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十六)大博奕中的小遊戲 – 自我感覺良好的民族

  • 時間:2021-03-26 16:0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十六)大博奕中的小遊戲 – 自我感覺良好的民族
圖為喀什一村落的維吾爾家庭在製作土陶。(中新社資料照/CNA)

民族感,民族主義,國民主義,國粹主義等等,等等……是人們自以為與眾不同,自我優越感超強,看著別的所有人都不如自己而產生的一種洋洋得意感。這種感覺自古有之。人類最初的那種臉上畫一個嚇人的圖案,或者頭上帶著一個帶角的頭盔以示與人不同,即是最原始的,自我欣賞的一種民族感吧。由於這種感覺存在於所有的民族。每一個民族都會看不起另一個民族。這種感覺也同時存在於每一個個人身上,總覺得自己要高人一等,別人都不如他。這其實就跟有人躲在暗室裡自慰沒有什麼兩樣。充其量就是自己滿足自己。

從虛假光環中誕生的民族優越感

就跟上台演戲時要穿不同的戲服一樣,當我們出現在這個世界的政治舞台上時,也會把自己描述的和別人不一樣。自我感覺良好。當然這種自我感覺往往得有人配合才行。那就是說,你在這個舞台上演出的時間長短與別人對你的認知程度的多少決定了你在這個舞台上的角色。你的角色成功與否取決於看戲的人們的喜好。而看戲的人們對你的喜好同時也取決了你的歷史地位。出於對有歷史地位的演員的嫉妒,那些新演員就會編造各種花樣來證明自己的重要。而這個編造出來的花樣,往往經不起嚴峻的考驗。

歷史上的維吾爾人(Uighur)是蒙古人的一個分支,而現代的維吾爾人(Uyghur)卻是突厥人的後裔。歷史上維吾爾人的輝煌連同她們的名字一起留在了歷史上。現代維吾爾人卻是一個比較新的發明,被發明沒有多久就被命運推到了這個波瀾壯闊,也同樣深不可測的世界政治舞台上。一時間,全球的眼光都投向了他們,被他們與侵略者英勇抗戰的壯舉所感動,也為他們的悲慘命運而悲傷。他們儼然就像一個久經沙場的戰士一樣活躍在舞台上,博來了看戲的人們讚許的目光,而這個別人給的虛假的光環卻讓他們自以為光榮。

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前些日子發生的一件事,把維吾爾人穿在自己身上的華麗包裝剝得精光。

蒙古人在民族存亡的關頭挺身而出

中共內蒙古教育廳發出要求,從2020年9月1日新學期開始,全區民族學校將停止使用蒙語教學,一律使用漢語教學。這一下,中共算是真正碰到麻煩了。一向溫順聽話的蒙古人,此時數以千計地走上街頭舉起了反抗的大旗,不光如此,有學生,國家工作人員,蒙古族警察等,絕食,自殺以示抗議。蒙古人的反抗迎來了廣大網民的一致讚揚:不愧是成吉思汗的子孫,有種!事實上,蒙古人在目前全世界反共的民主運動中並沒有多大的影響力,反而是他們,在民族存亡的關頭挺身而出。

無獨有偶,在目前世界上主流媒體新聞中幾乎天天都可以被報導的維吾爾人,當面臨類似命運時,卻無動於衷。似乎這事於我無關。中共在新疆推行的類似政策是在90年代末期,至2004年,全新疆的中學小學停止維語教學。相比內蒙古,新疆早了16年。

不團結,沒有真正的民族感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基礎教育工作會議於2001年12月26日-27日在烏魯木齊市召開,會議的主要任務是確定「十五」期間全區基礎教育發展的總體目標和任務:「……多民族地區要加快民漢合校,民漢學生混合編班。要把漢語教學擺在少數民族中小學教育教學的突出地位,這是自治區爲發展少數民族教育事業採取的一項重要措施……有條件的城鎮少數民族小學要從一年級開設漢語課……」在會上坐在台上講這番話的人就是自治區主席阿不来提 · 阿不都热西提(Ablet Abdirxit)。

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主席布小林雖然發文表示支持這個政策,但那是無可奈何之舉,並且並沒有親自宣讀有關文件,而內蒙古的蒙古官員們不乏發出反對聲著,甚至有人上書反對中共的這個決定。

除了極少數幾個國外的維吾爾人搞了一兩次集會抗議之外,沒有聽到任何反抗的聲音和舉動,更沒有看到新疆內部有什麼反對的聲音,更不要說上街遊行,自殺抗議了。蒙古人舉在手上的蒙文標牌上的文字恰恰是古維吾爾文字。蒙古人管她叫:Uighurche (維吾爾文字)。蒙古人不愧為成吉思汗的子孫,有著極強烈民族感。而面臨同樣命運的維吾爾人又是怎麼回事呢?不團結,沒有真實的民族感,反過來是不是說現代維吾爾族並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民族呢?!

作者》安華托帝(Enver Tohti Bughda) 原為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因為和BBC一起拍攝紀錄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發居民罹癌與畸形兒童問題,被迫於1999年流亡英國,此後長期為維族人權議題在國際發聲。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