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那一年,我為何情有獨鍾胡德平!

  • 時間:2021-01-10 16:54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那一年,我為何情有獨鍾胡德平!
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長子胡德平。(美聯社/達志影像)

2017年4月,退休後的雲南昆明黨校的子肅先生憑著一腔真誠和熱情,發起了共產黨內改革的呼聲。他倡導黨內民主,建議未來的總書記應該在黨內由黨員提名,得票最高者當選黨的總書記,而他推薦的候選人就是胡德平。此動議,事前我不知情,過程中也不曾就相關看法交流過意見,純粹是憑著我多年經驗主動響應一拍即合。

事後,包括一些體制內的基層官員和辦案警員也好奇的問「你是怎麼想的」?言外之意,你是腦袋發熱想出風頭,還是簡單思考不考慮後果,或者是有自己的價值觀分析判斷理性參與?

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案情的演變,更是由於自己的積累沉澱深思熟慮,面對同樣的反覆「訊問」,針對不管處於什麼目的需要或者是態度動機的提問,我都是從自我內心的考量,用真誠的感情和理性的思考,回應他們的關注和關心。話題的內容和角度,也從面上的感性上升到層次更高的理性完美。

早期,我更多的是從八九時期對胡耀邦個人的認知評價,來分析推測胡家後人的人品,想必在淳樸厚實的家風影響下,後代再糟糕也不會蛻化到沒有人性、沒有底線。同時,在八九之後的民間傳說中,胡家後人也一直保持著廉潔清風、潔身自好和少有不良醜聞見諸報端。

隨後,在胡家後人胡德平進入國家級副國級的領導崗位上,分管的工作又是統戰和工商協會之類的重要部門,自始至終都沒有經濟上的醜行和敗筆從正式或者是非官方的途徑流出,反而還有一些胡德平個人的開明形象作風,和親民派頭的小道消息不絕於耳。最壞的也就是,在官場流行情人、二奶和專屬小秘的時尚文化潮流中,傳來胡德平更換原配重新迎娶一位小於他十幾歲的第二夫人。可貴的是,胡德平對此並不否認回避,而是坦然面對媒體的獵奇或者是質疑;從人性的角度和個人的需要,以及家庭倫理、社會責任兼而有之的功能、價值觀,公開直白的介紹第二段婚姻的緣起始末。這樣的舉措和主動的應對,不僅沒有抹殺胡氏家族的口碑,反而給傳統僵化的思維,注入新的現代人文理念,並為胡德平個人帶來負責開明的好評。

最讓我對胡氏家族胡德平完全認同和信任,還是在他全面退休離開領導工作崗位之後。

2012年他離開體制,成為一個普通的中國人。此時的中共內部正在爆發激烈的黨內鬥爭。胡德平既沒有遠離隱身,也沒有熱衷參與,而是冷眼旁觀激揚文字。此時,我們通過騰訊微博成了偶爾互動的博友。那個時候,由於我經常出入南充,關注南充弱勢群體的權益維護,因此也耳聞一些底層百姓對胡耀邦先生當年在南充供職的表現充滿懷念與讚許。通過微博稟告給胡德平,他只是簡單的用一個字或者是卡通圖片,表示閱讀或者是回應。但是當我把我知道的看見的地方官員,借助強權欺負群眾的文字配以圖片發佈出來後,他就私下裡問我一些更加詳細的內幕。遇到確實惡劣的行為事件,他還會出謀劃策,告訴我應該通過哪個管道途徑,把問題搞得有聲有色,以增加曝光關注度,起到監督施壓的作用。非常可惜的是這樣的時間非常短暫。應該是網監部門的人為干涉,胡德平突然從我的好友圈子裡消失得無影無蹤。沒有多久,我的微博也被關閉取消,言論自由空間變得越來越窄。從此我對胡德平的了解,也只能從官方發佈的新聞管道中,偶爾知道他的一些行蹤和近況。

再一次對他另眼相看的是「巴拿馬文件」在全世界爆發,共黨高層官員和紅色弟子偷逃轉移財產的醜聞鋪天蓋地。胡氏家族這次也名列其中,全世界的華文媒體和無數眼睛,都在關注並密切追蹤事態發展。首先打破沉默給世界好感的就是胡德平,他冷靜客觀如實回答,再一次把被動化為主動,將醜聞轉化為人性的亮點。面對外界各種質疑,胡德平第一個出面解釋公司註冊的合法性、合理性、與清白性。讓計畫看笑話嘲諷他們的各類看客與此起彼落的新聞熱潮,剎時變得平淡無奇,甚至還朝著對家族成員特別有利的方向轉變。危機化解了,形象提升了,名譽改善了,對某一個群體污蔑貶損和詆毀的效果不僅沒有實現,反而還增加大家對胡德平家族更加認同的美譽和支持。

還有一件事,是我和子肅先生在認識不久的早期,從北京傳出的胡德平一些風言風語,是後來促成我們彼此默契合作的原因之一。在黨內權鬥出現新一代稍占上風的時候,關於共產黨到底會向哪個模式轉型,是當時我們非常關注的議題。恰在這個時候,胡德平以紅二代理論家的身份,提出「黨內民主三階段」的主張。儘管民間對此一說也有疑問,說了沒有,是怎麼說的?是不是他說,是真是假(也有人認為是權宜之計)?儘管無從核實,但是這個由頭和風波,肯定對促使子肅勇敢的站出來,挑戰黨內不規範的民主運作方式,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這也是我對胡德平先生再一次全方位認識的新共鳴。

這就是三年前發起倡議信,為何我們能達成共識、形成共鳴的社會因素和思想基礎。這個過程和行為,絕對不是腦袋發熱想出風頭,也不是沒有社會基礎的盲目行為。過去,我不認為黨內就是鐵板一塊,現在我更不認為壟斷的思想,能夠左右未來中國大陸的治理模式。

作者 》黃曉敏,出生於新疆喀什,曾在中共體制內擔任行政工作,也當過黨校教員。1995年被體制開除到成都自謀生路。因長期參與維權活動,三次被拘、兩次被判刑。目前是獨立撰稿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