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向莉視角/人民有信仰:上帝教我得自由

  • 時間:2020-12-22 19: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向莉視角/人民有信仰:上帝教我得自由
北京聖愛團契家庭教會徐永海長老為向莉施洗。(作者提供)

自小我跟奶奶親,奶奶是一個基督徒。但奶奶是地主家的小姐,家裡的教育是「女子無才便是德」,於是她被裹了三寸金蓮的小腳,做得一手好女紅,但奶奶沒上過一天學堂,不識字。當我暑假回老家的時候,奶奶就讓我給她念《聖經》和贊美詩,她教我唱一些歌。美麗的語言和歌曲,那是我對基督教的最初印象。

在中央美院讀書時,有一門課是宗教美術。老師帶我們參觀了不少教堂,其中北京西什庫大教堂給我的印象最深。西什庫大教堂於1703年開堂,是北京最大和最古老的教堂之一,那裡保存了美麗的哥德式建築、玫瑰花窗和花玻璃裝飾畫。從那時起,我開始深入了解基督教的教義教規,開始慕道,有時會去教堂做禮拜。參加工作後,我去參觀了位於巴塞羅那的高迪聖家族教堂、巴黎聖母院、佛羅倫薩的花之聖母大教堂,有了更多了解宗教歷史的機會。

讀《聖經》的過程,其實是一個啟蒙的過程。我自己關於自由的理念,最早來自於《聖經》,所謂「天賦人權,上帝讓人獲自由」。《聖經》約翰福音8:32寫道: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自由。

我生性熱愛自由,討厭被控制,尤其抗拒來自中共的洗腦教育和強迫學生入團一類的控制。

我非常反對將宗教工具化。2010年前後,由於對中共控制的三自教會的反感,為了「得自由」,我開始接觸一些「拒絕接受中共監控」的基督教家庭教會。有時會去參加一些查經聚會,聽家庭教會的牧師證道。

2013年,我在一次公民聚餐活動中遇到了胡石根長老。在聊天中,我提到:「國內的基督徒有的很冷漠,不關心同胞的苦難,經常說,上帝會拯救他們的,然後就去過自己的日子了,不施以援手。」胡長老聲音突然提高說:「是有這樣的人,我也批評他們。不過基督徒也是需要成長的,這正是我們要努力的地方!」

一天,胡石根長老問我:「向莉,你受洗了沒有?」我說:「還沒有。」他說:「這個週末有一次施洗的儀式,你可以參加受洗。」我說:「雖然我接觸基督教很久了,但還沒到受洗的時候,謝謝您!但我會去參加這次活動,去觀禮見證。」

2014年8月7日上午,我們來到北京門頭溝野溪的永定河邊。我們沿河而上,走到一個亭子,穿著白袍的胡長老開始講經,並帶著大家唱贊美詩。講經時的胡長老非常嚴肅、聲音洪亮,身上散發著光芒。講經結束後,胡長老和徐永海長老帶著我們走到河邊,進行施洗前的禱告,然後讓當天進行了施洗聖禮的四位教會弟兄走進河裡,施洗長老按著他們的頭,讓他們全身浸沒在河水裡施洗。那次我才知道,有的受洗是真的要跳進河裡洗的。

洗禮是屬神和基督的宣告,是基督徒罪得潔凈、得救、成為肢體的見證。

歷經十多年的慕道,歷經了從雞西、建三江到709的風風雨雨,我走在「得自由」的路上。2017年初,徐永海長老為我施洗,在北京聖愛團契的弟兄姊妹的見證下,我正式歸入基督。那天,我在臉書貼上我受洗的照片,我寫道:在苦難中擁有大喜樂。感謝主!

上帝一直是我堅實的倚靠,每到困難時,他總會聆聽我的禱告,給我指明方向。在逃亡的路上,我每天都在禱告,上帝也派來了救兵,在苦難中拯救我。傅希秋牧師、楊建利博士、Felix、泰國的律師和眾多NGO的朋友們都在積極營救我。

在泰國的監獄裡,我向典獄長申請,讓NGO的朋友給我送了一本中英文雙語的《聖經》到監獄裡,我每天堅持學習《聖經》兩個小時。那時,我經常看《聖經》裡的那句話: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該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

一天半夜醒來,我突然發現身邊墻上的瓷磚上出現一個巨大的白色十字架,我被驚到了。我定神仔細一看,原來是後窗的塑鋼窗戶的投影,那個形狀正好是一個十字架!我突然明白了,那是上帝在告訴我,我馬上快出去了!果然,沒過多久,我就被轉移到曼谷,兩個月後,我坐上飛往美國的飛機,抵達了自由燈塔國。

感謝主,讓我得自由!

 延伸閱讀 
實踐聖經福音的胡石根長老
向莉視角/人民有信仰:強拆十字架事件和平陽救恩堂教案

作者》向莉  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曾在北京生活,當過大學老師和畫廊經理,後成長為人權捍衛者。在中國積極參與和見證了一系列人權事件,並成為中共「709大鎮壓」的受害者。2017年流亡東南亞,因偷渡國境在泰國監獄度過了七個月的艱難時光。之後被美國政府、聯合國和國際NGO以人道主義為由救到美國。 現生活居住在美國舊金山,從事人權相關工作。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