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福島核災10週年 日本政府仍須面對重建與核能選擇(影音)

  • 時間:2021-03-11 14:05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張雅涵
福島核災10週年 日本政府仍須面對重建與核能選擇(影音)
福島核災10週年。(AFP)

日本311大地震與福島核災今年屆滿10週年,這是日本難以忘卻的傷痛,也讓許多歷經這個災難的民眾人生際遇被徹底改變;受災地區至今仍在復原的路上,對於是否回到曾受到輻射外洩污染的家鄉,原先的居民也做出不同選擇。同時,各界也關注,歷經核災的日本,未來會選擇怎樣的能源發展政策。

日本東北地區10年前發生芮氏規模9.0的強烈大地震,引發海嘯,造成1萬8,000多人罹難或失蹤,導致自烏克蘭車諾比(Chernobyl)核災後最嚴重的核能事故,並使得上萬名福島居民必須撤離,許多人的生命軌跡被這場災難徹底改變;而如何重建核災後的家園,以及未來的核能政策該怎麼走,仍是日本政府的重大挑戰。

311傷痛的一課 年輕世代投入災難教育  

現年26歲的長沼祐人(Yuto Naganuma)在311大地震發生時正就讀高中,在地震屆滿10週年之際,他回到充滿傷痛記憶的家鄉海邊。即便10年的時間過去,這份傷痛依然鮮明。

10年前大地震後引發的海嘯,在他家鄉近海岸的一所小學帶走他弟弟的生命,爺爺奶奶也因為焦急的在路上等待弟弟的校車,同樣遭海嘯吞噬。弟弟就讀的大川小學(Okawa Elementary School),有84名學生和教職員在這場災難中喪生,如今這所小學的建築體依然傾塌、鋼筋外露,空蕩的校園在初春冰冷的海風中更顯得冷清。


大川小學(資料照/iwaryo, CC BY 2.0

災難過後,長沼祐人努力回歸正常生活,但他身為倖存者的愧疚感卻一直揮之不去。在311大地震前2天,他曾在當地海灘感受到一場規模7.3的地震,但之後卻沒有做出任何應對措施,他因此自責:如果先前多做一點,也許可以避免許多傷害。

長沼祐人後來選擇在家鄉附近的一所大學就讀災難管理科系,現在已是災難準備工作的講師,並長期投入災難教育,教導民眾如何在類似的災難發生後採取緊急應對措施。他也不定期組織參訪活動,帶領民眾參訪在海嘯中遭摧毀的小學和社區,希望日本人能記住這慘痛的一課。

災難準備工作講師(311地震時為高中生)長沼祐人:『(後面山上)有一塊地方,原本是可以讓這所學校的孩子們撤離過去的,他們本來有時間這樣做,但卻因沒有而喪生了。所以我希望,這所學校成為我們從錯誤中學習的一個教訓。 』

是否返回解除禁制區 福島居民兩難

311大地震和海嘯導致福島第一核電廠核芯熔毀事故,6座反應爐有3座爐芯熔毀,因此造成的輻射外洩汙染使得福島縣12%的面積被劃入禁制區域,至少16萬名當地居民自願或遭強制撤離。日本政府幾年前針對除汙完成的區域陸續解除禁制令,並推行補貼政策鼓勵原先的居民回到家鄉重建家園。然而,是否返回家鄉,這些居民有不同的考量。

大坊正和(Masakazu Daibo)是選擇回到家鄉的其中一人。他在去年回到距離核電廠只有5.6公里的家鄉浪江鎮(Namie),重建他祖父傳給爸爸的鰻魚料理餐館。

在浪江鎮於2017年解除禁制令後,大坊正和與他的太太決定要回到家鄉重開餐館,儘管他們曾有過疑慮。而為了讓這個已經傳了兩代的味道延續下去,大坊正和拆除了受輻射污染的牆壁,換掉所有設備。不過,目前他的鄰居只有寥寥幾戶人家,社區的重建仍有漫漫長路。

同時,並非每個居民都選擇返回家鄉。潛在的輻射汙染以及對政府除汙過程的不信任,仍讓許多前居民懷著恐懼。

從家鄉撤離後,以東京為家的岡田愛(Megumi Okada)現在是4個小孩的媽媽,最大的兒子已經是國小一年級,在311大地震當年,她正懷著第三個小孩。她表示,並不是她不願回去,而是不能。身為母親,她不願讓小孩冒著暴露於核能輻射的風險。

福島核災禁制區撤離居民岡田愛:『(原音)我聽到一些人的故事, 他們在不是真正情願下不得不返回,而且他們說那裡的狀況不好,並不適合生活和養育孩子。我認為我不能這樣回去。』

日政府盼重振核能減碳 反核人士抗議  

福島核災後,日本的反核能聲浪升高,大多數的核電廠在核災後停止商轉,或朝著除役的目標邁進。不過近年來日本政府想重振核電,也讓反核民眾再度走上街頭。

上百名抗議民眾在福島核災屆滿10週年之際,7日聚集在東京街頭,要求政府加速落實核電廠除役。

儘管面對反核聲浪,日本政府仍希望重振核能電力產業,這是因為菅義偉政府希望,能減少對進口能源的依賴,以及協助他的政府在2050年前達成碳中和(carbon neutrality)的目標。

不只日本政府的核能政策方向再度引起反核民眾的大力反對,對於核災後日本政府的應對方式,也導致許多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度極為低落。有抗議者質疑,政府一面要想藉2020東京奧運傳達出福島災區復原和治癒的形象,卻一面想復甦核能產業,在類似災難可能再次發生的威脅下,持續運轉的核電廠永遠都是顆未爆彈。

抗議者金田重司(Shigeji Kaneda):『(原音)我實在不覺得福島人會相信奧運能幫助他們重建。政府把這個想法強加給我們,說(東奧主題是)「重建奧運」,以及福島核電廠「處於控制下」。這不可能,我害怕這個地方會再有另一個災難爆炸。』

環境組織綠色和平(Green Peace)東亞辦公室認為,日本應該記取核災教訓,減碳不是重新發展核能產業的藉口,要達成碳中和目標,發展可再生能源才是解答。

福島核災走過10個年頭,民眾希望政府和社會不能忘記這個慘痛教訓;而日本政府要如何獲取國民信任,協助居民重建家園,同時顧及環保和安全,仍是一項巨大的挑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