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戒嚴部隊長官變裝勘查進軍路線 仍被民眾識破身份

  • 時間:2020-12-08 17:39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戒嚴部隊長官變裝勘查進軍路線 仍被民眾識破身份
佔領天安門廣場期間,公共汽車成了不少學生的家。1989.5.25(六四檔案)

解放軍戒嚴部隊從1989年5月下旬轉入所謂的休整期,在封閉的駐地開始進行戒嚴執勤訓練、政治思想教育和宣傳群眾等工作,也就是在為實施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做好準備。而當時的北京學生和民眾不明就裏,以為成功地堵截了解放軍戒嚴部隊,沉浸在喜悅之中,失去應有的警惕性。

例如陸軍第27集團軍,其所屬各部隊以預定的戒嚴執勤方案為指導,讓官兵們紮紮實實地進行了應急訓練,步兵第79師通過訓練制定了戒嚴執勤中處置情況的50個辦法,步兵第80師和高射炮兵旅為所屬部隊配發了北京市區交通路線圖,使官兵們做到了任務熟悉、地形熟悉、情況熟悉。5月27日至5月31日,陸軍第27集團軍各師、旅、團分別組織司令部機關人員和營、連級指揮官分期、分批化裝到天安門廣場勘查地形,研究天安門廣場清場方案。6月1日,軍長錢國粱率領各師、旅軍事主官和集團軍司令部部分機關人員到天安門廣場勘察地形,做好了向天安門廣場開進前的各種準備。

又例如陸軍第40集團軍,該集團軍指揮部早已對部隊開進做了精心準備,預想到部隊一旦進入北京市區,必定會遭遇到民眾的強力圍堵,難以抵達預定的戒嚴執勤目標,因此,對部隊開進路線做了詳細勘察,選擇好了3條機動幹線、2條機動支線、10條迂回道路、20個重點目標、6個重點地區和9個依托點。包括軍長吳家民、集團軍司令部作訓處處長劉新力在內,各級指揮官都曾多次化裝潛入北京市區,對熱點地區和交通情況做過實地勘察,僅軍長吳家民就曾4次化裝潛入北京市區,實地勘察部隊開進路線。


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向當局的直升飛機揮舞拳頭和旗幟。1989.5.21(六四檔案)

解放軍戒嚴部隊共有19支部隊,其中包括14個陸軍集團軍。根據中國軍方的資料透露,在實施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之前,解放軍戒嚴部隊所屬各部隊的軍、師、團一級的指揮官都曾經奉命化裝進入北京市區及天安門廣場實地勘察進軍路線、交通人流、沿途社情,為實施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做好了準備。解放軍戒嚴部隊各級指揮官的化裝實地勘查行動非常成功,其中只有北京衛戍區警衛第3師某團副團長黃小平等人被民眾識破了軍人身份。

各級部隊都有人潛入勘查地形

1989年6月3日上午,警衛第3師某團副團長黃小平按照上級指示精神,率領團司令部炮兵股股長姚乃武、團司令部通信股股長遲洪勝、團司令部作戰訓練股股長賈文儒、團政治處幹事乙體順,全部身穿便裝,乘坐由司機苑繼國駕駛的北京牌吉普車,先是到酒仙橋地區實地考察部隊開進路線,了解民情、社情,然後黃小平決定去長安街,實地勘察天安門廣場的動靜,以便於部隊屆時能夠採取相應對策。

當天下午兩點半左右,黃小平等人乘坐的北京牌吉普車經建國門立交橋到了東長安街,不一會兒就到了天安門城樓前,在車上觀察了天安門廣場的情形。行車至西長安街和人民大會堂西路的十字路口前遇到交通堵塞,汽車密密麻麻,進退不得。除了司機,黃小平等人都下了車,走到十字路口,發現新華門方向和人民大會堂西門附近人都很多,因為此時正是數以萬計的民眾與搶奪彈藥車的軍警在六部口對峙的時候。黃小平等人走了一會兒,突然發現自己乘坐的吉普車被很多民眾推到人民大會堂西門附近,作為攔阻從人民大會堂出來的戒嚴部隊軍人的路障。黃小平利用穿便衣的有利條件,指揮幾名軍官一起打開了一條通道,讓司機將吉普車開走。恰在這時,一名中年婦女在人群中呼喊:「這是軍車,不能讓它跑了!」 立刻圍上來成百上千的民眾,將黃小平等人沖開,將吉普車推回到原來的位置。另有一名民眾指著黃小平呼喊:「他是公安局的,抓住他。」 隨著這一聲呼喊,呼地一下上來幾百名民眾,同行的幾名軍官試圖護著黃小平,但由於圍上來的民眾太多,不多一會兒,幾名軍官便被擠到人群外面去了。這時有幾名學生上前護住黃小平,大聲說:「把他送到高自聯去。」 然後就護送黃小平前往天安門廣場。

黃小平被送到了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最高層,交由保衛天安門廣場學生指揮部處理。這時有學生問黃小平:「你是什麼人?」 黃小平回答:「我是解放軍幹部,坐車路過天安門,一夥人搶走了我的車,打了人,你們說這還講理不講理,象不像樣子了?」 又有學生質問黃小平:「你是戒嚴部隊的,是來鎮壓人民群眾和學生的。」 黃小平說:「不對!軍隊是按命令執行戒嚴任務,不是鎮壓群眾和學生的,戒嚴已經十幾天了,軍隊在什麼地方鎮壓群眾了?你們說戒嚴是鎮壓,有什麼根據?」 

謊稱買日用品躲過廣場學生盤查

黃小平表示要與高自聯負責人談話,不與一般的學生談話。過了十幾分鐘,來了一位高自聯秘書處的負責人,對黃小平說:「說說吧,是怎麼回事?」 黃小平謊稱:「我是戒嚴部隊幹部。今天我們幾個人坐車進城買日用品,順便看看天安門,沒想到一夥人看我們是軍車,上來就搶車。」 秘書處負責人說:「你說你是軍隊幹部,有什麼證據嗎?」 黃小平說:「當然有,有軍官身份證。」 隨即從褲袋中拿出軍官證。秘書處負責人看了一下軍官證,還給了黃小平,然後又問:「你是哪個軍區、哪個軍、哪個師的?」 黃小平說:「這個你問我也不能告訴你,請你能夠理解這一點。」 接著秘書處負責人又問:「最近你們部隊接到什麼命令沒有?有什麼行動沒有?」 聽了這個問話,黃小平暗暗一驚,看來部隊準備進城的消息走露了,引起了他們的警覺,這個問題可要小心回答,不能讓他們得到任何消息,於是謊稱:「沒有接到什麼命令,也沒有什麼行動。你看,我們幾個人是進城來買日用品的。如果接到命令,準備行動,那我們還能出來嗎?」 秘書處負責人聽了以後沒有再問什麼,隨後就離開了。後來另一個學生接過話題,對黃小平大講了一通學生是愛國的,政府是腐敗的等等。不久後,秘書處負責人回來了,對學生們說:「讓他出去吧。」 說完就安排人將黃小平送走了。

黃小平從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下來後,就與團司令部作戰訓練股股長賈文儒、團政治處幹事乙體順相遇了,3個人商量了一下,決定給北京衛戍區打電話報告一下情況。電話打通後,北京衛戍區值班參謀說:這件事他們已經知道了,是團司令部通信股股長遲洪勝報告的。在北京衛戍區值班參謀的幫助下,黃小平3個人與戒嚴部隊指揮部取得了聯繫,得知各戒嚴部隊已經從北京城外向北京城內開進,實施天安門廣場清場計劃。聽到這個消息,黃小平3個人十分振奮,認為中央的決策非常正確,什麼饑餓、疲勞都顧不上了,決定馬上前往與開進中的自己部隊會合。經過4個多小時的行程,黃小平3個人終於在6月3日午夜24時前找到了自己所在的部隊,參加了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