危機,不少國家用詞都很小心,他們多數用上「種族清洗」以代替「種族滅絕」,原來兩者的意思都有微妙的不同之處。

翻查資料,聯合國在一九八四年首次把「種族滅絕」列入國際公約中,並定義為「蓄意全面或局部消滅某一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而「種族清洗」則在一九九零年代後才被廣泛使用,泛指基於族群同質化等目的,以各種非人道手段,把某一族群從某一領土上驅趕、清除。


新疆棉花是否涉及強迫勞動,歐盟與中國就此再起爭議。(張翠容 提供)

現在,西方多國把矛頭都指向新疆發生種族滅絕。我曾多次探訪新疆,在烏魯木齊認識好些維吾爾族朋友,亦在哈薩克訪問過從新疆而來的哈薩克族,中國的大一統思想的確成為對當地政策的指南針,而漢化政策令不少非漢族族群感到不滿,但說到「種族滅絕」,這又是否有足夠證據呢?

美國的外交事務委員會 (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 在二月三日發表一文章 ( China's Abuse of the Uighurs:Does the Genocide Label Fit? ), 提出中國違反維吾爾族的人權,但種族滅絕這個標籤又是否適用?最重要是前美國國務卿龐佩奧指控新疆出現種族滅絕,卻沒有提供詳細的法律和事實證據,例如他指中國政府表明 (make clear) 他們正進行強迫性同化,到最後可達到滅絕一個族群和宗教群體,可是,龐佩奧完全沒有解釋中國如何「表明」?

文章又說,美國對「種族滅絕」其實沒有正式的定義,過去美國國務院曾對五個國家作出種族滅絕調查並列舉調查結果,繼而作出制裁,這包括一九九三年的波士尼亞,九四年的盧安達,九五年的伊拉克,和零四年的蘇丹達佛(Darfur)。

由於沒有正式的定義,因此在美國國務院內部和國會及部門之間,都會就此有爭論,而部門檢察官則嚴格按照一九四八年聯合國《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中的定義。法律人員只能按證據作出判斷,因他們的判斷在國際法庭上有法律效果,所以他們用詞十分小心。但政客卻容易基於政治原因來指控,以達到其政治目的。

當然,即使從法律視點未可定義為「種族滅絕」,但只要某一族群受另一族群打壓、剝削甚至施虐,我們都必須正視,然後作出停止這行為的行動,最理想的結果是雙方能達成和解,而不是冤冤相報,使得加害者與受害者的角色不斷調換。無論如何,族群平等,人權受尊重,並以和解代替衝突,團結代替分裂,這才是治國的王道。

為反恐成立再教育營   愈反愈恐

新疆是歐亞大陸的心臟,自古以來為中亞地區眾多民族交流之地。追溯歷史,現今的新疆疆土,在公元前一世紀曾被匈奴征服,其後因匈奴敗給漢朝,新疆第一次歸於中國版圖。十一世紀後伊斯蘭教傳入並伊斯蘭化新疆。

至於維吾爾族的起源,亦有一段複雜的歷史,他們乃是生活在歐亞大陸內陸的游牧民族,曾被稱為回鶻人,後來聚居於新疆。中華民國建立後,視維吾爾族為中國五大民族之一,統一使用維吾爾(Uyghur)作為漢文規範稱謂,有「維護你我團結」的意思。

可是,為何新疆卻成為中國民族團結一大挑戰,甚至要在新疆成立「再教育營」,在國際社會引起了很大的爭議。北京辯稱是為了防止疆獨極端思想萌芽,但聽聞現在有不少普通維吾爾族老百姓也會被送入營中,若政策有過猶不及之嫌,則容易導致民族仇恨,這豈不是得不償失,甚至愈反愈恐?!


新疆維吾爾族文化是否受到威脅,備受關注。(張翠容 提供)

新疆獨立這股暗流對中國西北地區無疑構成威脅。事實上,疆獨主張乃是隨著蘇聯倒台,中亞民族主義興起,紛紛脫離前蘇聯獨立建國而起。在沙俄時代,原本已有一股泛突厥主義思潮蠢蠢欲動,以對抗沙俄的泛斯拉夫主義,當中亞各國獨立後,泛突厥主義再度走上舞台,而且傳到土耳其, 這可算是正中土耳其下懷, 認為這可助重建奧圖曼帝國的榮光。

土耳其在背後大力推動泛突厥主義,而且進一步宣稱, 凡是說突厥語民族的聚居地,都是突厥人的故鄉, 突厥祖國的疆域。 中國曾因此與土耳其關係惡化, 後來又因為土國同美國鬧翻,轉向中國的「一帶一路亅, 兩國關係才有所緩和。

可是,泛突厥主義思潮未有停止,在中亞地區早在一九九二年已開始出現多個維吾爾族組織 , 並在哈薩克的阿拉木圖宣告成立「維吾爾跨國聯盟」。 中亞地區的西邊稱為西突厥斯坦,東邊便稱為東突厥斯坦。

其後更發展出「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亅(ETIM)、「東突厥斯坦解放組織(ETLO)、世界維吾爾青年代表大會(WUC) 東突厥斯坦新聞信息中心。 他們以南亞和西亞為培訓基地,以中亞為爭取疆獨活動的橋頭堡, 多次在中國施襲。聯合國在零二年九月正式宣佈以上四個組織為威脅中國境內安全的恐怖組織。

二零一四年敘利亞內戰帶來了「伊斯蘭國亅,揚言支持疆獨,導致中國政府加強管控新疆,而「再教育營」也是在該年設立的,可是卻引來另一反恐爭議的辣手問題。事實上,聯合國早定性ETIM為恐怖主義組織,中國近年更以反恐之名加強新疆控制,但去年川普卻突然把 ETIM 在恐怖主義組織名單上除名,使得中美關係因新疆問題進一步惡化,而新疆亦變得非常政治化。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