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不會放任中國擴權 重返國際組織進場盯「中」

  • 時間:2020-11-13 08: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美中關係已從夥伴變成競爭,因此拜登上任後,還是會扛起遏中大旗。圖:取自Joe Biden FB

隨著美國大選進入偷局數的階段,縱然現任總統川普仍堅持提出選舉訴訟,但是,依照美國憲政精神與政治發展經驗來看,拜登入主白宮幾乎已成定局,隨著美國社會逐漸脫離選舉緊繃的氛圍後,待12月中旬選舉人團依照制度規定進行投票,新任的執政團隊將會依序就位,明年(2021年)1月20日起,以拜登為核心的華府將正式走馬上任,如何讓美國「重建美好未來」(Build Back Better)會是眾所矚目的焦點,也是拜登的壓力所在。

美國會否持續挺台應回到內外政治的現實面

然而,拜登的當選確實讓台灣內部有不同的想像空間,主要是因為過去四年在川普主政下的美國政府,不時採取對台灣友善的政策與動作,甚至採取更為強硬的對中政策,正因為如此,美國政黨輪替讓台灣社會不免有所擔憂,深怕未來的拜登總統能否持續挺台,以及台美關係會否因為華府對中政策調整而改變,尤以面對中國不斷武嚇的動作頻頻,美國政治情勢的丕變讓台灣民眾的焦慮感攀升,這也解釋了為何台灣比其它國家來得重視美國大選的選情。

不過,這樣的擔憂恐怕還是需要回到政治現實面來看,民主黨與共和黨在政治認知與立場上有所不同,民主黨認為政府在自由經濟與資本主義下,要確保社會平權政策的施行,同時對其他領域採取相互調和與妥協的態度,而這就是拜登在民主黨內有傳統溫和建制派的傾向;相對的,共和黨則是走新保守主義的路線,在經濟政策上採取較為自由放任的模式,可以說,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首先要面對的挑戰便是該如何調停國內爭鋒相對的社會經濟議題。

拜登的理性考量 仍要扛下「遏制中國」的大旗

換言之,新的美國政府在對外事務上不會有太大的變動,尤以「美國優先」的「川普效應」依舊堅定,整個國家上下及兩大政黨的觀點,差異性並不大,甚至可以說「維持美國身為全球性大國」的認知已取得共識,而政黨輪替頂多也只是在戰術上有所調整,並不會因為拜登或民主黨的政治喜惡而完全推翻或逆向而行。這並不是說拜登上任後會因川普效應而立馬跛腳或川規拜隨,而是美國的國家利益是不容任何政治操作,畢竟這攸關著美國的國際地位。

誠如前述所言,當前美國國家利益便是「如何抑制來自中國的威脅」,這不僅是意識形態之爭,也是「華盛頓模式」與「北京模式」的制度之爭,更是來自現實主義下的根本考量。依此來看,拜登的中國政策並不會出現地動山搖的調整或改變,「圍堵中國」的方針依舊不變,畢竟在歐巴馬時期的「重返亞洲」便是針對中國而來,而過去四年川普的攻勢現實主義也已起了典範作用,拜登勢必要扛下「抗中」的大旗,只是方法與程度的調整有異而已。

多邊主義的政策方針 美國重返國際組織進場盯中

言下之意,明年的1月開始,拜登不是民主黨的總統,而是美國總統,在這樣的客觀事實下,再多的價值偏好都必須受到現實理性的制約,尤以中國在2012年習近平接班開始,「韜光養晦」早已鋒芒漸露,美國主導下的全球化體系在中國積極營造全球治理角色後,「中國的全球化」的態勢已讓美中關係從「戰略夥伴」走向「競爭對手」的事實,尤以中共十九大五中全會後,中國擘下排除美國因素的國家發展戰略,這會牽制著至少未來三十年的國際情勢。

美國大選期間,拜登曾刊文將會就公共衛生、氣候變遷及核武擴散等面向與中國合作,但是這並不表示拜登會因此重回過去對中採取戰略模糊的路線,畢竟對拜登而言,所謂的「多邊主義」並不是投降主義,而是在不同於川普「單邊主義的雙邊合作」下,能透過集體的方式讓「震攝中國」能持續保有作用力,重回「巴黎氣候協定」(Paris Agreement)及「世界衛生組織(WHO),是「重返國際協議與組織」的起手式,「進場盯人」遏制中國銳實力的擴張。

美台本質不變 台灣朝野應凝聚共識不要錯估形勢

持平而論,川普過去四年的中國政策,將價值同盟融入了單邊主義的作為,而這不只是政策選擇的順序問題,更隱含著全球情勢轉變的大環境背景;也就是說,2021年開始,民主黨與拜登面對的國際政經結構已與2008年的世界截然不同,上任後,拜登要一邊收拾並縫合選後分裂的美國社會,另外更需要調合內、外部的各種變數,如果拜登走回過去仰賴區域大國協處的立場,對中採取混沌且包容的立場,那會與美國利益相左,更讓亞太友邦如芒刺背。


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訪台,副總統賴清德致贈台灣製口罩。圖:總統府提供

對台灣而言,藍營不應過度扭曲台美交流的現實情境,無論誰是執政黨本當是以深化兩國政府合作為重點,過去四年川普代表著美國政府,未來的四年拜登也是如此,同時保有與美國社會、各黨派的多元互動,這本來就是一直以來的外交慣例從未改變;然而,那些耳語不斷的「押寶標籤」根本是自己入戲太深,不斷重蹈2016年的操作手法,將美國大選的結果作為國內政治鬥爭的工具,骨子裡卻是深埋著「親中反美」的靈魂,國家安全的重要性拋在腦後。

對中國而言,中共擔心拜登會透過多邊途徑來抑制中國的影響力,這解釋為何中國至今仍不表示對拜登的祝賀,拉長時間進行戰略準備,不但可以爭取未來的議價空間,更可以讓美中關係進入冷靜的階段。與此同時,國台辦也跟進將「九二共識」與「和平統一」的定義更為清晰,一來對外警示底線,同時標定兩岸秩序;只是,許多藍營人士卻趁勢呼應「九二共識」,這樣正好成為中共宣傳的利劍,錯估形勢模糊中國的野心將會不利於台灣的國家安全。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