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救上千學生 周舵侯德健與解放軍戒嚴部隊接觸談判

  • 時間:2021-04-09 17:41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救上千學生 周舵侯德健與解放軍戒嚴部隊接觸談判
6月4日凌晨3時45分侯德健談判。(資料照/作者提供)

1989年6月4日淩晨3時40分左右,周舵、侯德健作為「絕食四君子」的代表,在兩位醫生的陪伴下,從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最高層的西側出口下去,前往與解放軍戒嚴部隊接觸談判。隨同周舵、侯德健的還有數名糾察隊員,但他們後來並沒有登上救護車,一起前往與解放軍戒嚴部隊接觸談判。當時,我佇立於人民英雄紀念碑紀念碑基座最高層西側出口處,目送著周舵、侯德健一行人漸漸遠去,不停地在心中為他們的安危而祈禱。

侯德健一行人下了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來到人民大會堂東側大門對過的馬路邊沿,登上一輛路過的白色救護車,沿著人民大會堂東側大道往北開往天安門城樓方向,行駛到天安門廣場東北角位置,就看見了整條長安街都已擺好了衝鋒陣形的數以萬計的解放軍戒嚴部隊。在軍人的叫喊聲中,救護車在距離軍人集結地點五十多米處停住了,當時停車的周圍已無人影。解放軍戒嚴部隊指揮部的有關記錄說:「(1989年6月4日淩晨)3點45分左右,一輛救護車從紀念碑那邊開過來,在天安門廣場歷史博物館的東北端被勒令停住。車上一共下來四個中年人,他們舉著雙手,請求談判。」

四君子代表談判 侯德健出現引騷動

侯德健一行人從救護車下來後,高舉著雙手向前走,侯德健一邊走一邊喊:「別開槍!你們別開槍!我是侯德健!」一見侯德健一行人走過來,解放軍戒嚴部隊方陣中立刻引起了一陣嘰嘰哢哢的子彈上膛聲,中間夾著叫駡喊住的聲音,侯德健一行人立即停住了腳步,隨行的醫生急忙表明身分,並介紹其中的侯德健,希望能與指揮官說話,激動的士兵稍稍緩和,並紛紛議論侯德健。

第38集團軍步兵第112師步兵第336團團長赫飛、政治部主任王劍帶著幾名警衛員走近侯德健一行人,一名警衛員用手電筒照了一下戴眼鏡的侯德健,旁邊的一名協和醫院醫生急忙介紹說:「他是侯德健。」此時,步兵第336團政治委員季新國也走上前來,看著侯德健。侯德健將右手按在胸前,慢條斯理地說:「我是侯德健。」聽說是侯德健,不少士兵好奇地圍上來,又有一名士兵用手電筒照了照侯德健的臉。一名士兵擠到侯德健面前,有些不明白地問道:「侯德健怎麼跑到這兒來了?」

經過一番交談,官兵們才知道侯德健是來天安門廣場絕食請願的四君子之一,現在作為談判代表,希望解放軍戒嚴部隊給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們留出一條撤離通道。得知侯德健等人的來意後,赫飛馬上前往金水橋前的步兵第112師指揮部報告情況。這時,侯德健趕緊對季新國等人解釋:「你們可別誤會,我們是想帶領學生們和平撤離天安門廣場的。」王劍接話說:「你們早就該撤離了。」侯德健連忙說:「是的,是的,我們正准備撤離。」王劍將胳膊交叉抱在胸前,故意一字一頓地說:「我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們再不撤,我們就不客氣了。」侯德健知道「不客氣」的含義,回答說:「撤,我們這就撤。」一名士兵插話說:「說走,你現在就走啊。」侯德健說:「我一拍屁股就能走,可天安門廣場上還有幾千名學生,不太合適。」

正說著,赫飛帶著步兵第112師師長劉興貴和解放軍戒嚴部隊指揮部一位姓顧的副處長來了。劉興貴和姓顧的副處長聽了情況匯報後,建議步兵第336團派一名負責人到金水橋上直接向北京軍區負責人和解放軍戒嚴部隊指揮部請示匯報,劉興貴點名季新國去請示匯報。於是,季新國立即跟隨劉興貴、姓顧的副處長到了金水橋上,向北京軍區副司令員齊連運、副政治委員陳培民做了全面匯報,說明侯德健表示願意做學生的撤離工作。北京軍區領導人指示:「他們自動撤,我們歡迎。」第38集團軍一位領導人補充說:「讓他們向東南方向走。」季新國和姓顧的副處長迅速回到步兵第336團的集結地,研究決定由季新國出面與侯德健等人談話。

不等學生撤離 部隊已佔領學生指揮部

就在季新國等人離開後不到五分鐘,天安門廣場上的燈突然全部熄滅了,侯德健等人不知是解放軍戒嚴部隊清場的信號,抑或是日常慣例的清晨五點鐘熄燈,當時驚恐極了,幾乎所有的士兵又急躁起來,扳動槍械,又開始叫吼,還有些迫不及待的不停地用鞋子猛踩地下的碎瓶子,有的揀了瓶子用力地扔向已無人的天安門廣場邊緣。侯德健四個人站在空曠的天安門廣場東北角,極為突出,都不敢動,還是兩名醫生比較鎮定,勸大家站著別動,一方面把雙手舉起來高聲喊叫,請季新國等人快一點來。

天安門廣場熄燈後三分鐘不到,季新國等人回來了。侯德健一邊用手帕擦著滿臉的汗水,一邊急切地問道:「讓我們從哪兒撤?」季新國回答說:「剛才,我請示了戒嚴部隊指揮部,歡迎你們自動離開天安門廣場,你們可以從東南角走,請你回去,馬上告訴學生們。」侯德健連忙說:「可以,可以。」隨即又問:「你敢保證不向學生開槍?」季新國回答說:「戒嚴部隊來首都是為了維持秩序的,絕不會向學生開槍。」侯德健從夾克衫裏掏出紙和筆,將季新國告訴他的話記了下來,隨即與周舵等人飛也似地趕回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

季新國在與侯德健等人接觸時曾明確表示:「上級命令我們,無論如何也要在天亮前完成天安門廣場清場任務。天一亮,市民出來,事情就不好辦了。這一點,你們應該能夠理解。」季新國還對侯德健等人說:「如果你們成功地說服大家撤離天安門廣場,你們將立下了一個大功。」侯德健認為季新國這句話是真誠的,沒有什麼其他含義。

「絕食四君子」帶領學生主動撤離天安門廣場的美好願望最終並沒有實現,就在他們通過學生廣播站動員說服學生們主動撤離天安門廣場之時,解放軍戒嚴部隊已經開始最後的武力清場行動,第27集團軍特遣分隊奉命沖上了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開槍擊毀了學生廣播站喇叭,占領並搗毀了保衛天安門廣場學生指揮部。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