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十三)大博奕中的小遊戲 – 毛驢被漢族人吃光了(下)

  • 時間:2021-02-13 10:4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十三)大博奕中的小遊戲 – 毛驢被漢族人吃光了(下)
有關阿富汗地緣政治大博奕的小說和電影很多,大家可以參考電影《查理·威爾遜的戰爭,Charlie Wilson's War》(台灣譯《蓋世奇才》)。(推特)

當年威脅新疆邊境地區安寧的那支蘇聯軍隊改變了主意,來到阿富汗。蘇聯入侵阿富汗固然有很多重要理由,但其中之一是通過控制阿富汗繼而獲得進入印度洋的出海口。為了堵住俄羅斯這個野心,大英帝國一直在和俄羅斯帝國玩大博奕。有人說,大博奕已經結束,但現在看來,並沒有結束,還在持續,而且愈演愈烈。而這次想要堵住蘇聯人野心的不再是大英帝國,而是美國。有關阿富汗地緣政治大博奕的小說和電影很多,大家可以參考電影《查理·威爾遜的戰爭,Charlie Wilson's War》(台灣譯《蓋世奇才》)。而我想說的是發生在我故鄉的配角戲。

強國角力延伸到阿富汗

當時在阿富汗,是由美國中央情報局CIA 擔負起對抗蘇聯人的重擔。與他們不謀而合的還有中共。中共急著在世界政壇嶄露頭角,於是就出現了中國國家安全部門與CIA合作的局面。當然,故事非常多,其中之一就是:中共在新疆南部靠近阿富汗的地區建立培訓基地,具體有多少個,那不是我的情報網能收集到的,但可以確定的至少有一個。在這個基地裡培訓塔利班的武裝人員,那時不叫恐怖份子,而叫:塔利班學生武裝(「塔利班」是指伊斯蘭教的學生,也意譯為神學士。)這些學生武裝在新疆的基地接受如何使用中國製造的各種武器,通訊設備,交通工具,比如裝甲車等作戰車輛的訓練等等。因為,當他們回去之後,這些裝備就會尾隨而來。

當年大英帝國和俄羅斯帝國為了爭奪中亞及整個亞洲的控制權演出了一場大博奕,俄羅斯帝國自從國力強盛之後,就積極向東擴張,佔領了滿洲。但碰上同時也發達起來的一個亞洲國家,日本。日本同樣出於擴張的需要,眼睛瞄上了滿洲,當時的滿洲還是俄國人的天下,於是日本人就鼓動大清朝收復失地。眼睜睜看著故土被俄羅斯佔領卻無計可施的清朝政府,決定和日本人聯手。這樣就有了日俄戰爭。日本人在付出了高於俄國人的傷亡代價之後,得到了滿洲,並按約交還給了大清朝。俄羅斯帝國成了當時是唯一被亞洲人打敗的西方帝國,而日本則是唯一打敗過西方強國的亞洲國家。

向東擴張不成,就向南擴張,並尋求出海口,因此,俄羅斯帝國與大英帝國在阿富汗相遇。大英帝國深知阿富汗的厲害,畢竟三次入侵阿富汗,三次被打敗。最終只得承認阿富汗獨立。而且,因為沒有敢忘掉北面的俄羅斯而特意在阿富汗東北部留下一個緩衝地帶,這樣,阿富汗就有了和中國接壤的邊境。如果看地圖的話,就會在阿富汗的東北方向上看到一個狹長地帶,連結中國,叫:瓦罕走廊(Wakhan Corridor)。這裏就是當年俄羅斯帝國和大英帝國之間的隔離帶。而我們的故事也與此有關。

新疆毛驢為武裝塔利班擔任要角

有一位中共前特工在他的自述中說道:「我被分配到南疆是與我學的某種語言有關(具體是什麼語言那就不得而知了,但肯定是在當地能用得上的一種語言,但絕不是漢語)。我自從特工學院畢業後,上校直接交給我一個只有收信人才有權打開的信封,叫我到南疆軍區特種部報到。我先到了蘭州軍區領取了給我配備的車和槍就上路了。」。。。。。「在南疆基地,我和當地領導以及美國朋友合作得很成功。我們的任務就是把武器裝備捆綁在毛驢背上,再把毛驢從山頭上往境外趕下山,那些學生武裝自會截住並獲取我們的裝備。」這裡所說的山頭就是瓦罕走廊從中國一端的開始處,據說,訓練塔利班學生武裝的基地就離這裡不遠的山裏。進出方便。

2006年,在瑞典斯德哥爾摩,我與另外幾位族人朋友聚餐,酒過三巡,一位老者講起他的故事。原來,他就是那位當地領導,南疆的一位副市長,但真正身分是中共正規大學培養出來的特工。他口若懸河的告訴我為什麼當年毛驢短缺,那是因為要支援塔利班武裝,毛驢都被軍隊特種部收購做運輸用,而他就是當年負責收購毛驢的當地領導。他還說,當時參與那些事情的還有美國中央情報局,英國軍情六處,沙烏地阿拉伯的情報機構以及巴基斯坦軍事情報局等。援助塔利班學生武裝組織在當時的中國是一件很高尚的事情,1990年的新疆年鑑中就明確記載著新疆政府援助塔利班的款項和物資。

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但那個利益從不會降臨在我們頭上。

被強權擺布的我們  終歸只是舞台演員

就像威廉 · 莎士比亞說的那樣,我們都是演員。我的族人變成演員是因為我們正好生活在一個大家都想要,但都不想愛護的地方。這個世界上的事與我們無關,但所有的災難都落在我們的頭上。有一群外國人開會給我們取了名字,經由另一個外國人頒布命令,於是我們就成了維吾爾族人。我們生活的地方本來叫:東突厥斯坦,而一個遠在天邊的皇帝偏偏很高興有了一塊新地盤,於是皇帝玉賜名曰:新疆。就這樣我們被硬生生地搬上舞臺成了演員,使得我們的人以為那就是真實的世界而生活在幻想當中。

作者》安華托帝(Enver Tohti Bughda) 原為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因為和BBC一起拍攝紀錄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發居民罹癌與畸形兒童問題,被迫於1999年流亡英國,此後長期為維族人權議題在國際發聲。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