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個遣返回中國的案例談起...留台陸人很有感:台灣有民主有法治不是中共

  • 時間:2020-12-01 11:4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曾來台尋求政治庇護的中國人士溫起鋒,政府已依其意願循小三通途徑遣返中國。圖:取材自自由亞洲電台

11月26日台灣陸委會證實,藉由「收容替代」方式留台的大陸人士溫起鋒,已經在日前依照他的本人意願遣返回中國了。溫起鋒是在2016年6月駕船偷渡金門後留在台灣的,在此之前,他也曾經前往泰國、歐洲尋求政治庇護都告失敗。對於溫案,陸委會邱垂正副主委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台灣政府可說已窮盡一切努力了,當初他非法偷渡進來,其實就不符合台灣政治庇護的資格,特別是在替代收容期間多次違反規定,政府曾協助他向多國洽詢有關能否庇護,結果也都遭拒絕;溫起鋒本人也多次向政府,和透過社媒公開表明,在台灣無法取得身分,不能工作,他想回大陸,因此最後作出這個決定。

作為和溫起鋒同樣以「收容替代」在台尋求「政庇」已有五年的我,在此其間,「迎來送往」了一個又一個通過各種方式來台尋求「政治庇護」的中國大陸人士。而溫起鋒在金門服刑三個月完畢來到台灣本島,以「收容替代」安置,我還和他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過一段時間,可以說,對於溫起鋒在台灣的經歷,我是比較清楚的。所以,我非常贊同「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先生接受媒體採訪時表達的意見:「我們尊重陸委會的處理,對此案沒有評論。目前因為沒有難民法,一定會走到像這樣的情況,因為目前所有有可能是難民的,都是個案處理。難民的認定在這段時間有非常嚴格的處置,我們看在政府處理兩岸關係複雜情況底下,對於目前走入一個比較嚴格的難民身分認定,這是國家職權。」


溫起鋒四年多前搭船偷渡進金門。此為示意圖。(圖為金門海巡隊上中國籍漁船登檢。金門海巡隊提供)

藉由溫起鋒「收容替代」滯留台灣四年多,最終被遣送回中國此一事件,來探討一下中國「難民」在台灣尋求政治庇護要面臨的處境和需要遵守的法規,以及台灣政府在沒有「難民法」之下,如何以「普世價值」和「國家安全」兼顧來處理中國籍「難民」問題,我感覺是很有必要的。

申請政治庇護 誠信為上

無須諱言,在現在敏感而緊張的兩岸關係之下,台灣政府對待來台尋求政治庇護的中國「難民」(反共義士),處理起來是非常棘手的。而對於政治庇護所需要的事實和證據,一般都是需要當事人提供,由政府和一些專業人士來進行聯審。因為台灣不可能直接去詢問中共此人是不是經歷過「貴黨」的政治迫害。因此,我也一再地善意提醒過比我後來的中國「難民」朋友,在申請「政治庇護」的事情上,千萬不要用對付共產黨的那一套來對待自由民主的台灣。誠信猶為重要,絕對不能誇大其詞嘩眾取寵,甚至信口開河無中生有,這直接關係到後繼的處理結果。

再談回來溫案,其實溫起鋒是有「前科」的。他曾經在泰國的聯合國難民機構及立陶宛、法國等歐洲國家申請過「政治庇護」,無一不被「駁回」,由此,溫起鋒在社交媒體上將這些政府和機構統統扣上「被中共收買」、「和中共狼狽為奸」的「紅帽子」。在台灣,眼見沒有第三國願意收留他,解決台灣身分又遙遠無期,便又開始在網路上傳播「台灣民進黨政府和中共勾結聯手迫害中國異議人士溫起鋒」這種超級「冷笑話」。

在自由民主的台灣,政府和政黨都是可以批評的,但是要「言之有據」,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切勿造謠、抹黑、毀謗。而溫起鋒一而再、再而三在網路上散佈的「蔡政府向他請教治國方略」、「蔡政府派人去教會恐嚇騷擾他」、「蔡政府強迫他和台灣女人結婚才給他解決身分問題」之類種種,這實在是「造謠」的「言論」,已經超出了「言論自由」的範疇,最終導致他的誠信幾乎在所有知道他、關注他、幫助他的朋友們之中完全「破產」,落入一個「孤家寡人」的窘境。

台灣不是中共 不是大陸來台者的敵人

雖然「政治庇護」審查和與第三國聯絡需要一段時間,但是中國「難民」一般都沒有送到移民署「收容所」限制人身自由,而是會幫我們找台灣有名望的民間團體或社會賢達作為「擔保人」,以「收容替代」的身分在台灣生活。「收容替代」自然就會有一些台灣法律規定的要求和限制。比如每隔一段時間必須去移民署專勤隊「報到」,不能在台工作等等。邱垂正副主委在記者會上指出溫在台「收容替代」期間「頻違規」,其實就是溫起鋒被安置在台北一家慈善機構免費吃住之後,因為抗議「台灣政府不解決他的身份,阻止美國政府救援,不讓他去美國或回中國,是嚴重侵犯他的人權」,而不去移民署台北專勤隊進行每隔15天一次的「報到」,至他被送回中國為止,已經有二年多的時間了。


收容替代期間,按規定每15天需到移民署報到一次。圖:取材自維基百科

我覺得,「報到」作為一種台灣政府知曉「難民」在台期間「衣食住行醫」動態的管理方式,身為被「收容替代」者,是應該配合且遵守的,因為台灣不是中共,台灣不是我們的「敵人」。更何況,還有同情、幫助我們的在台「擔保人」,已經和我們成為了「命運共同體」,我們在台灣的任何違法違規,都會連累到他們。但是很遺憾,這種不去「報到」的違規情況,不止在溫的身上發生著。據我所知,現在依然還有滯台中國「難民」,在步上溫起鋒拒絕「報到」之「後塵」。

彼此體貼 想想對方的難處

除了誠信、遵守台灣法律法規之外,常懷一顆「感恩」之心,也是非常重要的。有一位記者朋友和我說過一件事情,他說在2019年八、九月份,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通過「自由行」,來了一位自稱為「衝擊香港立法會」的「中國大陸第一人」,在台申請「政庇」。在採訪這位「夜宿台北街頭乞討為生」的中國「難民」時,他提到,有台灣朋友給了他二千元台幣的救助,太少了,他「反共」是為了台灣,幫了台灣,現在他來到台灣,政府和民間救助他不是「打發要飯的」,而是「責任」之類云云,使這位台灣記者朋友當場動了怒,斥責他沒有感恩之心...。

這位朋友說,作為「記者」,應該只報導發生的新聞,不能代入自己的情緒。但那一刻,他實在是忍不住地憤怒了。我哈哈一笑,安慰他說這實在算不了什麼,我還看到過此君寫給台灣政府的「陳情信」,算一算,台灣政府毎月必須給他十萬元台幣,才算是保障了這位「反共義士」在台的基本「人權」。而溫起鋒,在滯留台灣的四年多時間裡,有三年多都由台北的慈善機構提供免費吃住的照顧。到最後,溫起鋒大動作直播「蔡政府指使慈善機構工作人員毆打他」,甚至去地檢署「按鈴控告」救助他的慈善機構工作人員,活生生上演了一場現代版「農夫與蛇」的這種恩將仇報的故事。


黃春生牧師感慨溫起鋒是被中國擺一道了,也希望中國能善待自己人民。資料圖片:詹婉如攝

最終,溫起鋒回到中國大陸,據說被當地公安關押。正如長期從事「難民」救助,清楚知道事實真相的台灣長老教會黃春生牧師在臉書發文指出:「他得知回去中國不會被拘禁,而他自己覺得再等下去也沒有未來,於是主動提出要回去中國。甚至也在網路公開說要回去中國,最後在政府單位的協助下,安排他循小三通回去中國。只是今天看到這一則消息,他似乎被自己的國家擺一道,他是得知回去中國不會被拘禁才回去的啊!希望中國對他自己的人民友善一些,希望他平安無事!」

作者》龔與劍  參與1989年湖南益陽六四民運,後遭勞改2年。2012年組讀書會遭關切後來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