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美國2020大選系列/拜登對中仍將強硬 卻是改善美中關係良機

  • 時間:2020-11-09 20:14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黃啟霖
美國2020大選系列/拜登對中仍將強硬 卻是改善美中關係良機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7日發表勝選演說後,未來的中國政策受到許多關注。 (AFP)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7日發表勝選演說後,未來的中國政策受到許多關注。分析家大多認為,拜登務實的作風將和川普大相逕庭,但反中、抗中已成美國主流民意,拜登不太可能改變目前的強硬政策;在另一方面,中國學者則是認為,拜登主政反而是改善美中關係的寶貴良機。

拜登對中政策仍將強硬 

拜登在7日拿下賓州關鍵的20張選舉人票,跨越當選總統的門檻270票,並發表勝選演說之後,各界都在猜測拜登未來的中國政策。分析家一致認為,拜登不會改變目前對中國的強硬走向。

中國目前正挑戰美國世界最大經濟體的地位,並大規模擴張和壯大軍隊,在許多潛在熱點威脅美國部隊或其盟邦。觀察家已經警告,可能出現「新冷戰」,或甚至可能引爆兩大強權之間的公開衝突或代理人戰爭。

澳洲格里菲斯大學(Griffith University)治理和公共政策中心學者馮輝(Hui Feng,譯音)向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表示,「在目前美國國內兩極對立的政治氣氛中,對中國強硬成為兩黨罕見的共識來源,因此,拜登上台後,美中關係仍然不太可能出現根本的迴轉。」

拜登非歐巴馬2.0

青島中國海洋大學國際關係教授龐中英(Pang Zhongying)向香港南華早報(SCMP)表示,在前歐巴馬主政下,美國尋求透過亞太再平衡戰略及「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等多邊合作,意圖圍堵中國。但川普揚棄合作,將中國稱為「戰略競爭者(strategic competitor)」,同時退出TPP,不再採取多邊抗中策略。

然而,拜登上台後,是否可能重拾「競合」的老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院(RSIS)院長廖振揚(Joseph Liow)向半島表示,拜登的團隊雖然網羅了多位歐巴馬時代的官員,但也承諾要對中國採取更強硬做法,甚至指稱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是「惡棍」;因此「拜登並非歐巴馬的2.0版,他也在穩定升高抗中;不過,他們也會想要就衛生、氣候變遷等利益趨於一致的議題,與中國共事。」

華府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亞洲研究主管易明(Elizabeth Economy)向英國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指出,「拜登政府關於中國政策的最重大改變,可能是美國要重新致力於領導全球,以應對全球的挑戰,讓中國無法奪取或扭曲全球治理系統,以符合他們狹窄的利益。」

易明也表示,美國與盟邦和夥伴進行更大的諮商,以打造一個連貫、一致的中國政策,有其必要。而重新調整美中關係可能包括重建雙邊對話,並探索共同目標區,以避免雙邊關係急遽惡化為冷戰。

強化抗中 拜登將推「集體槓桿」

至於美國要如何結合盟邦共同抗中,拜登助理最近在涉及中國關稅的問題上,透露了未來的作法。

拜登的外交顧問、前歐巴馬時期高級外交顧問蒲杰夫(Jeffrey Prescott)和前白宮與國防部顧問麥肯伊(Brian McKeon)向路透社表示,拜登在決定處理美國對中國的關稅問題之前,將會與主要盟邦諮商,以尋求「集體槓桿(collective leverage)」,以強化對抗中國。

而要形成「集體槓桿」,拜登政府首先要與川普時代中斷的盟邦重新連結,比方川普打著「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旗號,對關鍵夥伴歐洲和加拿大產品加徵關稅,「削弱了我們原本可以應對中國的力量」。因此,拜登上台後將立即與盟邦展開磋商。

不過,拜登不傾向立即放寬或解除川普為強化貿易戰對中國加徵的關稅,因為目前任何對中國示好或示弱的舉措,都具有政治敏感度。

美中緊張 雙方都有責任

然而,美中關係的惡化並非出自單方面。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資深製作人葛瑞菲斯(James Griffiths)指出,美中關係的破裂並不僅是來自華府的驅動,在某種程度上,兩國關係的磨損也是北京日漸好鬥的外交政策、軍事擴張主義,以及新疆、西藏和香港持續侵犯人權所造成的結果。

因此,在經歷川普執政後,中國雖然期待與新政府重新設定美中關係,但是,如果中國本身沒有作為,兩國關係很難改善。

曾任美國駐成都總領館領事的穆恩(Jeff Moon)向CNN表示,要全面重返歐巴馬時代的美中關係已不可能,因為美國反中態勢已經形成。「而在戰狼年代,中國的侵略野心也來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經濟學人智庫(EIU)分析師馬志昂(Nick Marro)也認為,美中關係的破裂是由雙方驅動,「中國正試圖不讓關係更壞,但也沒有為改善關係創造條件。」

馬志昂更指出,「許多目前的雙邊摩擦已經超越貿易領域,觸及台灣、香港、新疆以及南海議題。中國將這些區域都視為『紅線』,然而,在國內民族主義媒體環境興風作浪下,已將中國領導人的手綁了起來,任何政策上的退讓都有被視為屈服西方壓力的風險。」

拜登上台 改善美中關係出現良機

北京語言大學學院教授黃靖向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指出,拜登政府要與盟邦協調對中政策,因此預料對中國的施壓將會更加持久,也更廣泛。但這並不表示美中關係會繼續急遽下滑;相反地,從全球角度來說,拜登為中國提供了一個穩定雙邊關係的寶貴良機。

黃靖分析,拜登的外交政策會全面去川普化、拋棄單邊主義,這符合中國向來要求美國採取多邊主義的主張。其次,因為疫情封鎖,為免經濟崩盤引發前所未見的量化寬鬆,數兆美元被注入市場,導致全球經濟正面臨金融災難的重大風險。在這方面,北京和華府可以找到共同點,以維持全球的金融穩定。

此外,美中可以建立適當的危機管理機制,以應對諸如南海和台灣海峽等敏感問題,防止持續的緊張升高為危險的衝突,而類似機制在川普時代幾乎已蕩然無存。

凝聚團結 拜登優先要務

不過,目前拜登正面臨川普拒絕接受敗選,曠日廢時的法律戰可能延後拜登的執政布局;而如同拜登在勝選演說中所說,他最優先的事務是重新整合分裂的美國、加強對抗疫情以及拉抬疲弱的經濟,顯然內政才是他的當務之急。

因此,要在短期内談到美中關係的重新設定或重大調整,可能還要一段不算短的等待期。

黃靖指出,不要對拜登政府有過多期待,尤其想要在2022年期中選舉之前,看到拜登制定出有關中國政策的清晰架構,不太容易。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