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雜文全集》內容被閹 共黨中國確實繼承了老祖宗「輿論一律」國粹

  • 時間:2020-11-19 18:1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魯迅。圖:公有領域

趁著「雙十一」綱購打折,在台灣的「博客來」訂購了幾本書,其中有《魯迅雜文全集》上下兩冊。簡體中文版,中國友誼出版公司出版,標價人民幣168元。「博客來」雖然有打折,卻也花費了八百多元台幣。

其實在中國的時候,九零年代末期,我也曾在二手書店購買過在八零年代出版的《魯迅雜文全集》。魯迅的雜文多有曲筆,隱晦,喜笑怒罵皆成文章,在沒有言論自由的共產中國,一直是不想做「在鐵屋子裡悶死的沉睡的人們」的我,想要「吶喊」幾聲,又要避免「黨國」的「明槍」和「同志」的「暗箭」而刻意學習並且模仿的「樣板文章」。

魯迅雜文全集一點也不全了

拿起在新購買的這本印刷精美的《全集》,略為一翻,感覺不對勁,和我當年所買的版本有些異樣。比如,魯迅早期用文言文寫的《摩羅詩力說》、《文化偏至論》不見蹤跡。而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答徐懋庸並關於抗日統一戰線問題》、《偽自由書后記》等文章同樣沒有收錄其中。現在「定於一尊」的共產中國連「偽自由書」和「凖風月談」都已經容不下,看著這本標榜為《魯迅雜文全集》卻並非是「全集」的簡體中文精裝本,我頗為痛恨我有在書的扉頁上寫下購書時間及地點的習慣,使自己已經沒辦法退貨了。

行文至此,臉書上突然蹦出一條消息:台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第938次委員會,全體委員以7:0的票數,一致否決了「中天新聞台」的換照申請,這在台灣,一定又會引發一場是打壓「新聞自由」還是防衛「國家安全」之爭。其實,在我看來,有這樣的公開爭論,反而論證了民主轉型後的台灣已經有了不可否認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

從「大一統」的秦始皇開始的「焚書坑儒」到更加「大一統」的滿清大興「文字獄」、修「輿論一律」的「四庫全書」,在文化上打壓異己,禁錮思想,封鎖新聞,限制言論,是中華的「國粹」,推翻滿清之後的「國民政府」和推翻「國民政府」的共產「人民政府」,因為奉行「一個黨、一個主義、一個領袖」的專制獨裁路線,所以,充分繼承了老祖宗「焚書坑儒」、「輿論一律」的「國粹」,如果硬要說「區別」,則是「國民政府」控制力度弱一些,所以魯迅的文章還能在上海租界的報紙上刊登、出版。「人民政府」的控制力度強太多,所以才有「媒體姓黨,請您檢閱」,所以中國才成為了容不下「撿一箱狗,共四只」的鐵幕共產國家。(編按:在微博上貼出該句文字竟被封鎖,可能原因係在「共」字前,出現「狗」字,有侮辱共黨之嫌)


在共黨的封鎖和洗腦之下,新世紀出生的中國人,已經不知道甚麼叫六四了。圖:六四檔案

在《一九八四》裡面,「真理部」是「大洋國」最為忙碌的部門。我相信,在共產中國,中宣部應該也是最為忙碌的部門。正是因為有中宣部的「編、改、刪、抓」,才有上世紀五十年代出生的中國人不知道抗戰的主力是「國軍」;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中國人不知道「大躍進」帶來的「大飢荒」;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中國人不知道「文化大革命」對生命、對文化的毀滅性摧殘;九十年代出生的中國人不知道「六四」被共軍槍殺和坦克碾壓的學生;而在新世紀出生的中國人,他們「歲月靜好」地活著,以上種種,全都不知道了。

在共黨的世界裡 昨天的同志就是今天的敵人

因為「一個黨、一個主義、一個領袖」的獨裁,所以黨的敵人「無處不在」,沒有敵人也要創造出「敵人」來用以「甩鍋」,在共產中國一切反人類的悲劇都緣自於「敵人」的「顛覆破壞」。在「偉大、光榮、正確」的共黨內部,「敵人」更是比比皆是,昨天還是握手言歡的「同志」和「戰友」,今天成為打倒在地的「走資派」和「腐敗分子」。從「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永遠健康」的林副主席,到「習近平新時代」中「打黑唱紅」的薄希來、周永康、徐才厚,多如「過江之鯽」,也算是「中國奇蹟」了。

寫進中共黨章的「毛主席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摔死了,比《聖經》印數還多的《毛主席語錄》的《再版前言》和《大海航行》《四個偉大》《讀毛書、聽毛話》的題詞,不是撕了就是打了一個大大的X。在《魯迅雜文全集》裡面找不到《答徐懋庸並關於抗日統一戰線問題》了,因為當年魯迅先生在文中公開諷刺的「四條漢子」(周揚、田漢、夏衍、陽翰笙)在文革後「復出」,又成為了不能批評的老一輩「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


1966年,中國紀念魯迅逝世30周年。圖:公有領域

但是,「墨寫的謊言」始終是不能掩蓋「血寫的事實」的。「焚書坑儒」的秦朝二世而亡。曾經信奉「一個黨、一個主義、一個領袖」的中華民國在台灣成功民主轉型,中華民國的總統必須全民投票選舉,沒有了「槍決可也」的權力。現在依然還是「一黨獨裁,遍地是災」的共產中國,又會是怎樣的前景?還是借用魯迅先生《死火》中的一句話,「有大石車突然馳來,我終於碾死在車輪底下,但我們還來得及看見那車就墜入冰谷中」,來作為本文的結尾罷。

作者》龔與劍  參與1989年湖南益陽六四民運,後遭勞改2年。2012年組讀書會遭關切後來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