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G7聯手抗中生死鬥的前景仍充滿戰略迷霧

  • 時間:2021-03-23 17:40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G7聯手抗中生死鬥的前景仍充滿戰略迷霧
美國總統拜登參與G7峰會視訊會議,明確向夥伴國家表明嚴峻的挑戰就是來自中國與俄羅斯,但面對中國,拜登的多邊圍堵策略能否奏效仍是未知數。(Biden's FB)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曾讚賞川普對中國的強硬立場,但他指責川普的作法與策略是有問題的。他主張應與那些對中國同樣反感的盟國與夥伴密切合作,同仇敵愾。2月19日拜登在慕尼黑安全視訊會議上呼籲,民主國家應攜手對抗來自中俄等制度性競爭對手的挑戰。他試圖恢復美國的多邊角色,並修復川普時期破裂的美歐關係。美國向七國集團(G7)揭示,嚴峻的挑戰除了來自中俄大國的競爭壓力外,還包括核擴散、氣候變化和網絡安全等。箇中,中國幾乎都被擺在對立面。他指出「與中國的戰略競爭將是長期且激烈的」,但必須和歐洲與亞洲的所有國家共同努力,才能達到確保和平、捍衛共享價值,以及促進區域繁榮的目的。在對中政策上拜登顯然並未扞格川普的基調。

慕尼黑安全視訊會議後七國領袖表示要追尋新冠大流行後的復甦前景,期盼一個「數據可信地自由流動以及更自由、更公平、基於規則的多邊貿易體系」的出現,並通過自由貿易來重建其遭受重創的經濟,同時也要對抗「非市場導向」政策。質言之,要求市場透明、減少政府干預。

要中共拋棄介入市場特權 結局必是反抗

問題來了,七國集團的聲明反映自由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思維,這種主張不可能為中國所接受。在中共所揭櫫「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旗幟下,國有企業始終被放在領頭羊的地位。2017年底《十九大報告》宣稱:要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中共希望政府與市場兼顧,並允許政府那隻支配的手介入市場;既要「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又要「發揮國家發展規劃的戰略導向作用」。這是白紙黑字的政綱。

眾所皆知,以公有制為主幹是中國共產黨的國家發展理論與實踐的基礎,國有企業更是中共領導階層的權力之所恃;黨庫通國庫,國家財產遂得以成為中共集團的私有財產,供其驅使運用。國有事業體制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龍骨;七國首領批判「非市場」的概念等於要以黨領政的中共政體與國有事業體制脫鉤,要中共拋棄介入市場的特權,這簡直是要它斷食,要它的命,它怎肯輕從?結局一定是死命抵抗與反撲。

然而話雖如此,聲明歸聲明,利益歸利益。七國彼此與中國的利害關係,並不完全同質與等距。美國要德國與日本全面加入美國的反中聯盟,困難與挑戰是有的,例如:中國是德國最大的汽車市場,德國怎麼可能為美國自己隨時可能食言的空洞承諾而放棄中國龐大的市場利益呢?對日本而言,去年11月中國、日本,以及其他13個亞太國家簽署了世界上最大的貿易協定-《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這是日本與中國的第一個自由貿易協議;中國是日本最大的貿易夥伴。準此,拜登固振臂高呼「反中」,但步伐齊一的聯盟能否具體成形與運作,尚待考驗。一些懷疑論者甚至將七國集團成員描述為「奇怪的同床異友」(strange bedfellows)。

川普批評歐巴馬多邊主義非無的放矢

拜登期待藉由多邊來圍中較省力,但這種策略過去精明商人出身的川普難道沒想過?問題是,三個和尚沒水吃。一旦多邊,就需要協調,協調需要精算各自得失,曠日廢時,有時緩不濟急,甚至錯失先機。中國有市場籌碼,中共則有集權優勢,更深諳人性操弄,被中國反將一軍,分而離之,不乏先例。川普批評歐巴馬的多邊主義失能並養大了中國,非無的放矢之論。

美國想做角頭老大,其他強權有自己的堂口要顧,齊心團結,知易行難。不過,拜登的對中戰略似乎準備修正川普的「全面脫鉤論」,而向「小院高牆」(small yard, high fence)的「重點式脫鉤」轉型。它不似川普的焦土戰術,而是要求精確定義哪些技術對美國國家利益至關重要,並採取行動保護它們免受中國過度的影響。看起來這是比較務實而靈活的對策。只是此計能否成功,除了智慧、努力與機遇,還需仰賴習近平出臺更多的顢頇政策與作為。

(本文轉載自遠景基金會遠景論壇NO.18/ 健行科大企管系教授 顏建發)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