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緬甸將重回軍事獨裁?多民族的聯邦現實與孱弱的民主改革

  • 時間:2021-02-03 17:4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緬甸將重回軍事獨裁?多民族的聯邦現實與孱弱的民主改革
翁山蘇姬、緬甸軍方總司令敏昂萊。(AP/達志影像/Rti影像處理)

緬甸疑似爆發軍事政變,國家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總統溫敏及其他政府高層傳出被軍方逮捕拘禁,而且軍方媒體也對外宣布緬甸進入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由緬甸武裝部隊總司令敏昂萊接管國家權力,事件傳出引起國際社會譁然,而且據悉目前軍方逐步封鎖緬甸對外聯繫方式,情勢相當緊張,這對自2011年開始進行民主改革的緬甸而言,猶如投下了不定時炸彈,過去的軍政府獨裁是否因此死灰復燃?各界都相當關注。

政變有理憲法確保軍方政治影響力

在2012年翁山蘇姬當選下議院議員開始,緬甸燃起了民主化的種子,2015年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LD)在664席的國會中獲得59%的席次,以過半的優勢成為執政黨,並握有籌組國家內閣的權力;然而,在2010年公布實施的新《緬甸聯邦共和國憲法》中,規定軍方的緬甸國防軍在上下議院(民族院及人民院)各占四分之一的席次,而且無須經由全國人民投票,由軍方直接指定人選擔任即可,顯然在制度上已保有軍方的政治影響力。

不僅如此,縱然國會兩院可以選舉總統人選,但在政治制度的安排下,軍方、上議院及下議院都可以提出總統候選人,在國會投票之後,最高票當任總統,次之則分別為第一及第二副總統,換句話說,軍方縱然在國會席次中無法過半,但握有提名權至少可以力保在政府成員中的權力分配。此外,在內閣成員中,軍方掌握了國防部、邊境事務部等政府人事權,顯見國安事務是軍方介入國事的重要渠道,執政黨領導人及緬甸總統在統領軍隊的權力幾乎被架空。

與狼共舞:民主與軍閥共治多民族聯邦

此外,憲法上保障了軍方的政治權力,掌握四分之一的席次,再加上親近軍方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等政黨的配合之下,要修憲閹割軍方的影響力根本不可能發生,顯然除非是緬甸軍方自願遵循民主原則讓「軍隊國家化」,否則緬甸的民主改革前景仍相當險峻。事實如此,2020年緬甸進行國會改選,翁山蘇姬的「全國民主聯盟」再次獲得勝選,且比五年前的席次增加,掌握了七成的國會席次,軍方對於民主勢力逐漸高漲的擔憂不言而喻。

逮捕前,軍方對於翁山蘇姬再次獲得壓倒性的勝利感到壓力,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據仍對外指控選舉過程中有舞弊的嫌疑,甚至表示考慮廢除憲法暗示發動政變來奪權,當時便可以看出軍方對緬甸政情的態度;如今奪權已成事實,也遭到國際社會的批判,而緬甸軍方似乎不為所動,顯然決議中斷民主改革的用意相當堅決。只是,對於過去翁山蘇姬在政治運作上和軍方妥協共治,雖然有其政治現實的無奈,但事實上卻也是緬甸內部政治結構的必然結果。

其實,緬甸實質上是一個類似聯邦體制的國家,國內多民族的分布鑲嵌在緬甸的歷史發展與政治結構之中,雖然緬族占了將近七成的人口,但其他仍有撣族、克倫族、若開族、華人、孟族、克欽族及克耶族等七個主要民族,而各民族都有自己的軍隊,猶如具有民族色彩的地方軍閥,各族所擁有的軍事勢力,對於緬族所掌控的聯邦軍就必須採取強而有力的武力壓制和政治控制,而這顯示了緬甸政治運作的複雜性,同時也讓民主化的進展更不容易。

現實考量中國務實觀望不跟風求友好

當然,緬甸軍方採取疑似政變的方式來控制國家政權,除了有保障軍方的憲法問題及國內民族聯邦的現實之外,其實也有來自外部國際政治權力因素的影響,就當國際社會同聲譴責緬甸軍方的同時,中國低調的態度顯得凸出,這或許和中國一向保持「不干涉他國內政」的原則有關,但其實也是中國維持周邊友好關係的現實考量。早在2017年緬甸爆發軍方血洗洛興雅人時,中國的反應與多數國家相異,肯定這是緬方對「極端恐怖分子」的行動。

而中方的考量無非是希望能保持與邊境鄰國的友好關係,同時強化雙邊可以進行的經濟合作項目,例如一帶一路倡議下的「中緬經濟走廊」計畫;如今,假若國際社會採取斷絕過去對緬甸的經濟援助和金融貸款,那麼緬甸軍政府轉投向中國的懷抱也不是不可能。此外,翁山蘇姬執政幾年也與中國簽署了許多合作協議,縱然她是西方對緬甸民主改革所投射的主角,但中國仍需維繫與軍方的關係,攸關著對外能源安全的戰略部署,觀望不跟風是務實的作法。

持平而論,緬甸會出現軍事政變奪權的情勢,並非是偶發的結果,在二次大戰後,緬甸歷經從英國殖民到籌組多民族的聯邦政體,以及也有長達近一甲子軍政府領導下的一黨獨裁,雖然有走向民主開明的意象,軍方勢力依舊殘繞著緬甸孱弱的民主體質,民主與軍閥共存一體,在多民族複雜的政治局勢下,是合乎現實的政治情境,但也是體現了民主脆弱的無奈感。當然,日後軍方有可能順從眾望歸還政權,不過,只要軍隊無法國家化且服從民主政權的一天,以及國內民族問題仍存未解,那麼緬甸的民主發展依舊岌岌可危。

 延伸閱讀 

故意對緬甸政變無感? 專家認中國正等待危機帶來提高影響力好機會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