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幹半島疫情升溫 缺錢缺人醫療體系瀕臨崩潰

  • 時間:2020-11-29 17:22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張子清
巴爾幹半島各國的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嚴峻。圖為波士尼亞一家醫院外民眾等待體檢。(AFP)

巴爾幹半島各國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嚴峻,包括波士尼亞(Bosnia)、塞爾維亞(Serbia)、北馬其頓(North Macedonia)與蒙特內哥羅(Montenegro)等國,因為境內確診人數持續飇升,病床不敷使用,醫護人員不足,醫療體系瀕臨崩潰,混亂情況令人回想起1990年代巴爾幹半島陷入戰亂時期。

波士尼亞疫情嚴峻 醫療體系瀕臨崩潰

自從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於今年初爆發以來,巴爾幹半島各國在實施嚴格封鎖措施後,或多或少控制住疫情,然而時序進入秋冬,COVID-19疫情再度升溫。

巴爾幹半島各國中,受創最為嚴重的波士尼亞,一名醫師向法新社形容照顧許多命懸一線的病患,身心遭受煎熬。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醫師告訴法新社說:「目前這樣的情況令我回想起以往的戰爭時期,我害怕在冬天期間,疫情可能會變得更糟糕。」

這名醫師說:「充其量我們可以照顧3名病患,5人就不堪負荷。」

位於巴爾幹半島西部的波士尼亞也是歐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過去數週持續與不斷升高的COVID-19疫情搏鬥,因新型冠狀病毒疾病而死亡的人數,過去1個月則是增加一倍,來到將近1萬人。

在巴爾幹半島裡,波士尼亞、北馬其頓與蒙特內哥羅是歐洲大陸COVID-19死亡率最高的10個國家的其中3國。

但是在避免對經濟造成衝突的考量下,巴爾幹半島各國政府不願意採取年初疫情大流行之際的激烈封鎖措施,而是採用較緩和的方式,例如僅短暫關閉餐廳或酒吧等,而非大規模的居家防疫規定。

因此在波士尼亞,商店、餐廳和健身房仍維持開放,塞爾維亞近來則是縮短工作時間,儘量不做全面封鎖。

不過,波士尼亞圖茲拉市(Tuzla)的醫師史瑪吉克(Jasmina Smajic)說:「我不知道政府為何不實施更嚴厲的措施。」他表示:「若是我們想要避免災難性的後果,有時候該做的事還是必須做。」

塞爾維亞病床不足 增建醫院與病床

至於另一個巴爾幹半島國家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勒(Belgrade)有大約2,000名醫護人員因為疫情關係而被迫自我隔離,然而正當此時,大批染疫的病人湧入醫院,爭搶有限的醫院病床。

塞爾維亞醫師聯盟(Serbian doctors' union)主席潘尼克(Rade Panic)27日以顫抖的聲音告訴地方電視台「N1頻道」(channel N1)說:「在我個人的職業生涯中,從未有過如此的經驗。」

此外,塞爾維亞一名麻醉師說:「我無法給醫學上視為年輕的病人病床,我也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轉送這些年輕病人。」這名麻醉師在塞爾維亞一家收治最嚴重COVID-19病人的醫院工作。

對於病床不足問題,塞爾維亞正加快腳步,興建2間新醫院,科索沃(Kosovo)則考慮將舊飯店改裝成臨時醫院,以收治更多的病患,其中的舊飯店包括位於首都普里斯蒂納(Pristina)市中心的普里斯提納大飯店(Pristina Grand Hotel)。

另一方面,在普里斯蒂納醫院和診所人滿為患的情況下,33歲的COVID-19患者莫里納(Veprim Morina)因為年輕,無法分到病床。

擔任健身教練的莫里納告訴法新社說,醫師「告訴我,因為醫院病床已經滿了,叫我回家吃藥休息」。

莫里納於是設法自行僱用護士,協助自己治療,他說,現在到醫院想要分配到病床,需要靠「關係」,「你必須運氣非常好,才能有病床」。

醫護人員身心煎熬 人滿為患

至於塞爾維亞鄰國的北馬其頓,在公立醫院幾近飽合,無法再收治病人之際,北馬其頓政府正將私人診所與員工納入國家醫療編組,協助治療COVID-19病患。

北馬其頓衛生部長菲利普斯(Venko Filipce)上週表示:「我們一直持續增加新的病床,但似乎是越來越困難。」

在北馬其頓首都史高比耶(Skopje),許多COVID-19病患的親人帶著食物,有時候甚至帶著藥品送到醫院給自己家人。

一名尋找生病家屬的男性告訴法新社說:「真是一場災難,醫院混亂不堪,打電話到醫院幾個小時都沒人接。」這名男性說:「醫護人員在與疫情搏鬥,貢獻一切心力,但有時候他們的確是力不從心。」

醫療資金與人才流失 對抗疫情力不從心

巴爾幹半島另一個國家克羅埃西亞(Croatia)的醫生們也提醒政府,他們面臨人員與醫療設備短缺的困境。

醫生們說,克羅埃西亞目前有超過2,100名病人住院,到了3,000人住院恐將造成醫療衛生體系「崩潰」。

克羅埃西亞經濟學家尤爾齊茨(Ljubo Jurcic)指出,政治家正努力在控制病毒與保護脆弱的經濟之間尋求平衡。他表示:「所有(封鎖措施)實施2遍,我們太窮了。」

從巴爾幹半島各國面臨的COVID-19嚴峻疫情,對醫療體系造成衝擊,暴露出巴爾幹半島各國長期以來的資金不足與人才流失危機,醫療體系出現斷層,前途看好的年輕醫師與護士為了尋求更好的薪水與良好訓練,寧可到海外工作也不願待在國內。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即使是在COVID-19疫情大流行之前,巴爾幹半島就是全歐洲醫師密集度最低的地區之一。

到了當前的COVID-19疫情大流行,許多醫護人員也因為感染病毒,使得各國醫護人員更進一步短缺。

未來如何強化醫療體系,對抗疫情可能一波波的來襲,有待巴爾幹半島各國政府與全民的努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