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2020兩岸網路流行用語反映社會現象面面觀

  • 時間:2021-03-19 18:00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2020兩岸網路流行用語反映社會現象面面觀
2020年12月公布年度最夯流行語TOP20,其中「像極了愛情」奪冠。(取材自臉書)

語言是一面鏡子,反映社會生活的變化,在社群媒體發達的今日,網路流行語成為觀察社會變化的窗口。近年兩岸媒體都在年末推出年度流行語排行榜,反映當前的社會現象與受到關注的議題。

臺灣方面,網路數據平臺《DailyView網路溫度計》2020年12月公布年度最夯流行語TOP20,其中「像極了愛情」奪冠;外送平臺Uber Eats洗腦廣告詞「今晚,我想來點……」得到亞軍;表達自暴自棄的「我就爛」取得季軍。

反文青狂歡「像極了愛情」

2020年最夯流行語莫過於「像極了愛情」,這梗出自大陸歌手隔壁老樊的《我曾》一曲,2019年有網友在MV底下留言「曖昧上頭的那幾秒,像極了愛情」,在大陸網路掀起一波流行,當時臺灣沒有討論聲浪。

直到2020年7月,導演蘇三毛在臉書轉載一篇名為「教你如何寫詩」的圖文,分享寫文青詩的三步驟,一、隨意寫一段話;二、最後加上「像極了愛情」;三、完成。例如「冷氣師傅說這周不會來,下周也不一定,像極了愛情」。

由於參與門檻低,人人都可化身文藝青年,吟出一首現代愛情詩,所以在網路上爆紅,就連政府社群小編都跟風用在政令宣導上,例如財政部的「就算這期無緣,還有下期下下一期,像極了愛情」。

事實上,「像極了愛情」爆紅,某種程度出自臺灣網路近年對「假文青」的反感。文藝青年原本應是飽讀詩書,對人生、時事有自己一套思想,勇於批判。

然而,社群網路的匿名性與虛榮的慾望,湧現一批裝模作樣的「假文青」,不愛閱讀、不愛文藝,只在外在的穿搭、飲食、言詞模仿,用無病呻吟的句子為照片下註腳。因此,「像極了愛情」爆紅,符合大眾對「現代詩」的模糊概念,更像是「反文青」的狂歡。

Youtuber 漸取代藝人 成臺灣流行風潮引領者

臺灣Youtube頻道「反正我很閒」猶如流行語製造機,共有「人民的意志、人民的法槌」、「卑鄙源之助」、「量子糾纏」等6個入圍,網紅Youtuber已取代藝人成為臺灣流行風潮引領者。

「反正我很閒」擅長用喜劇方式討論社會政治、哲學思考等話題,其中「人民的意志、人民的法槌」出自影片「社畜救星!教你如何爭取權益,徹底反抗慣老闆!」主角自稱右手化做「人民的法槌」,要捶倒推翻資本主義高牆,然而最後只用手捶了慣老闆一下,與口號宣稱的宏偉敘事天差地別,諷刺感引人發笑。

「反正我很閒」不滿體制的吶喊

使用時機往往是在職場被壓榨,或想表現自己是個堅定左派,但更多是對現實的無奈自嘲。這背後是臺灣長年產業經濟貧富分化、大部分勞工薪資低迷,以及「慣老闆」文化的壓榨,社畜們每天努力工作,卻被以「責任制」拗免費加班,下班還要隨時在line上待命。


(取材自「反正我很閒」臉書粉絲頁)

「反正我很閒」用誇張的形式呈現社會的荒謬無奈,看似「廢片」又蘊含理念,引發不少共鳴,令更多人意識到自身受困體制的現實。

中國大陸方面,年度流行語調查百家爭鳴,除了老字號的語言文字期刊《咬文嚼字》,《語言文字周報》、《青年文摘》等都紛紛公佈「年度十大流行語」。除了新冠疫情相關流行語,反應社會問題的後浪、打工人、內卷、凡爾賽文學等都榜上有名。

首先來看「後浪」,2020年五四青年節前夕,大陸影片網站Bilibili(簡稱B站)發佈「後浪」影片,由大陸演員何冰激情演講,以前輩的視角用「後浪」稱呼1990年後出生的新一代大陸青年,表達對他們的認可、羨慕與期許。

影片中,何冰用激昂的語氣說,「你們擁有了,我們曾經夢寐以求的權利—選擇的權利」,搭配B站UP主(上傳者)各種電競、出國旅遊、拍攝短片等畫面,試圖改變過去大陸社會認為這一代青年「不著調」、「太叛逆」的印象。

然而,對「後浪」的定義與描述卻引起網路熱議,批評者認為《後浪》描繪的是物質條件最優越的年輕人,他們容貌俊俏、鮮衣怒馬,有享受自由人生的權利,但更多大陸青年還在為生存苦苦掙扎。

「後浪」的流行,更多是網友用來自嘲拖了時代發展的後腿,背後也是貧富差距的問題,社群網路營造的「人均中產」假象,讓多數年輕人面對生活壓力的痛苦沒有被看見,也加深矛盾。

「996」意味 朝9晚9工作6天

其次,「打工人」與「內卷」的流行都指向同一個問題,那就是非理性的內部競爭與職場壓力。

「打工人」一詞來自2020年9月一名大陸網友製作的自拍影片,他裝做一副要出門打工的樣子說,「勤勞的人已經奔上了塔吊(塔式起重機),你卻在被窩裡伸了伸懶腰,你根本沒把自己生活當回事。早安,打工人!」影片引來大量關注與模仿。

不同於過去隱含卑微、喪失鬥志的「打工仔」與「社畜」,「打工人」象徵在無奈中透露著追求,在隱忍中透露著堅強,且不只適用於體力勞動者,是一種黑色幽默的鼓勵與自嘲。

而「內卷」(involution,或稱內卷化)原本是學術名詞,指社會發展到某種確定的形式後,停滯不前或無法轉化為高級模式,只是在簡單層次上自我重複。2020年下半年爆紅的「內卷」則被引申為無休止的非理性內部競爭或「被自願」競爭。

人像陀螺一樣抽打自己,競爭成了拼命,最終輸家慘敗,贏家慘勝,人人收效甚微且彼此怨懟。內卷可用在各行各業,幼稚園上小學課程是內卷,「每周工作6天,每天朝9晚9」的「996」更是內卷經典案例。

這兩個流行語爆紅的背後是近年大陸經濟成長趨緩,工薪階級的焦慮浮現,憂慮階層可能因而固化甚至下行。上班族將勞動環境的艱辛,以及對房價、育兒、養老等個人生存境況的無奈,都隱藏在這些嘻笑怒罵當中。

事實上,由於法規逐漸成熟,中國大陸不再像改革開放初期那般「機會多」,許多產業開始把經營壓力轉嫁給勞工,而發展放緩也讓工薪族開始反思勞動權益的重要性。

此外,「凡爾賽文學」也值得一提,意指「用最低調的話,炫最高調的耀」,後來更多是反諷,可戲稱對方是「凡人」或「凡學大師」。這也可看出大眾對社交媒體形象的焦慮。

大陸流行語多焦慮 反應社會問題

盤點2020年兩岸網路流行詞,可以發現臺灣流行語與社會、政治較無關,更多是諧音的網路黑話,而中國大陸則是調侃自身壓力的流行語更容易爆紅,更多社會問題與時事梗。

同時,大陸流行語整體與「焦慮」有關,背後是疫情、職場壓力或貧富差距等問題,但也有像「逆行者」這類在困境中無畏前行的象徵。而臺灣「反正我很閒」一系列左派思想的影片爆紅,某種程度也映照上班族對臺灣薪資、工作環境的不滿,開玩笑喊著「人民的法槌」,內心何嘗不期望「公平」降臨。

總言之,網路流行語折射了兩岸網友在一定期間的心態和期望,是另一種人民的心聲。透過年度流行語盤點與探索,讓大眾可在笑鬧中發現更多官方角度外的社會問題。

本文取材自海基會交流雜誌《2020兩岸網路流行用語反映社會現象面面觀》 
文/王振陽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