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失去靠山川普 土耳其向歐盟伸橄欖枝

  • 時間:2021-01-26 10:50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楊明娟
失去靠山川普 土耳其向歐盟伸橄欖枝
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 。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好戰的外交政策,導致與歐洲聯盟的關係破裂,雙方的關係已陷入自2005年開始入會談判以來的新低點。面對可能對他較不友善的美國新政府,艾爾段已經開始修補與歐洲聯盟的關係,希望藉此打破他的孤立處境。

新仇舊恨 土歐關係冰凍

土耳其早在1987年就申請加入歐盟,1999年成為候選國,2005年開始入會談判。但是歐盟國家對土耳其人權紀錄引以為憂等諸多因素,導致談判事實上已呈現停滯。

儘管艾爾段最近宣稱雙方的關係正翻到「新的一頁」,但歐盟可以列出一長串對土耳其的不滿。

最新的情況是,歐盟祭出制裁措施,懲罰土耳其近半年來在東地中海「持續冒進與挑釁行動」。東地中海能源藏量豐富,歐盟認為土耳其非法進行油氣勘探活動,去年8月還幾乎與希臘爆發衝突。當時兩國各1艘護衛艦在東地中海的爭議海域輕微碰撞,讓這兩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成員國之間關係劍拔弩張。

土耳其激怒歐盟的還不只這些,例如艾爾段直接以軍事行動介入敘利亞和利比亞的衝突;另外,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去年9月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地區爆發6星期的戰事,期間土耳其公開聲援亞塞拜然,也讓亞美尼亞的西方盟國感到不滿。

再者,土耳其長期恐嚇歐盟。土耳其一再揚言,如果歐盟不提供更多資金援助,將開放邊界,讓數百萬敘利亞和其它國家難民湧入歐洲。

法國是歐盟的重要國家,但艾爾段對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批評不遺餘力。馬克宏誓言支持世俗價值,其中包括人們有權譏諷伊斯蘭和其他宗教,作為打擊極端主義的一環。艾爾段指控馬克宏有「伊斯蘭恐懼症(islamophobia)」,呼籲抵制法國貨。但歐洲國家則反批土耳其的人權紀錄不良。

與美歐關係同時惡化 土耳其難承受

部份人士認為,目前這種僵局不可能持續。一位歐洲外交官告訴法新社,土耳其無法承受與歐洲和美國的關係同時惡化,尤其土耳其經濟如此脆弱。

土耳其嚴重依賴歐洲聯盟,這點從數字可以獲得證明。根據官方統計,2002年至2018年間,土耳其的外來直接投資,歐盟成員國就佔了67.2%。

由於外資信心大幅減弱,去年土耳其貨幣里拉(lira)兌美元貶值了五分之一,成為新興巿場表現最差的貨幣,迫使土耳其中央銀行耗盡大部份存底,試圖拉抬里拉。

土耳其經濟表現不佳,艾爾段選擇切割。具影響力的女婿阿爾巴拉克(Berat Albayrak)在去年11月以「健康因素」請辭財政部長,承擔所有責難。

數天後,艾爾段首次提到改革,並宣稱「與歐洲的關係正進入新的一頁」。

艾爾段日前指出,準備好與歐盟共同定下「積極議程」,以長期觀點促進對歐盟關係重回正軌。言下之意,土耳其今年將積極推動停滯多時的入會行動。

四處尋找朋友 避免孤立

德國「國際與安全事務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nd Security Affairs),以及西班牙智庫「艾爾卡諾皇家研究所」(Elcano Royal Institute)分析家托伊古爾(Ilke Toygur)表示,艾爾段正到處尋找朋友。艾爾段在1月中會晤了歐盟各國駐土耳其大使,部份與會者形容「具有正面意義」。

土耳其外長卡夫索格魯(Mevlut Cavusoglu)接著在21日訪問布魯塞爾;歐盟執行委員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也計劃近期內訪問土耳其。

至於公開交惡的艾爾段和馬克宏也開始修補關係。艾爾段最近寫信向馬克宏祝賀新年,並獲得回信,兩人將很快進行視訊對談。

拜登(Joe Biden)打敗川普(Donald Trump)成為美國新總統,被認為是促使艾爾段改變態度的原因之一。川普視艾爾段為「好朋友」。拜登的勝選讓局勢重新洗牌,美國新政府預料不會對土耳其手軟。

艾爾段曾是可以直接打電話給川普的外國領袖之一,現在面對拜登,已經喪失這種「特權」。

內外情勢交迫 艾爾段態度放軟

拜登任命的部份官員也讓土耳其警覺,特別是白宮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中東與北非事務協調員麥戈爾克(Brett McGurk)。

麥戈爾克嚴厲批判土耳其的敘利亞政策,在塑造美國新政府與艾爾段關係中,他將扮演重要角色。

德國國際與安全事務研究所研究員阿達爾(Sinem Adar)表示,土耳其對歐盟發出和解的訊號,可以解讀是將面對拜登的準備動作。

不過,拜登或許並非艾爾段尋求改善與歐盟關係的唯一因素,他在國內也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包括經濟衰退、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執政黨和盟黨在選舉中得票率越來越低等。

面對可能來臨的「跨大西洋聯手制裁」以及國內窘境,阿達爾說,為化解壓力,艾爾段將會對美、歐展現一些善意的舉動,包括降低對政治對手的打壓。托伊古爾則認為,由於非法移民問題是歐洲聯盟要維持穩定的最重要議題,土耳其可能會選擇以此議題和歐盟展開接觸。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