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一百年的提出 戳破中共重回「和平發展」的謊言

  • 時間:2020-11-06 17:34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國第三個一百年的提出,其對台政策本質不變,而發展路徑似乎也必須觀察是否轉向軍國主義。(圖:維基百科)

在美國總統大選前後,臺海局勢持續緊張的背景下,中共將如何表述兩岸關係,是近期觀察北京對臺政策基調變化的重要指標。

直言之,依循中共文件具有的「承上啟下」的歷史慣性,透過文件來解釋中共如何總結過去的治理經驗,以及策劃未來的權威指導,尤其要關注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公報》及《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以下簡稱建議)》,這在中共發展歷程有其重要性。

然而,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公報》發表後,許多人發現《公報》未提「一國兩制」,反而僅有「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和祖國統一」的簡短文字。其實,《公報》並不等同全會通過的文件,《建議》中涉及臺灣事務的文字,必定會比《公報》較為具體詳盡。

深入觀察,《建議》於11月3日發布。其中,第58項建議涉及兩岸關係,這項《建議》基本維持了中共中央既有的對臺政策和方針,保持了對臺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

中共對台政策和方針始終沒變

對中共而言,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仍然是北京在臺灣問題上優先選擇。《建議》蘊藏著中共方面可以利用的歷史性機遇,中共對臺大政方針保持不變,為中共方面尋求與臺灣的和解談判留下空間。


中共已理解自身實力越強、兩岸差距越懸殊,必然有更多籌碼將臺灣前途鎖入中國發展之中。

對臺灣而言,《建議》涉臺內容不該以篇幅或字數來衡量輕重,而是需要更全面,且細緻地詮釋中共對於兩岸關係的結構安排。如今,習近平不再如過去中共領導人對臺問題採被動的態度,而是已經理解自身實力越強、兩岸差距越懸殊,必然有更多籌碼主動將臺灣前途鎖入中國大陸發展之中,捆綁成「兩岸共同市場」,企圖以壯大中華民族經濟為訴求,並且全力排除任何不利於兩岸統一的干擾因素,進一步完成統一大業。

從戰略原則觀之,《建議》重申「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此一不變基礎,契合習近平為求解決臺灣問題的「戰略定力」的自信與意志。回顧中共十三大以來政治報告的涉臺論述內容均可發現,「和平統一」始終是解決臺灣問題的戰略目標與基本方針,一方面對內壓制「武力統一」的左傾路線,另一方面,確保對外及周邊地區的安全穩定,不讓兩岸發生武力衝突轉變為其他國家能夠強制介入幹預的藉口。

「一國」才是談判底線

同時,九二共識也是對臺劃出「賽局邊緣困境」的遊戲規則,是「一個中國」原則之下的過渡性安排,關鍵在於「一國」是談判底線,不容臺灣討價還價的空間。

從戰術來思考,習近平既對臺商臺青溫情喊話,也警告有意「破壞兩岸和平現狀」的「麻煩製造者」不該挑戰中共底線,保持對臺「兩手策略」。習近平特別強化了對於「臺獨」處理方式的主動性,從態度上的反對,走向彰顯「有足夠的能力挫敗任何形式臺獨」的決心。

諷刺的是,新任的美國總統的是否重啟多邊主義、交往政策,而戰略模糊是否對臺灣直接有利。從歷史經驗來看,新自由主義不會威懾到中共,而是幻想把中共融入資本主義世界的體系之中,這種世界統一戰線的思考,這對亞太及世界和平並非福音。

建軍百年恐轉軍國主義

歷史若鏡,國際社會一定要放棄不切實際的想像,因為除了「建黨」、「建政」兩個一百年的舊目標外,五中全會高調公佈的第三個一百年,亦即「在2027年實現建軍百年的奮鬥目標」,這是否意味中共要拋棄以往「和平崛起」的基本戰略,轉向軍國主義的發展路徑,值得關注。中共這種想把變局的試煉,轉變成歷史的機遇,此刻正考驗著中共領導人的智慧與決心。

平心而論,在2035 年的關鍵節點前,兩岸關係必有變化,臺灣如何把握時間,梳理自身定位,作為臺灣未來升級轉型的契機。在中美貿易戰中,中共優先考慮發展主義及展示強國姿態,意味著將排斥民主自由。國內如何先尋求臺灣內部共識,免於陷入內耗的惡性循環,型塑臺灣人民真正能感受長治久安的發展願景,才是臺灣在美國總統大選後要面對的課題。

作者》吳建忠 台北海洋科技大學 通識教育中心 副教授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