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官兵變強盜! 孫大午案刺破中國法治虛偽面紗

  • 時間:2020-11-25 12:5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官兵變強盜! 孫大午案刺破中國法治虛偽面紗
孫大午,河北大午集團董事長。(資料照/VOA)

11月11日凌晨,中國大陸著名民營企業家、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大午集團)(位於徐水區)創始人孫大午先生及大午集團中高層管理人員共二十餘人,被隸屬於保定的高碑店市公安跨界抓捕。《河北公安網》同日發布高碑店市公安局所謂「警情通報」,稱孫大午等人涉嫌所謂「尋釁滋事」和「破壞生產經營」而採取刑事強制措施。鑑於孫大午先生公認的方正品行,鑑於整個大陸政治和司法的腐敗不堪,特別是河北早已墮落成整個大陸最為腐敗的省份之一,鑑於保定市和徐水區地方政府一直以來對孫大午先生和大午集團的百般刁難、肆意打壓,鑑於尋釁滋事已成為大陸各級政府惡意壓制人民的臭名昭著的口袋罪名,大陸民間及整個華人世界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孫大午先生和大午集團其他被抓捕者不可能構成什麼尋釁滋事和破壞生產經營,也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此次抓捕是由徐水區、保定市兩級公安非法佈局並至少獲得河北省公安廳首肯的一次報復性非法執法行動。

抗議國企占地,竟遭報復執法

據大陸媒體援引大午集團員工披露的信息,所謂破壞生產經營,當指大午集團與徐水區國營農場的土地糾紛一事。孫大午先生是徐水區(縣)高林村鎮郎五莊人,大午集團就位於郎五莊的土地上。多年前,郎五莊村曾將740畝土地交由徐水國營農場耕種,但徐水國營農場實際無償佔用的郎五莊村土地卻超過了2400畝,郎五莊村民與徐水國營農場因土地問題而長期爭執,郎五莊村後又將土地租給大午集團的種業公司。2020年6月21日,大午集團員工與徐水國營農場員工因土地使用問題發生第一次衝突;8月4日,雙方再次發生衝突,徐水區公安介入此事,並與大午集團員工發生了肢體衝突——公安無疑是本能地偏袒同屬公家的國營農場。

8月4日衝突之後,大午集團召開了「8.4請願受難員工傾訴會」,8月7日在集團微信公眾號上發布《大午集團召開84請願受難員工傾訴會》,記述了衝突過程和員工遭遇。集團微信公眾號此前還發布了多篇徐水國營農場與郎五莊村以及附近其他村子土地爭端的文章,披露其他村子也與國營農場簽訂了「無代價轉讓土地」的合同,徐水農場無償佔有其他村子4000多畝土地,村民們同樣是多次討要無果。

明白了土地爭端的由來,再結合大陸地方政府和公安一向偏袒國企、歧視民企,一向倚重並濫用警察暴力,公安一向蠻橫執法、熱衷於非法插手民事糾紛、對根本不構成違法犯罪的問題習慣於霸王硬上弓並野蠻立案、造成既成事實後強行推進程序,檢方和法院不得不為公安收拾爛攤子等大陸司法特色,以及保定、徐水地方政府和公安長期敵視、刁難和打壓孫大午本人及大午集團的歷史事實,就不難得出結論:高碑店市公安所聲稱的尋釁滋事、破壞生產經營純屬罪刑擅斷、警權濫用,實乃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是大陸公安公然粗暴踐踏法治的又一可恥記錄!河北、保定地方政府和公安豈圖以表面的異地管轄使徐水區政府和公安避嫌,並向公眾顯示其非法執法、罪刑擅斷的所謂公正性,亦屬徒勞!

平等徒具虛文,民企如俎上肉

所謂尋釁滋事顯然至少涉及三項事實:6月21日衝突、8月4日衝突、8.4受難員工傾訴會。兩次衝突雖是基礎事實,但由於存在土地爭端長期懸而未決這一前因,係事出有因的民事爭端,根本不構成大午集團對國營農場的尋釁滋事;相反,倒是國營農場倚仗徐水區政府這個東家的勢力強佔村民土地、對大午集團尋釁滋事更合邏輯、更為可信!導致公安祭出尋釁滋事這一臭名昭著的羅網式罪名的,顯然是8.4受難員工傾訴會——傾訴會刺激了在大陸向來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公安!公安的老虎屁股,哪裡是你雖名聲響亮卻一介草民的孫大午和一家區區民營企業摸得的!傾訴會,在橫行無忌已成習性的公安眼裡就是控訴會,就是在控訴公安的非法執法和暴力執法,就是在控訴公安非法插手民事糾紛,就是在向公安叫板、向政府挑戰,就是對公權力「尋釁滋事」!腐敗程度在大陸名列前茅的河北地方政府和河北公安豈能容你!對於在河北、保定、徐水三級公權力面前一向桀驁不馴的孫大午,對於絕不屈服於河北地方公權力刁難、勒索的大午集團,河北三級地方公權力尤其是河北公安是一定要制伏你的!

同理可知,所謂破壞生產經營罪,顯然是強制認定孫大午先生、大午集團及其員工破壞了國營的徐水農場的生產經營,而非相反。儘管在法律上無論國企或民企,都是平等的私法人、企業法人,然而這種平等只是徒具虛文的紙上平等,一介草民的民營企業家孫大午以及你的大午集團豈可當真?在徐水區、保定市和河北省三級政府和公安眼中,你孫大午和大午集團哪裡能與國營農場相比?在與徐水國營農場的土地爭端中,一定是你孫大午和大午集團破壞了國營農場的生產經營,也就是破壞了政府、國家的生產經營!至於國營農場與各村子以及與你大午集團的土地爭端這個原因事實,政府和公安可是完全不予理睬的!

根據大陸的中國政法大學羅翔教授的剖析,尋釁滋事罪早已完全不是講理的事情了!尋釁滋事本質上只可能是私人對私人實施,哪裡可能是私人對強大的政府尤其是手握國家暴力的公安實施?逼出孫大午先生再次被抓,連破壞生產經營罪也像尋釁滋事罪一樣,成為蠻不講理的罪名了!豈止是這兩個罪名,在中國大陸的微博、微信上還能看到不計其數無理可講的犯罪!尼采說「上帝已死」,我們要說,在中國大陸,法律已死、司法已死、公正已死!

文革手段接管,罪名恐再升級

更可怕和荒誕的是,「文革」式的政府工作組也進駐了,大午集團帳戶被凍結了,包括大午醫院在內的大午集團被工作組接管了。大午集團可是正宗的民營、私營企業啊!除了稅收,經營活動你政府管得著嗎?尋釁滋事、破壞生產經營的罪名,又哪裡能牽連到大午集團的內部經營管理?政府何來的權力接管大午集團?非法指派工作組接管大午集團,在2003年孫大午先生第一次被非法抓捕時,地方政府就已斗膽這麼幹過了!政府工作組接管民營企業,直接刺破了中國大陸法治的虛偽面紗!

網路另有信息稱,孫大午先生的弟弟正競選郎五莊村委會主任。考慮到過去兩年中國大陸擴大化的「運動式」掃黑除惡中村霸幹部是打擊目標之一,不能排除保定及高碑店政府和公安給孫大午兄弟強按黑惡勢力高帽之可能。

孫大午先生,一位善良的人,一位有道德情操的企業家,蒼天會垂憐你的!

作者》聞笙(中國法律工作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