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 率領特別糾察隊收繳武器

  • 時間:2021-02-25 16:57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 率領特別糾察隊收繳武器
群眾奮勇冒死搶救傷者。1989.6.4(六四檔案)

1989年6月4日淩晨2時30分過後,一名特別糾察隊成員匆匆跑來告訴我:「吳老師,不好了,在人民英雄紀念碑紀念碑基座最高層西南角出現了一挺機槍,是由幾位北京青年人架設的。」我聞訊大吃一驚,急忙帶領幾名特別糾察隊員趕過去。絕食請願的侯德健、劉曉波、周舵等人聞訊後也趕了過去。

只見一挺機槍架設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最高層西南角的漢白玉護欄上,槍身上覆蓋著一床棉被,槍口朝西,對準人民大會堂方向。幾位北京青年人手持鋼管,在機槍旁邊嚴密監視著,不時地用鋼管敲打機槍槍身,警告誰都不許靠近,否則他們將以鋼管自衛。

親見夥伴遭殺 北京青年立機槍欲復仇

見我們一群人走過去,那幾位北京青年人即刻戒備起來,虎視眈眈的。他們都來自屠殺現場,親眼目睹了父老鄉親、兄弟姐妹被殺的情景。此時,他們兩眼通紅,滿面怒容,除了一心一意要報仇,什麼也不顧了。


六四凌晨,士兵自人民大會堂衝出,槍口指向人民英雄紀念碑下的學生,一邊開火一邊推進。1989.6.4(六四檔案)

正當我們猶豫不決之時,侯德健已經搶先一步,上前緊緊抱住了其中一位年約20歲的青年人,自我介紹說:「我是侯德健。」也許是由於侯德健的知名度和影響力,這幫青年人並未動武,那位被侯德健抱住的青年人剛張口喊了一聲「侯哥」,便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他哭訴說,他們是一群最早、也最堅決支持學生的人,為了阻擋軍車,保護學生,他們的許多夥伴都被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槍殺了,他自己也被打得遍體鱗傷。

聽了這位青年人的哭訴,大家都忍不住落淚。侯德健一邊安慰,一邊把這位青年人拉走了。其他的青年人也開始痛哭,憤怒控訴解放軍戒嚴部隊如何凶殘,「他們全都是野獸,根本不是人!」講述他們如何看著身邊的夥伴一個個被槍彈打得滿身窟窿。「夥伴們死的死,傷的傷,回去怎麼向他們的父母交代?」「我也不想活了,拼了!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

堅守和平非暴力 暴力反抗更將遭血腥殺戮

我和留在原地的劉曉波、周舵等人繼續說服其他的北京青年人交出機槍,一再向青年人們宣講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宗旨,強調面對全副武裝的解放軍戒嚴部隊,暴力反抗不但保護不了數以千計的靜坐請願學生,反而會遭到更血腥的殺戮。暴力反抗不僅是無謂的犧牲,而且也有損於整個民主運動的聲譽,使得這場持續已久的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為宗旨的民主運動毀於一旦。

劉曉波本來口才就不怎麼好,說話還有些結巴,此時連打躬作揖都用上了。在勸說中,劉曉波無意間提到了堅守在天安門廣場的大學生都是寶貴財富,說我們大家都應該替這些大學生的生命安全負責。這些青年人一聽這話就火了,忍不住又大聲吼叫起來:「只有你們這些大學生是人?我們就不是人?我們為了誰?還不是為了保護你們這些人?我們本來在家待得好好的,為什麼要往解放軍戒嚴部隊的槍口上撞?你們待在這裏倒是沒事,可我們的人死了那麼多,難道就白死了不成?」

青年人的這些話不無道理,說的也是事實,因此頗具震撼力,在場的人們久久無法回應,陷於沉默之中。我流著淚對一位青年人說:「我是大學教師,我真誠地感激和敬佩你們,你們為了保衛天安門廣場,為了保護堅守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的學生,付出了極大的流血犧牲的代價。在感情上,我完全理解你們的舉動,如果現在是人手一槍,我也可能會毫不猶豫地帶領我的學生們衝上前去,與解放軍戒嚴部隊拼命,為死難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複仇。可是,我們僅有這麼幾支槍呀!……」

我說的完全是真心話。天安門廣場無險可守,手頭又沒有足夠的武器彈藥,在這種情況下,武力反抗無疑是以卵擊石,必死無疑,死後還得被抹黑為「暴徒」。與其這樣,倒不如靜坐等死,以弱者的姿態被殺戮。同樣是死,後者的死法,至少可以在道義上贏得廣泛的同情,屠殺者將付出相應的代價。

苦勸悲痛青年終獲諒解  宣告和平請願者堅持到底

周舵面對一個年紀看上去還不到20歲的小夥子,此時兩個人都已經淚流滿面。周舵規勸小夥子要冷靜,千萬要保重自己。那小夥子哽咽著告訴周舵,他19歲,是個體戶,家裏有父母和一個姐姐。周舵順勢勸說他,死了的人沒法再活過來,你就是去死也救不活他們了。你要是出了事情,你的父母和姐姐將會多麼難過?我們又怎麼向你的父母交代?千萬千萬別衝動,趕快交出機槍,離開這個地方回家去吧。

經過再三勸說,我們終於得到了這些北京青年人的諒解和合作,拿到了這一挺機槍。這是一挺從裝甲車上拆卸下來的機槍,也不知道能不能使用。另一位年輕工人又主動交來了一支步槍,沒有子彈,原先被藏在人民英雄紀念碑附近的一頂帳篷中。

隨後,我們回到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最高層北面,召集了尚留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的幾位中外記者,當著他們的面,由劉曉波將槍支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的漢白玉護欄上砸毀了。一位外國記者用攝像機錄下了毀槍行動的整個行動。

毀槍行動,再次重申了我們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宗旨,向全世界莊嚴而有力地宣告,我們是一群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者,即使面對殘酷的血腥鎮壓,面對死亡的威脅,我們仍然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宗旨,仍然堅持和平請願的方式,既無抵抗之心,也無抵抗之力。我們寧願以自己的流血犧牲作為代價,也要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宗旨堅持到底。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