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新光閃閃!中國新二代擔任移民署親善大使展「新」力

  • 時間:2021-02-10 12: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詹婉如
新光閃閃!中國新二代擔任移民署親善大使展「新」力
移民署「新光閃閃新住民二代親善大使團」曾國揚(左)、謝紹天(右)。(詹婉如攝)

移民署統計,截至2020年底,在台外籍配偶約有56萬多人,其中,以中國籍近37萬人最多。為集結新住民子女的力量,呈現社會多元性,移民署在校園內的新住民二代子女(新二代)中,徵選出13位親善大使,成立「新光閃閃新住民二代親善大使團」。央廣「兩岸ING」節目專訪2位中國新二代,中國大陸出生的他們,10歲過後才回到台灣,在兩岸文化相近又相異下,帶來什麼刻骨銘心的成長故事? 

難忘的春節 北京家戶剁餡兒好熱絡

中國新二代謝紹天說:『(原音)大家好,我是謝紹天,(北京腔)在這邊兒恭祝大家新年快樂兒!』

中國新二代曾國揚說:『(原音)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國揚,我想跟大家講的是 (山東話)吃飯囉!』

一位是母親來自北京的謝紹天,另一位是母親來自山東的曾國揚,他們是移民署新二代親善大使,過年,透過央廣頻道,以「家鄉話」跟大家問好。

紹天與國揚出生於兩岸聯姻家庭,父親皆為赴陸經商多年的台商,自小在中國長大,直至10歲過後才來台讀書。

談到北京童年時期的年味兒,紹天立刻翻出記憶裡的「聲音」,他說:『(原音)過年大概年廿九、三十的時候,每家樓上樓下都在剁剁剁,幹什麼?是在剁餡兒,所以都睡不著覺,每戶都要準備大概二十、三十個人的份量。』

除了過年北方人必吃的餃子,國揚還想到山東過年期間的大雪紛飛。他說:『(原音) 很冷,那個時候下雪,最暖的時候好像是5度吧!』

移民署「新光閃閃新住民二代親善大使團」曾國揚(右)、謝紹天(左)。(詹婉如攝)

台灣新住民及其子女已突破一百萬人,他們的語言與文化為台灣帶來豐富與多元,移民署2020年首次徵集新住民二代子女,成立「新光閃閃新住民二代親善大使團」,13名團員已進行為期1年培訓課程,成員包括來自東南亞與中國新二代。

没戴好「面具」 被知道是中國新二代後的挑戰

談到報名親善大使團的初衷,國揚聊到回台求學期間,一段不愉快的回憶,他說:『(原音)國小時,我就是滿保守的,面具又戴的很好,所以他們完全不知道我是中國來的;然後,我有點後悔是國一的時候有一次沒有把面具戴好,就被同學視破了(問:怎麼說?)我們班收戶口名簿的同學,他對我的身分比較有意見,看到資料後開始在班上宣傳,大家就都知道了,就是這麼一個事情(態度不友善),當時我常想不開,可是想說阿嬤很辛苦,就自己把它藏在心裡,就沒有跟別人講這件事情。』

當同學知道他是新二代後,隨之而來的是言語與肢體霸凌,他說,直到母親來台後才知道,因此鼓勵他報名移民署活動,重拾信心。

其實,來自北京的紹天也談到,剛來台讀小學時,操著一口京片子,被同學另眼相看待,他說:『(原音)來台灣前,有半年在練繁體字跟注音,讓我國文的交流是ok的,但是我忽略一個事情,就是口音,我回來(台灣)的時候,我講話是帶捲舌,帶北京腔的,特別拿腔拿調的樣子,同學說你講話很做作;他們就會問你為什麼講話口音那麼奇怪?因為國小,我也不太會說謊,我就說,因為我媽媽是北京的,我之前都在北京唸書,可能是因為國小,大家不太懂事情,所以大家就會說,你根本不一樣,所以有一點點的排斥啦!有點排擠、排斥外鄉人的感覺,我覺得應該像霸凌吧?也可以講被邊緣。』

人們對於自己不能理解的事物常常最直接反應就是恐懼,然後是仇視;校園內的「非我族類」讓新二代在求學過程中備受挑戰。

走過被霸凌 不要因別人眼光放棄夢想

如今,這兩位新二代的表現皆讓人刮目相看;國揚,發掘出設計純手工公車模型的興趣,不但藉此拓展人際圈並成為網路販售模型的「小老闆」。紹天,目前就讀台北男校高中第一志願,成為同學們課業請益的對象。


移民署「新光閃閃新住民二代親善大使團」曾國揚(左)、謝紹天(右)。(詹婉如攝)

國揚說,新二代親善大使是一份使命,他要用自身的成長經驗,鼓勵更多新二代找到自我認同的重要性。他說:『(原音)就是說,不要說因為別人的眼光而放棄自己的夢想,因為你就是你,沒有人能改變你的想法,你的身份沒有問題,只是說,有問題的是你的那些同學,他們給你貼上的標籤是他們的不對。』

面對外界曾對新二代貼上的負面刻板標籤,紹天說,我們不應該被這樣看待。他說:『(原音)我覺得,我們的新二代絕對是比其他台灣本土的孩子更加奇特的,但是,他們會說,我們是奇怪的。如果他們的評價從奇怪變成奇特?需要我們自己的努力去讓他們改觀;他應該對我們的雙重文化背景感到羨慕,呵!』

「雙重文化」是這群新二代的優勢,也應是自信的來源,當然,這些都需要加倍努力才能被看見,紹天就被母親為融入台灣勤學台語的努力而感動。

紹天說:『(原音) 我覺得我媽媽是偉大的母親,因為我覺得她能隻身一人來到異鄉生活,我覺得這個勇氣就已經是十分值得我們肯定的;政府有開設很多給新住民的課程,她有報名一些台語的課程,所以她報名之後,反而比我台語講的還順溜,回到家都跟鄰居阿伯講台語,我聽不懂,我覺得媽媽是我學習的對象,她比我融入的還要好。』

勉新二代展繽紛 徐國勇:台灣只有藍綠不會漂亮

曾經,外界看向他們的眼神有些許不同,曾經,他們被鮮明的族群意識劃界,不過現在,他們就是「我們」的一員。

內政部長徐國勇(後排右五)接見「新光閃閃新住民二代親善大使團」,勉勵自我成長,成為台灣新力量。(移民署提供)

如同內政部長徐國勇今年1月底接見這群親善大使時,勉勵團員發揮自身文化及語言的優勢,促進多元文化交流,讓外界看見新二代力量。說:『(原音)我們看到台灣是一個很多元、是彩色的;如果,這個社會只有黑跟白,不會好看;只有藍跟綠也不會漂亮,一定要各種色彩都有才會美。很多新住民來到台灣,就是讓台灣的色彩更加美麗,所以你們每個人都是繽紛色彩裡面不可缺的。』

走過不安、疑惑與挑戰,這些新二代長大了。農曆年到來,紹天說,每逢佳節倍思親,此刻的他,格外想念北京的外婆,他說:『(原音)其實我特別想念我的外婆,因為我小的時候是在中國那邊長大的,那時候我父母都很忙,他們都有工作,所以我外婆其實相當於我第二個母親,但是因為疫情我沒辦法回去,因為回去還要隔離蠻麻煩的,所以就沒辦法回去。』

受疫情影響,這個年他們無法回外婆家或許有些愁悵,但兒時的年味記憶與親情永遠不會忘。

更多新二代訪談內容與兩岸年節趣事,請收聽2月1日2月10日播出的 「兩岸ING 」節目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