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腐敗遍地開花,中國司法還有救嗎─從海南高院副院長張家慧受賄案談起

  • 時間:2021-01-07 17:5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腐敗遍地開花,中國司法還有救嗎─從海南高院副院長張家慧受賄案談起
海南高院前副院長張家慧受賄被判刑18年。(微博)

被稱為「億元女廳官」的中國海南省高級法院原副院長張家慧2020年12月4日因受賄罪、行政枉法裁判罪、詐騙罪被海南省第一中級法院判處18年徒刑,並處罰金400萬元人民幣。

張家慧案的舉報人、2013年曾被中國大陸公安和檢方非法抓捕的著名記者、現自媒體人劉虎堅稱「判決太輕」了,稱三罪併罰應該判20年以上,而且張家慧所涉海南最大高爾夫球場問題仍未查清。另有舉報人也要求大陸當局繼續追查高爾夫球場股權轉讓中的偷稅犯罪漏案。

像中國大陸大量的貪腐案件一樣,副院長張家慧案也是由自媒體曝光,而非由中國權力體系在常規運行中發現,足見大陸明面上的權力體系,無論是行政權力還是檢察院的司法監督權力,或者紀委及新成立的監察委的權力體系,在主動發現、糾舉公職人員貪腐問題上的低效和無能。所以如此,一是大陸官員和公權力的腐敗是原發性的,根深蒂固,在現有權力格局下根本無藥可治,各級、各類權力機關包括專司糾舉的檢察、紀委、監察委乃至清水衙門信訪局,無不腐敗不堪,這有大陸中紀委巡視組組長及國家信訪局局長、副局長貪腐的案例為證,糾舉者與被糾舉者同樣腐敗,糾舉者哪裡還有查辦腐敗的主動性?二是大陸公權力的腐敗是全面性的、全局的、氾濫成災的,糾舉者自身尚且腐敗如此,哪裡還有倖免腐敗的地方?糾舉者自身的腐敗實乃宣告了權力體系的全面和根本潰爛,因此,對遍地開花、幾乎已達公開程度的腐敗根本無力普遍查辦,唯有少數不查不行、非查不可的個案,大陸的檢察、紀委、監察委等糾舉機關才不得不查,以敷衍輿情。副院長張家慧一案正是如此。

2019年5月10日,《看看新聞》獨家刊發〈高院副院長的家族產業:資產超200億〉。由於省級的高級法院級別之高,由於200億的數額之巨,這一報導極具爆炸力,一時間衝擊得當局顏面盡失,無法內部消化。海南省委政法委——這是一個法治國家沒有與之對應、無法理解卻在大陸掌控終極司法權的強力機關——牽頭成立聯合調查組,張家慧及其前夫劉遠生雙雙被查。

《看看新聞》的這篇報導,進而副院長張家慧及其前夫劉遠生的暴露,都純屬偶然,用大陸網民的話說,如果劉遠生吃相不是太過難看,如果劉遠生不是太過貪婪、狠毒、厚黑,如果劉遠生不是那麼欺人太甚,不是對其與張家慧編織的強權之網那麼地自負,不是那麼地言而無信,沒有強扣草根包工頭易真武的工程款並調動司法公權對易真武暗下殺手、布下敲詐勒索罪陷阱,張家慧、劉遠生這對惡男女原本不會暴露,至少不知何時才會暴露,或者按大陸網絡的說法,個個槍斃必有冤枉、隨機抓捕又漏網太多,張家慧夫妻原本有較大概率長期甚至終生漏網,得享善終,安享貪腐錢財。

因此,給定中國大陸貪腐遍地、無處不貪、無官(極少?)不貪、制度性貪腐以及選擇性反貪、不可能有貪必反之現實,張家慧、劉遠生這對惡男女的落網實在不是什麼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實在不是什麼惡有惡報,在他們的貪腐惡行與張家慧的18年徒刑以及即將降臨於劉遠生的刑罰之間實在沒有任何必然性。張家慧、劉遠生之獲刑,實在是由於他們運氣不好,實在是因為他們不會做人,實在應歸咎於他們對易真武相煎太急,而絕非由於法治完善、法網嚴密。

因此,完全可以說,張家慧、劉遠生之有今日,完全是由於這對惡男女因小失大、自作聰明,正應了《紅樓夢》對女強人王熙鳳命運的預示: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在張家慧之前,已經有一個比張家慧低一級的副院長,但如果不是像張家慧、劉遠生一樣因小失大、做事太絕、飛揚跋扈,也完全可能繼續爬升到省級的高級法院副院長甚至更高層級,此人便是前深圳中院副院長裴洪泉。如果裴洪泉能夠經得起金錢的考驗,智慧地權衡自己的官位與金錢的天平,而非利令智昏,企圖獨吞2000萬元律師費中的1800萬,何至於逼急他的女律師性夥伴?女律師又何至於寧冒同歸於盡的風險舉報裴洪泉?裴洪泉又何至於折戟沉沙,領獲無期徒刑,不單自己為世人恥笑,更令家人蒙羞?

在享受女律師錢、色雙賄的貪腐盛宴方面,裴洪泉副院長並不孤單。在他獲刑之後三年,他的同儕後學、青島中院副院長劉青峰也不甘落後,如法炮製,與女律師上演了同樣精彩的雙飛大戲,獲刑14年,而同樣享受女律師性賄賂的前重慶高級法院執行局局長烏小青則可恥地畏罪自殺,逃脫了牢獄之災。

中國大陸的法院腐敗又哪裡止於省級的高級法院和市級的中級法院!知道黃松有嗎?知道奚曉明嗎?這二位大佬乃堂堂大陸最高法院副院長,同樣走上粗鄙不堪的錢權交易之路。網絡一度盛傳黃松有貪腐案涉及大陸前最高法院院長肖揚,只因大陸當局和大陸的司法不能承受這份荒誕,才不得不強把肖揚切割出去,黃松有事發之後肖揚莫名消失,直至2019年大陸官方宣告其死亡。肖揚身陷黃松有貪腐案料非虛言,正如大陸民間去年盛傳並無底層司法經歷的大陸最高法院現任院長周強涉及不當干預千億礦權案,亦非空穴來風一樣。

最高法院、高級法院、中級法院法官貪腐若此,基層法院之貪腐自然可想而知了!
大陸的司法,還有救嗎?

17世紀初英國大法官培根(Francis Bacon)說「一次不公正的裁判,其惡果甚至超過眾多次的犯罪」。(One foul sentence does more hurt than many foul examples. For these do but corrupt the stream, the other corrupt the fountain.)培根四百年前所憂心忡忡的司法腐敗問題而今正在中國大陸大規模上演著,並且看不到改善的希望。

副院長張家慧貪腐案給華人、給世人的啟示是,沒有憲政、法治,沒有政治民主,沒有司法公開和司法獨立,沒有媒體自由以及自由媒體的監督,便沒有公正、公平、清廉的司法,進而也就沒有穩定、和平的社會秩序。大陸微博、微信上鳴冤叫屈的聲音,大陸全社會所充斥的暴戾之氣,已經無可辯駁地證明了這一切。

 延伸閱讀 
官兵變強盜! 孫大午案刺破中國法治虛偽面紗

作者》聞笙(中國法律工作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