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類愈自由 為何大型哺乳類動物卻非死即瘋?學者證實關押重創動物大腦

  • 時間:2021-03-08 16:4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當人類愈自由 為何大型哺乳類動物卻非死即瘋?學者證實關押重創動物大腦
拘禁環境對被俘虜的大型哺乳類的身體結構、功能,造成嚴重衝擊。(圖:作者提供,央廣合成)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神經科學教授鮑勃·雅各布斯(Bob Jacobs)在澳洲媒體《對話》(the conversation)發表一篇專文指出,在動物園以及水族館,對於加諸在遭關押的大型哺乳動物的精神虐待,會損傷動物的大腦功能。

母亞洲象花子(Hanako),居住在東京都井之頭自然文化園(Inokashira Park Zoo)一處水泥圍欄長達60年多,其身體四肢經常纏裏著鎖鏈、枷鎖,缺乏外界刺激來源。相較而言,生活野外的大象,過著家族關係的群聚生活。甚至於,母象花子生命歲月的最後10年,更完全是在獨居狀態下過活。

一隻母逆戟鯨(虎鯨)奇斯卡(Kiska),住在加拿大海陸公司(Marineland Canada)所屬的一處海洋樂園的水族館裡面。虎鯨天性上屬於集體社群性動物。母鯨奇斯卡原本跟40隻家族成員住在一塊。不過,2011年之後,牠自己孑然一身住在水族館的一處小水池。奇斯卡所生的5隻幼鯨,幾年後相繼身亡。為了對抗焦慮以及無聊,牠每天透過慢速游泳,無止盡畫圈圈,並用牙齒囓咬水泥池面,終至牙齒磨損殆盡。

很不幸的是,許多大型哺乳類動物,在動物觀賞的娛樂工業,往往遭到諸如此類的惡待命運。


虎鯨奇斯卡為了對抗焦慮以及無聊,每天用囓咬水泥池面,終至牙齒成了糊狀物。(作者提供 Whale Sanctuary Project)

像奇斯卡這類被俘的大型哺乳類的不幸遭遇,慣以拿動物作為娛樂人類的這類公司,其實司空見慣。數十年來,雅各布斯教授發表關於座頭鯨、人腦、非洲象,以及其它關於大型哺乳類的近百篇論文研究揭示:哺乳類的器官,對於環境反應,極其敏感;特別是被俘虜的大型哺乳類,拘禁環境更對其身體結構、功能造成嚴重衝擊。

慢性疾病纏身並誘發行為變異

其實被關押俘虜動物的健康與心理後果,是極容易觀察得知的。例如許多被俘關押的大象罹患了關節炎、肥胖,或是皮膚病等問題。另外,被關起來的大象跟虎鯨,常常會有嚴重的牙齒麻煩、腎臟疾病、腸胃病以及併發相應的感染問題。

許多動物試圖透過採取異常行為來應對圈養;有些則發展出刻板行為,重複做出無意義舉動,諸如快速上下晃動(或朝某個特定方向快速移動),或是一直做搖頭舉動;另有些刻板動作,則是不停歇地搖動或咀嚼籠子的鐵條。也有一些,特別是大型貓科動物,則會在踏近圍欄的外圍時,習慣性加快行進速度,做出邁出大步的動作;至於大象的重複刻板行為,則會不斷進行摩擦動作,甚至於弄斷自己的象牙。


野外的大象,過著家族關係的群聚生活;然而花子生前的最後10年,卻完全在獨居狀態下過活。(作者提供Elephants in Japan)

大腦結構萎縮損傷 動物們「妥協」放棄掙扎

神經科學研究結果顯示,生活於品質低劣,充滿壓力的圈養囚禁環境,會讓動物大腦萎縮造成功能損傷。這類記載動物大腦功能下降的研究文獻,範圍涵蓋了嚙齒動物(如老鼠)、兔子、貓科以及人類。

學界直接著手研究一些動物的大腦。不過,目前我們所獲得的資訊,大部份是透過觀察動物行為,分析其血液中的「壓力荷爾蒙」(stress hormone ,或譯「應激激素」)指數,以及運用近半個世紀的神經科學研究成果。實驗研究結果也顯示,動物園或水族館裡面的哺乳類腦部功能,多半已經呈現「妥協」(讓步compromised)狀態。

在自然棲息地環境,動物們往往會藉由移動身體尋求活路,譬如:遠距行走覓食,或者尋求配偶。以大象為例,牠們通常每天都會行走15-120英哩(即25-200公里);然而在動物園,大象平均每天只行走3英哩(5公里),而且多半只能在狹窄的樊籬內,來回踱步,運動量的差距相當懸殊。加拿大針對「自由虎鯨」的一項研究顯示,牠們每天的運動距離可多達156英哩(約173公里),相較之下,娛樂園的虎鯨水池,提供的活動空間,竟然只有自然環境的萬分之一。

失去應變、快樂和幸福感,還算動物嗎?

正常狀況下,動物生活在野地環境,可以透過壓力反應的訓練,幫助動物從危險情境逃生存活;然而,圈養之下的動物,就已經失去對環境的掌控與反應能力。


鮑勃·雅各布斯(Bob Jacobs)指出,大型哺乳動物若遭關押,將損傷其大腦功能。CC BY-ND

圈養環境助長動物發展出無助感,也對其腦部「海馬迴」(hippocampus)造成負面衝擊。海馬迴位於左右腦半球以成對方式出現,掌管記憶,也主控情緒調節功能。它也指揮杏林核(amygdala,亦為情緒感官)。長期壓力環境將會升高壓力荷爾蒙,對神經元(neuron)造成損傷,甚至導致腦部神經元壞死。

關押環境也將擾亂「血清素」(為神經元傳導物質)的微妙平衡。血清素,它被普遍認為是幸福和快樂感覺的貢獻者,對於穩定情緒發揮關鍵作用。另一方面,被囚動物所衍生的重複、刻板化行為,係因為動物的2種「神經元遞質」(腦內分泌物),包括「多巴胺」(dopamine,能帶來快樂的正向情緒功能)與「血清素」( serotonin )失衡。血清素還可以保護大腦神經元,減輕老化過程,可以防止腦部損害,並且說能夠抑制疼痛、幫助血液凝固和止血,以及協助做細胞修復。

在人類身上,匱乏處境會引發精神疾病問題,包括沮喪、焦慮、情緒失調,或是後創傷症候群引發的壓力調控能力失調。大象、虎鯨以及其它動物,凡是擁有大腦者,都可能會在嚴重壓力的環境之下,發展出精神疾病。

就算退役不能野放 也該給牠更大空間

強大證據顯示,自然棲息地提供的豐富社會接觸以及適宜空間環境,對於大象以及鯨目動物這些有大腦的長壽動物而言,是完全必要的。更好的環境條件,可以讓動物減壓,避免發展出重複、呆滯的刻板化行為;從而也將改善大腦運作連結,觸發腦內神經化學變化,從而增強、激活學習和記憶能力。


長期壓力環境將對神經元造成損傷。(示意圖/ Bob Jacobs, CC BY-ND)

一些人士不認為「關押動物」是個問題,並且提出反證認為,關押動物對於瀕危物種提供保育處所;對觀光客而言,動物園以及水族館也提供了教育機會。不過,從雅各布斯教授發表近百篇實證研究成果看來,一些企圖洗白「關押動物」議題,其辯詞不僅可被質疑而且殘忍,特別對於大型哺乳類而言,更是無從抵賴、難辭其咎的殘酷對待。

對於關押動物的公眾觀感,近來逐漸獲致轉變,一如2013年《黑鯨紀錄片》(Blackfish),該影片內容主要描述一隻公虎鯨提利康,在美國海洋世界(Sea World)發生攻擊人員事件始末。提利康的遭遇引發大眾迴響,認為縱使一些動物即使不能重獲自由,也應該提供牠們設計良好的庇護所。

目前包括田納西州(Tennessee)、北加州(Northern California),以及巴西(Brazil)已有數家提供給大象及大型哺乳類的庇護所。也有其它地方,專為大型鯨目動物(cetaceans)提供庇護所。那些以動物最高福祇為念的庇護所,儘可能供應動物活動空間自由、自主,有些收容所的空間,廣闊多達近3000公頃;也有些提供給創傷經歷的動物復健機會,讓牠們在健康之後有機會重返大自然。類似的收容所,或許還有機會拯救像奇斯卡這種陷於孤獨、自虐處境的其牠虎鯨。

 延伸閱讀 
別再騎海豚 動保團體痛批海洋世界

作者》許銘洲 專欄作家、資深編譯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