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附件修法是削足適履  香港民主慘遭閹割

  • 時間:2021-03-31 09:3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基本法》附件修法是削足適履  香港民主慘遭閹割
北京當局直接透過人大層面幫香港立法、修改基本法附件,香港已經喪失政改的主動性。(Tksteven, CC BY-SA 3.0)

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香港基本法附件二》修訂案,對香港特首和立法會產生辦法作出全流程的修改,全面貫徹「一國兩制」方針、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中共此舉將影響特首、立法會選舉,以及改變香港的政治版圖和政改方向。

偷梁換柱  愛國代表重要性

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愛國者治港」方針進行修法,香港的選舉委員會負責選出特首,原本由4大界別共1200名委員組成,此次修改增加選委人數,《附件一》第二條修正,由1200人到1500人,中共將第四界別做了調整,擴大成第四界別和第五界別,看似增加選委會人數,卻把原本港九各區議會57名、新界各區議會60名取消掉,替換成防火滅罪代表及內地港人代表。

關鍵在於,新增的300人來自擴編新設的第5界別,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全國人大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全國政協委員和有關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界300人。

特首候選人資格凸顯「全流程審查」

建立嚴格的候選人資格審查制度,是北京本次修改香港選制的「重中之重」,審查制度將會對候選人背景進行調查。香港特區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的設置,這是全國人大決定的新的機構。過去由選舉事務處的選舉主任負責審查,給選舉主任帶來龐大的香港民意壓力,其決定還可以被司法覆核推翻,造成缺位補選的可能。

深入觀察,特首選舉的流程,由選舉委員會委員共1500人來進行,由於增加的第五界別是由香港的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委員及全國性團體來組成,幾乎可以確定這三百票是中共囊中物。即便如此,中共還是擔心在規則上會有議事程序的變數,《附件一》第五條規定選舉委員會設召集人制度,總召集人由擔任國家領導職務的選舉委員會委員擔任,總召集人在選舉委員會每個界別各指定若干名召集人。

除此之外,中共在《附件一》第八條追加保險,香港特別行政區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負責審查並確認選舉委員會委員候選人和行政長官候選人的資格。若是外界以為這樣中共就放心了,那就太小看中共對於香港二次回歸的野心,《附件一》第八條還規範,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可以就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作出判斷。

消滅民主派在立法會的影響

本次修法改變了香港立法會議員的選舉方式。立法會從70席增加至90席,其中40席由選舉委員會成員出任,其餘議席分別由30名功能組別議員和20名地方議席議員擔任。

諷刺的是,參選人須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審查,方案也明確規定,公眾不得就委員會作出的決定提起訴訟。立法會參選人需獲選委會5界別、每界別2至4名選委提名,即最少要獲10名選委提名才可參選。而立法會功能界別「開倒車」回復為團體或公司票,僅9組別保留個人票。

不顧國際反對  中共收回政改主動權

本次修改香港選制,先由全國人大表決同意,再授權人大常委會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二,最後港府再據此修改本地法律。過去修改基本法附件的方式,多遵從2004年人大釋法所謂的「政改五步曲」,亦即特首先提交報告、人大常委會下決定、港府提出辦法再經2/3的議員表決通過、特首同意,最後送交人大常委會備案這5步。

不過,北京2020年訂定「港版國安法」起,就不顧國際反對,直接掌握主動權,直接透過人大層面幫香港立法、修改基本法附件,香港已經喪失政改的主動性。

眾所周知,中共喜歡扭曲來自西方的詞彙,香港的「民主」早已面目全非。在九七前後,香港泛民主派主流輿論是「民主回歸」,討論如何可以讓中國民主化,這樣的民意直到雨傘運動、直到反送中運動,泛民在香港反對運動中的角色越來越尷尬,此次《香港基本法附件一、二》的通過,更讓「民主回歸」大夢初醒。

 延伸閱讀 

痛罵律師不受教之後 習近平的潛台詞是布局培養黨國信仰的涉外法治人才
不讓香港有明天!認定年輕人反送中都是老師教壞的 港府決定拿他們祭旗

作者》吳建忠 台北海洋科技大學 通識教育中心 副教授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