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兩岸三地「個性官員」命運大不同─民主決定自信 自由彰顯個性

  • 時間:2020-11-09 17:4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兩岸三地「個性官員」命運大不同─民主決定自信 自由彰顯個性
左:薄熙來/右:馮世寬(取材自網路/Rti資料照)

近日,有「大鵬」暱稱的退輔會主委馮世寬在立法院備詢時,遭在野黨立委潑灑咖啡,大鵬迅即脫下西裝外套,與立委針鋒相對。事件發酵後,網路力挺大鵬聲浪不絕於耳。蓋因大鵬雖屬軍人出身,卻個性鮮明、自信爽朗,其海派文化的言談舉止與舊式、唯唯諾諾的公務人員形成強烈對比。加之大鵬個性親和,幽默風趣,頗受網民青睞。

兩岸三地具有不同的官場文化,個性官員卻不時出現在各自政壇。但由於社會背景上的差異,個性官員的命運卻是大不相同。這也折射出政治制度的差異對公職人員命運的不同影響。

中國:「個性官員」多鋃鐺入獄

中國奉行「黨領導一切」的舉國體制。在毛澤東時代,由於領袖個人崇拜的盛行,個性官員並不為當時的環境所允許。改革開放後,中國政治經濟環境一度向寬鬆方向發展,不論在紅色家族或是技術官僚中,「個性官員」開始逐漸出現,然而往往與「個性」一詞相伴的,就是「爭議」。

曾一度有「平西王」之稱的薄熙來,堪稱中共體制中「個性官員」的代表。在其主政重慶期間,以「倡導唱紅色歌曲、打擊黑惡勢力」(即「唱紅打黑」)為施政手段,塑造個人魅力,透過媒體包裝其「親民」形象。然而在個人秀的背後,是當時的重慶出現嚴重的司法人權倒退。薄的心腹、時任公安局長王立軍隻手遮天,所謂「打黑」造成包括辯護律師入獄的諸多冤假錯案。最終,薄熙來與王立軍反目成仇,二人雙雙下獄,釀成中國政壇的大地震。


王立軍(圖)與薄熙來反目成仇,二人雙雙下獄,釀成中國政壇的大地震。(資料照/網路圖片)

技術官僚中的「個性官員」典型人物,當屬江蘇出身的原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仇和曾先後在江蘇、雲南兩省任職。其在江蘇任職地方官期間,以「制止鋪張浪費」為名,推出過極富爭議的「限桌令」,即官民大眾在舉辦私人宴會時,其設宴桌數要有數量限制,若超過上限便要被懲罰。這是明顯的以公權力介入私人生活,在民主法治社會難以想像其荒唐。然而,仇和卻在當時被視為「個性」、「改革」的代表。接著,在昆明任職期間,仇和大搞城市拆遷,引起極大爭議和社會負評,最終因貪腐而成為階下囚。

香港:有個性 但不被北京「祝福」

奉行英國式文官制度的香港,其公務員的專業性和執行力特別突出,但較為缺乏個性。究其根本,與香港並未實行歐美模式的普選政治有極大關聯。官員成為脫離社會的技術官僚,對民情及社會脈動缺乏掌握。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香港官員成為推行北京對港政策的工具,更是難以出現個性官員。

近些年,唯一有個性的港府官員當屬前財政司長曾俊華。由於其鬍鬚類似「品客大叔」,港人暱稱其為「薯片叔叔」。2017年香港特首選舉,曾俊華與林鄭月娥雙雙參選。曾俊華在競選過程中展現了豐富的個人魅力和演說才華,並以團結香港人為競選主軸,得到了市民的大力支持,其民調也大幅領先林鄭。曾俊華掃街拜票,所到之處萬人空巷,與林鄭月娥呆板式的選舉模式對比鮮明。


曾俊華無法得到北京的祝福,香港特首最終由林鄭出任。(Tasnim News Agency, CC BY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但決定誰當選特首的,是12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其中大多數是親北京人士。或許就是太過個性化以及得到民主派的支持,曾俊華無法得到北京的祝福,林鄭最終當選。或許,在那之後的香港,個性化官員成為絕響。

民主的自信、自由的活力:個性官員的土壤

在制度不透明、政治不民主、法治不健全的社會中,所謂「個性官員」,也不過是以做秀方式去牟取個人政績或利益的昏官而已。在一個權力高度集中的國度中,亦容不下「個性官員」的存在,因為這樣的官員與服從上級、統一意志的社會制度格格不入。

大鵬主委馮世寬在立法院據理力爭的鮮明個性以及平日的自信談吐,不僅是其個人修為的累積,更是台灣民主自由活力的展現。因為民主自由以及多元包容,台灣社會從初期的個性立委到如今的個性官員,整個社會可以說是走過了一段光輝而艱辛的道路,也奠定了全體台灣人的自信與驕傲。在大鵬自信的身後,是一張張充滿分量的選票。

兩岸三地,個性官員的命運大不同,凸顯了各自不同的歷史脈絡。但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是:如果沒有民主和自由,所謂「個性官員」,其實就是騎在人民頭上的奴隸主。何為真正的個性官員?相信大鵬主委馮世寬給中港兩地的官員做了最佳的正面示範。

作者:徐全(專欄作家、文史學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