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莉視角/人民有信仰:實踐聖經福音的胡石根長老

  • 時間:2020-12-01 18:5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胡石根長老第一次刑期20年,是為六四鳴不平而受難的義士中最長的;第二次刑期7年6個月,是709被抓捕的良心犯中第二長的。(圖:作者提供)

我第一次見胡石根,是從建三江回來後的一次飯局上。他起身跟我握手,說辛苦了。我們邊吃邊聊。他跟我講出獄後熊貓如何強迫他住進事先裝修好的房子裡,那房子布滿監控,其實也是個監獄;講宗教的力量;講監獄裡的生活。談到家人時,他眼裡露出一絲憂傷和無奈。那時候感覺他是一個慈祥的老大哥。之後,在各種飯局裡能碰到他,因為他從事基督教宣教工作,我和朋友們尊稱他「胡長老」。胡長老是一個熱情的人,只要有機會他總愛和年輕人交流。

胡石根是老三屆北大畢業生,據說與現任副總理胡春華是同班同學。這讓我時常困惑:同樣的農家子弟,同樣十年寒窗苦讀聖賢書,走出校門後,為什麼一個堅持說真話、追求真理的人幾乎一輩子都在坐牢遭罪;而另一個放棄良知,投身專制暴政的人反而錦衣玉食呢?

胡石根第一次坐牢就得了個很長的刑期。1992年4、5月間,胡石根和劉京生等人準備於六四紀念日在北京、上海和武漢等地散發傳單,抗議當局鎮壓「六四」學運示威者,1992年5月27日他們因計劃洩露被中共抓捕。他們的方案是用航模把傳單送到天安門廣場上空散發,因事有不密,被人告發遭捕。從天安門廣場上空灑傳單,怎麼說都是一個大膽和天才的想法,他們的密謀甚至有點像武昌首義的微縮版,這正是當局最忌憚的,因此獲刑也極長。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於1994年12月以「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罪」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等罪名判處胡石根監禁20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經兩次減刑,胡石根於2008年服刑16年後出獄。

我常想,要是時間穿越到三十年後的今天,他自己去買幾臺無人機自己放飛,可能就不需要找人幫忙弄航模,或許就不會洩密了。正如今天有了VPN技術,翻墻的人就有獲取真相的機會,中共希望利用網路防火墻、用謊言對平民進行洗腦的圖謀就不能做到鐵板一塊;有了加密安全的聊天軟體,中共秘密警察從微信後臺監視公民的通訊自由就出現了縫隙。技術進步也是促進社會變革的催化劑。如果人人都能通過衛星通信繞開中共的防火墻,中共的謊言統治體系可能一夜之間就崩潰了,誰知道呢?

胡石根長老經常說:反正都是坐牢,對我來說小監獄、大監獄的差別不大。感謝上帝給了我力量,來爭得為人的權利!胡石根長老是行動派,他做好了再一次回監獄坐牢的準備,並以此為榮。第一次出獄後雖然身邊始終都有熊貓盯著,他仍然我行我素,他要抓緊時間做事情。他常說,寧可十年不將軍,不可一日不拱卒。


胡石根長老和北京聖愛團契家庭教會成員在一起。(圖:作者提供)

胡石根在雅和博教會、中原教會和北京聖愛團契家庭教會擔任長老,也是獨立中文筆會會員。在他2015年再次入獄之前這幾年間所做的事情,官方在審判他時,也給出了個輪廓。

翟岩民作為證人指證胡石根時說:「他網羅各個群體中具有『推墻』思想的人,利用各種場合給我們灌輸『推墻』思想,給我們洗腦,利用我們這些人完成他的中國『和平轉型』美夢。」

多名證人證言顯示,胡石根深知自己乃至宗教活動力量薄弱,不足以「推墻」,企圖通過「炒作一起起熱點案件和事件」,不斷激化社會矛盾,通過「剔縫掏磚」的方式逐漸實現「顏色革命」。胡石根自己也說:「我就是想抹黑司法、抹黑公安、抹黑政府。我想讓更多的人認同我,引起老百姓對政府不信任。所有的敏感事件我都關註,我就想用這些敏感事件推動我的和平轉型理論」。

2016年8月5日晚間,央視《焦點訪談》的《「推墻」推倒了自己》,以嘲諷的標題報導了胡石根案。《焦點訪談》節目一開始,就是胡石根在法庭上說「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揭竿而起」的鏡頭。然後用大量的鏡頭報導了胡石根等人在法庭上慷慨陳詞的情節,還詳細介紹了「公民力量壯大、統治集團內部分裂、國際社會介入」的「國家轉型的三大因素」,以及「轉型、建國、民生、獎勵、懲罰」的「建設未來國家的五大方案」。這些都是胡石根所提出的「國家和平轉型」的主要內容。節目中,訪民們打標語,喊口號的鏡頭也極具衝擊力。這個節目播出之後,全國人民都知道中國有了位「革命領袖」胡石根,以及和平轉型的「胡石根思想」。我猜,如果監獄中的胡石根看到這一檔央視節目,一定會開心地笑出來,中央電視臺在電視的黃金時間段向全國人民推廣他的「和平轉型思想」,這免費的革命廣告太棒了,而且還沒有找他收廣告費。

胡石根一定還想在另外一件事上感謝中共,那就是兩次判刑給他的罪名都恰如其分。第一次判20年刑期的罪名是「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罪」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第二次判7年6個月刑期的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罪」。在709案被抓後庭審時,胡石根在「認罪」時說,他對於顛覆國家政權罪這個指控完全接受,他就是想顛覆這個國家的政權。說到這話時,他像是在得到一枚獎章以後,開心地發表獲獎感言。

事實上在北京的公民聚餐時,很多人都意識到再一次「進去」是遲早的事,開玩笑說「再不進去就老了」。但對於中共政權以什麼罪名把自己抓進去,玩笑間大家就有些斤斤計較。顛覆國家政權罪是最實至名歸的一枚金質大獎章,刑期通常都是10年起步,這需要像胡石根長老這樣「有綱領、有思想、有組織、有策劃」,最主要還要有能力去做出較大的業績和影響力,才能達標;如果僅僅停留在呼籲層面上,那罪名就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多了兩個字,頂多就只能算一個銀牌了,刑期是五年以下。大家開玩笑說,許志永和郭飛雄這樣的義士應該上訴,因為「擾亂社會秩序」和「尋釁滋事」的罪名把他們跟街頭小流氓拉平了,連銅牌都算不上,對他們來說太不公平。

據說中共給我的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罪,這讓我自豪了許久。

胡石根長老的第一次刑期20年,這是為六四鳴不平而受難的義士中最長的;第二次刑期7.5年,是709被抓捕的良心犯中第二長的。兩次刑期加起來,超過了南非總統曼德拉。這既是一個中國知識分子的堅守,也是一個基督徒的情懷。

路加福音4:18寫道:「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 」胡石根一直謹記並踐行《聖經》裡的這句話。他的理想便是「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

 延伸閱讀 
迫害、屠殺都有理?任瑞婷:維穩至上 所以我們都成了大壞蛋
向莉視角/參與公民運動(一):公民帖和頑強的微博「轉世黨」
中國人被迫「精神分裂」的活著 沒能力逃的就必須避免成「黨」的敵人

作者》向莉  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曾在北京生活,當過大學老師和畫廊經理,後成長為人權捍衛者。在中國積極參與和見證了一系列人權事件,並成為中共「709大鎮壓」的受害者。2017年流亡東南亞,因偷渡國境在泰國監獄度過了七個月的艱難時光。之後被美國政府、聯合國和國際NGO以人道主義為由救到美國。 現生活居住在美國舊金山,從事人權相關工作。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