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政變 一場對拜登推動民主的測試但選項有限

  • 時間:2021-02-03 16:44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緬甸政變 一場對拜登推動民主的測試但選項有限
緬甸的軍事政變對拜登推動緬甸民主的決心來說,已經成為一項早期測試。(路透社/達志影像)

緬甸的軍事政變對拜登推動緬甸民主的決心來說,已經成為一項早期測試。不過,與10年前在美國扶助下促成的民主轉型時期有所不同,這次,拜登的選項有限。

緬甸的民主轉型一開始被讚揚是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的一項重要成就,代表這個長期關閉,並在美國對手中國影響力範圍內的國家,已對外打開大門。拜登當時為歐巴馬的副手。

但是1日與其他政治領袖一同被拘禁的緬甸民選領袖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已經在先前迅速失去西方國家的支持,因為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對緬甸少數族裔洛興雅(Rohingya)穆斯林被慘忍屠殺,一直保持沈默,雖然部分人士認為她這麼做是為了避免引發與軍方的衝突。

拜登在1日強力聲明,警告可能重啟對緬甸的經濟制裁,並堅持民主精神。這符合他的競選承諾,要自前任川普總統之後,為美國開啟新頁。川普在任內不但讚揚獨裁者,也試圖推翻自己的敗選結果,但沒有成功。

拜登表示:「無論民主在何處遭受攻擊,美國都會站起來聲援民主。」拜登也要求緬甸軍方,「立即放下奪來的權力」。

美國的槓桿平衡減少

緬甸對外開放後,首任美國駐緬甸大使米德偉(Derek Mitchell)表示,美國不再擁有相同的平衡槓桿。

他說:「我認為洛興雅難民危機讓事情大幅倒退,當然,這是基於好的理由,我們必需聲討和反對那樣的種族屠殺,但這也危害了雙方關係。」

米德偉現任國際事務全國民主研究所(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總裁。他呼籲美國和盟邦展開合作。他也表示,世界各國必須尊重由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LD)政黨在去年選舉中的壓倒性勝利。

他表示,「西方或許曾將翁山蘇姬視為民主的全球性指標人物,但這個光環已經不再。不過,如果真正在乎世界民主,就必須尊重民主選擇,而翁山蘇姬顯然是民主選擇的結果。這不是對人,而是對事。」

對緬政策在華府獲得兩黨支持,這種情況已越來越少見,而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一直以來都大力支持翁山蘇姬。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資深研究員迪馬喬(Susan DiMaggio)表示,拜登政府必須抗拒立即實施制裁這個在川普執政時、美國幾乎天天採用的工具,而應嘗試外交途徑。

她表示:「對強調人權和民主是美國對外政策基石的拜登政府來說,緬甸是個預料之外的早期測試。」

她也表示:「迅速派出一名資深特使到奈比多(Naypyidaw),帶著罕見的兩黨國會支持,是適當的下一步。」奈比多在15年前被定為緬甸首都。

中國的複雜角色

在緬甸開始民主轉型時,美國在前國務卿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領導之下,以經濟交流、放寬制裁、以及為那些高度民族主義的領導者提出仰賴中國以外的替代方案等,說服了軍事政權中的改革派。希拉蕊在2011年歷史性的出訪緬甸。

但這些軍事將領的野心讓他們拒絕了10年來的轉型變革,而美國現在能提供的東西已較少。

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暨軍頭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因為對洛興雅人進行迫害,已遭美國施以旅行禁令並凍結資產。美國將對洛興雅人的迫害描述為種族清洗。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東南亞專家希伯特(Murray Hiebert)表示:「發表聲明容易,思考下一步該做什麼卻很難。」

他說:「還能做什麼呢?我想,你可以制裁一些軍方公司。這或許可以帶來一些壓力,因為他們如此深入於經濟的許多部門裡。」

美國可以聯手合作的關鍵國家是日本和印度,這兩國是美國的緊密盟友,他們和緬甸的關係也友善。新德里在不久前剛運送了150萬劑新冠病毒(COVID-19)疫苗到緬甸。

中國也和緬甸平民領導人建立起友善的關係。這些領導人似乎比故步自封、有時猜忌多疑的軍官們,對北京「一帶一路」基礎建設計畫的興趣更高。

希伯特說:「諷刺的是,我認為中國過去和翁山蘇姬的關係,其實比未來與軍方的關係更好。」

但在西方試圖加強施壓的情況下,緬甸新掌權的軍方除了仰賴中國之外,可能沒有其他選擇。

拜登已承諾要重新聚焦與盟友的合作,而許多東南亞國家也期待華府做為他們對抗北京的槓桿緩衝。

希伯特說:「剛剛發生在緬甸的事,只是立刻讓那變得更加困難。」

(實習編譯:孔德晴)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