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修訂公職條例 初選大搜捕 香港還有法律可言嗎?

  • 時間:2021-03-03 09:44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修訂公職條例 初選大搜捕 香港還有法律可言嗎?
大批香港民眾3月1日攜帶聲援布條於西九龍法院外高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聲援遭濫捕47名泛民派人士。(圖:立場新聞提供)

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於2月23日全國港澳研究會所舉行視訊研討會中闡述「愛國者治港」的標準和要求,確保香港管治權牢牢掌握在「愛國愛港者」手中後,香港政府隨即於2月24日由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公佈修訂《2021年公職(參選及任職)(雜項修訂)條例草案》,是項修訂很明顯是中共授意,目的為踢走中共眼中不愛國愛港議員和公職人員,並確保今後香港各級議會議員和公職人員都變成中共認可的橡皮圖章,營造如同中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一樣的利益輸送、圖利特定人士的政治制度。

香港選舉制度 由中央說了算

夏寶龍提及的五大原則,開宗明義表明,必須嚴格依照中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辦事,要維護中國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切實有效地阻止反中亂港份子、國際反華勢力的政治代理人進入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然後就是必須尊重中國中央的指導權,創設及建立特別行政區的權力在中央,選舉制度如何完善也必須「由中央說了算」,不能套用外國的選舉制度,有利維護中國國家安全和保持香港繁榮安定的才是最好的制度。

所以香港政府在修訂草案中對何謂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了「清晰」提述,就是在《釋義與通例》中列出正面與負面行為清單,正面行為在此就不作敍述,其中無非就是香港建制官員與議員現在的言行,並無新意。何謂負面行為?其中包括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或活動;拒絕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特區擁有並行使主權;宣揚或支持港獨主張;尋求外國政府或組織干預香港事務;作出損害或有傾向損害基本法中以行政長官為主導的政治體制秩序;侮辱或貶損國歌等國家主權象徵和標誌。

修訂公職條例 剝奪港人選舉權

其中除了侮辱或貶損國家主權象徵標誌是有較清晰行為準則以外,其他都是非常概括,並無客觀標準的罪名,怎樣的行為和活動是危害國家安全?藏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標語,吶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算不算?如果算危害國家安全,又是如何危害?如何界定行為有損害以行政長官為主導的政治體制秩序?有傾向損害基本法,是指有意圖還是有實際行為?尋求外國政府或組織干預香港事務,在美國政府網站聯署要求國際關注香港情況算不算?

以這種毫無客觀標準的行為準則去判斷公職人員是不是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為中國政府和香港政府留下無限空間去詮釋誰符合資格參選各級議會或成為公職人員,甚或取消現任民選議員或公職人員資格,而且沒有設定追溯期安排。

曾國衛表明,一旦修例在清一色由建制派議員把持的立法會通過,曾於去年參選立法會時被裁定不符合參選資格的現任民選區議員岑敖暉等4人,就會被立即取消議員資格,如此一來,是不是未審先判?岑等4人於立法會選舉時被取消資格,已經失去選舉立法會權利,但他們在選舉區議會時並未被取消資格,4人是合法地由香港選民選出、並經合法程序被認定為民選區議員,在未經法庭判決4人有違反香港法律、宣告4人喪失議席之前,就取消4人的議席,是不是等於直接剝奪原本香港人受基本法明文保障的選舉權利?有沒有違反香港一直奉行的無罪推定原則?

初選大搜捕 港府再容不下任何反對聲音

香港政府如此作為,毫無疑問令人擔憂香港是否仍然是一個法治社會,有健全的法律制度,足以維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如果香港的法律制度一直往中國法律制度看齊,則與廣州、成都等中國城市何異?更別妄想能與北京、上海比肩了!北京為天朝首都,坐擁中央之利,上海發展歷史悠久,為中國金融中心之時香港還是漁港,如果沒有健全及自由的法制,相比北京上海,香港根本沒有優勢可言。

如果說,修訂公職條例是預防反中亂港份子顛覆國家政權,確保從今以後治港的都是愛國者,那麼初選大搜捕就是為了清算一切不夠「愛國愛黨」的反對派殘留份子,震懾今後有意圖從政者,提醒他們不論是溫和或激進,反對聲音都是不為中國所接受。

今日清算反對派 明日輪到建制派

其實,在2020年中香港國安法立法以後,大部分相對激進的反對派,不是已經身陷囹圄就是流亡海外,到今天還在香港從政者,都是相對溫和,希望以合法手段爭取體制內改革的溫和民主派,初選原意就是希望整合反對派力量,透過選舉去贏取35個或以上議席,然後根據基本法所賦予立法會議員的權利,去投票否決政府財政預算案,藉此為與政府討價還價,希望獲得民主進程上的進步。如是者,又何違法之有?如果否決財政預算案是違法,則置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於何地?初選其中一個目的是為了在直選中勝出35個或以上議席,如果這樣算是顛覆國家政權,香港何不直接將選舉設為等額選舉?像北韓或中國選舉不就簡單了事?

昨日他們驅逐了激進反對派,今日他們逮捕了溫和反對派,明日就該輪到支持政府聲量不夠響亮的建制派了,香港社會人手一本小紅書,滿口《習語錄》的日子似乎不遠了。由立法到執法,香港政府都完全漠視香港法律,則立法會又有何存在價值呢?

作者》我叫你喵喵咪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