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極右勢力高漲 美政府應對有難度

  • 時間:2021-01-14 19:52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黃啟霖
極右勢力高漲 美政府應對有難度
美國國會山莊6日遭到大群川普支持者攻擊,但國會警察卻出現不知如何應對的亂象,令人印象深刻。(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國會山莊在1月6日遭到大群川普支持者攻擊,但國會警察卻出現不知如何應對的亂象,讓國際震驚。分析家指出,極右勢力日益壯大,卻難以清楚界定,加上資源分配不足,增添執法上的困難。

美極右威脅日增 政府欠缺防範之道

1月6日,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眾多死忠支持者、陰謀論運動「匿名者Q」(QAnon)以及白人至上主義者,在川普及其政治親信鼓動之下衝進國會山莊,展開暴力攻擊,意圖阻撓國會議員就總統當選人拜登(Joe Biden)的勝選進行認證,結果造成5人死亡,其中包括1名警員,另有多人受傷。民主大國出現此種混亂場面,令全球震驚。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境內發生多起大規模槍擊事件後,在3年前坦承,極右派構成的恐怖危險遠超過伊斯蘭聖戰份子。儘管如此,這次事件卻再度凸顯,美國雖一再受到警告,但在面對勢力日益擴大的極端主義威脅時,執法部門依然如此缺乏防範,束手無策。

暴亂份子 部分來自政治人物的培養

在攻擊發生後,國會議員指稱這些暴徒是「恐怖份子」、「叛亂份子」;但是,前聯邦調查局(FBI)高階幹員、目前擔任美國情報諮詢機構邵凡集團(Soufan Group)總裁的邵凡(Ali Soufan)表示,許多國會議員多年來都在培養同一批人作為支持者,因此,要將這些人視同伊斯蘭國組織(Islamic State)的持續性威脅,頗有難度。

邵凡指出,「不幸的是,我們並沒有政治意願去主動追緝這些個人」,「我們都等到他們做出某些事情才採取行動。」

極端份子遍佈各階層 難以追蹤認定

美國極右派人數究竟有多少,目前很難說的準,因為許多團體散佈在廣泛的光譜上,有些是良性的活動份子,有些是散布陰謀者,有些則是暴力的新納粹份子。然而,他們都受到部分美國人民的支持,根據美國奎尼匹克大學(Quinnipiac University)11日公布的民意調查,10%的美國選民相信,衝進國會的民眾是在「捍衛民主」。

如果與監控相當小群的穆斯林人口中的聖戰情緒相比,要追蹤這些威脅存在更高的難度。

英國「激進右翼分析中心」(Centre for Analysis of the Radical Right, CARR)主任費爾德曼(Matthew Feldman)表示,「如果你要在30%的人口中尋找革命右翼恐怖份子,結果會是如何?」即使將搜尋範圍縮小到只限於某個年齡層的白人,也有2千萬人。

這表示,潛在的極端份子分佈在社會各階層,如同國會山莊的攻擊所顯示,其中也包括了警察;而由於美國的槍枝擁有者廣泛,所有這些都具有潛在的危險性。

美國內部反恐 資源配置不如國際反恐

另外,在資源分配上,美國國內反恐遠不如國際反恐。

美國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恐怖主義與對策全國研究聯盟(National Consortium for the Study of Terrorism and Responses to Terrorism)執行董事布拉尼夫(William Braniff)表示,「跟應對國際威脅相比,美國政府監督與調查國內極端主義威脅的資源依然不足。這實在說不過去,因為國內極端主義攻擊顯示有60%的成功率。」

甚且,執法部門缺乏提前打斷國內陰謀所必要的司法權;而在國際威脅上,這些權力則早就存在。

布拉尼夫表示,白人至上主義者可以在社群媒體上自由大談他們的觀點、召募其他成員,同時又可儲備武器。「這些行為全都受到法律保障,而且沒有工具能夠中斷這些暴力陰謀,只能等到破壞法律的行為出現,比方,有人非法取得武器。」

布拉尼夫表示,現在終於採行了一個關鍵步驟,就是將極端主義份子踢出社群媒體。比方推特在1月11日宣布,關閉7萬個「匿名者Q」帳號。

布拉尼夫指出,「我們必須防止暴力極端主義的意識形態和陰謀成為主流」,「因為一旦變成主流,並朝著目前的方向流去,那就真的無解了。」

通過反恐法 指認極端團體

更具爭議性的舉動將是開始正式的指認極端主義團體,也就是依全球恐怖團體被貼上標籤的方式,或通過國內反恐法予以打擊。

華府曾在去年4月,將極端份子組成的「俄羅斯帝國運動」(Russian Imperial Movement)列為恐怖主義組織。這個組織中包括美國白人至上主義者。布拉尼夫表示,這可通過國內反恐法加以處理。

國內反恐法可能遭濫用

但也有人警告說,這將成為一個被濫用的政治工具,以攻擊並不符合極端主義標籤的團體。

費爾德曼表示,「你開始賦與警察這些權力,就會發現『黑人的命也是命』等抗議行動,將受到國內反恐法的罪名打擊。」

有人希望,在川普離開白宮後,這個問題也會跟著離去;但是,布拉尼夫表示,這是一廂情願的想法,這個問題並非始自川普,也不易終結,一旦條件許可,「他們將會死灰復燃」。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