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互相叫牌 恩怨難解走向春暖花開之路仍漫長

  • 時間:2021-02-25 11: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隨著美國政黨輪替後,美伊雙邊似有解開矛盾的氛圍。(路透社/達志影像)

近年來,伊朗不斷舉辦軍演,甚至對外明示、暗示將擴大核子活動,不但造成中東一帶情勢不穩定,更讓許多大國深感壓力,尤其自2018年後,美伊關係快速下滑,美國對伊朗的態度是各國關注的焦點。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CFR)在發布《2021年衝突監測報告》中指出,伊朗和美國之間的潛在危機極有可能在今年爆發衝突。

拜登上台 國際關注美伊關係如何春暖花開

不過,隨著美國政黨輪替後,美伊雙邊似有解開矛盾的氛圍,拜登政府也曾對外表示願在歐盟的帶頭下重返談判,與此同時,法國總統馬克宏也表示願意擔任調解方;而在不久前,聯合國國際原子能總署與伊朗政府進行會談,當時伊朗就表示,若美國願意取消制裁,那伊朗將會重新履行2015年的核子協議,言下之意,伊朗並無堅持發展核子計畫,這端看美國的態度。

美國與伊朗的一來一往,看似雙邊關係有雨過天晴降緩衝突的可能;不過,部分觀察家則認為,美伊雙方仍在測試水溫的階段,在沒有合適的台階或是保證,要達成滿足雙邊利益的協議恐怕不容易。換言之,美國和伊朗要立即解開衝突局勢應當不可能,更遑論走向友好的關係,這根本不符合國際現實環境,不過,可以確認的是,美伊關係不解,中東情勢依舊不穩定。

回顧近十年美伊關係的發展,在2015年時,美國便聯合中、俄、英、法、德等國與伊朗簽署核子協議,協議中伊朗同意限制自己國內的核子活動,以及接受國際原子能總署進行例行查核的安排,而其他六個簽署協議的國家也同意,將會結束對伊朗的制裁,一來能促進伊朗經濟的改善,同時也作為這項多邊協議的交換條件,當時透過多邊主義的渠道讓中東和平看到曙光。


「核子協議」2015年由伊朗與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及德國共同簽署。(圖:維基百科)

撕毀協議 雙邊敵意螺旋上升走向衝突危機

不過,好景不長,美國政權在2017年移轉至共和黨,川普政府上台後一改過去美國對外政策,在2018年間對外宣布美國退出2015年與伊朗簽署的核子協議;不僅如此,川普政府還宣布恢復對伊朗在金融、金屬、礦產、汽車等方面的制裁措施,這完全是撕毀了2015年所建立的承諾,美伊雙邊的敵意螺旋自此不斷上升,伊朗為了報復美國的制裁,加快核子活動並提高濃縮鈾的純度。

美伊關係不到三年間就快速跌入谷底,當時伊朗向聯合國國際法院提告,國法院裁定美國對伊制裁必須放寬人道物資方面的力度;不過,川普政府並不理睬國際法院的決定,不願罷休對伊朗進行全面性的制裁動作,更在當時隨即宣布終止1955年的《美伊友好條約》。美國的大動作更讓伊朗感到不滿,也遭來其他歐洲國家的反對與批評,認為美國的強硬將可能帶來區域衝突。


伊朗政府2019年11月發布照片,顯示位於庫姆省的鈾轉換設施。 (圖:AEOI)

到了2021年,美國再度政黨輪替,新任總統拜登改走多邊主義的對外政策,同時間回到國際建制與國際組織來處理國際事務;與此同時,國際法院在今年二月初也提出裁定,表示國際法院有權針對伊朗所提出「美國恢復制裁是否合法」進行審議,雖然這引起美國政府的不滿,認為這是外交衝突並不需要透過國際法院來進行定奪。不過,事實上,這也凸顯國際社會對川普制裁仍有疑慮的認知,在某些意涵上,拜登是有可能終止川普所做出的制裁。

斷交多年 互信不足關係脆弱談判之路漫長

國際社會是現實政治的場域,美國與伊朗之間誰該先釋出善意?彼此間都有歧見。對美國而言,認為雙方應先回到談判桌,而且伊朗必須先停止核子活動,同時遵守2015年的協議內容,美國才有可能對其減緩制裁。不過,相對的,伊朗則認為,是美國先放棄2015年的協議,所以釋出善意的一方應該是美國,伊朗提出如果美國沒有解除制裁,那伊朗也不會反轉已加速核子活動的決定,此外,伊朗更要求美國要在一定的期限內解除制裁,等無美方回應,伊朗已片面拒絕國際原子能總署派員進行部分核調。


伊朗提出如果美國沒有解除制裁,那伊朗也不會反轉已加速核子活動的決定。圖為伊朗總統魯哈尼2019年4月參觀核子科技展覽。 (資料照/伊朗總統府)

表面上,美伊雙邊爭的是國家的顏面問題,但是,兩國最難解決的是根深蒂固、日積月累的矛盾。1979年時,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導致美伊斷交至今仍未復交,如今要緩和衝突,恐怕不是三言兩語便可以輕易達到,尤其雙邊仍只是互相放話的階段,根本還沒觸及到實質且立即的問題,例如伊朗扣押十多位美國公民,以及中斷的巴基斯坦及瑞士對話管道。

當然,美伊若能恢復2015年的核子協議,將可望暫緩雙邊持續惡化的關係,然而,雙邊政治互信不足,且在過去三年敵意螺旋不斷攀升的情勢下,要重回談判桌,仍難以確保區域形勢自此走向穩定。不過,既然雙方都有意解決矛盾,和川普時期相比,至少是一個好的開始,畢竟無論美國或伊朗都不願意此時陷入軍事衝突之中,國際關係本來就不是一蹴可幾,要化解國家之間的恩怨,選擇和平這條路必定漫長,也要耐著性子才行。

延伸閱讀

多邊主義再起 美歐強強聯手 中國卻仍升壓試探美國耐心 終將作繭自縛
經濟榮景下 台灣該擔心的 不是「荷蘭病」而是「中國病」
難能可貴的4.64!確保台灣經濟戰果阻絕中國威脅 修法抓賊有必要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