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向莉視角 /親歷建三江事件(六)憤怒的火山和建三江事件的結局

  • 時間:2020-11-15 18:3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向莉視角 /親歷建三江事件(六)憤怒的火山和建三江事件的結局
公民聲援人權律師。(資料照/作者提供)

王勝生律師、陳劍雄、張聖雨等律師和公民們被建三江匪警戴上黑頭套,非法綁架,並遭受酷刑虐待的消息傳出以後,以微博平臺為主的互聯網上一片嘩然。有網友和女權人士自己戴上黑頭套,拍了照片,發在網上,表示對於「被黑頭套」、被抓捕拘留的15位公民的聲援。我也用黑圍巾做了一個黑頭套戴上,拍了照片,傳上網路,抗議中共暴行。但我很快發現,網友們更有創意,他們製作出來的黑頭套五花八門,以各種方法戴在自己頭上。那些日子打開網路,網友們戴著黑頭套如雨後春筍,一個個鑽了出來,並以「今天你戴黑頭套了嗎?」這樣的方式表達問候。滿屏都是戴著黑頭套的公民。這讓我想到,有朝一日中國實現了民主自由,基本人權受到真正的法律保護以後,我做策展的時候,一定要給網友的黑頭套創意留下一席之地。不光是黑頭套,民意沸騰本身就是一幅壯美的時代畫卷。

除了戴黑頭套的行為藝術外,在整個建三江事件中,網友們網上舉牌的行動從來沒有停止過。網上舉牌,通常都是網友自己製作一個簡易的牌子,寫上他想發出的聲音,自己舉著這個牌子請人拍照,然後發到網上。如果說黑頭套還可以蒙臉的話,網上舉牌則是完全暴露在有可能會被國保請去喝茶的風險之下。但是人們毫不畏懼。用一位網友的話來說,四位律師在坐牢,我們舉個牌算啥?那段時間我堅持每天時時地在網上發布「建三江一線報道」,所以網友舉的牌子上的內容與建三江事件的進展合著節拍。當四位律師失蹤時,網友們以各種創意寫上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的名字,要求釋放四位律師;當張磊、李金星律師絕食爭取會見權時,網友舉牌的內容就變成了「會見權」的普法運動;當陳劍雄、張聖雨被抓時,義憤的網友所舉的牌子上就把警察稱為匪警、黑社會了。

除網路聲浪外,全球數十家媒體聚焦建三江事件,關注建三江事件,眾多非政府組織和多名歐、美議員站出來呼籲「建三江當局」放人。四位律師被抓之後,美國之音第一時間報導了消息,貼出了四位律師穿著軍大衣在建三江法制教育基地的鐵柵欄門口的留影,並指出「律師在辦案過程中被拘留的現象很罕見」。德國之聲分別以《再探「黑監獄」,四律師被拘》和《探建三江「黑監獄」律師稱遭酷刑》等為題,對建三江事件進行連續報導。自由亞洲電臺則以每天幾篇報導的頻率,密切關注建三江事件的進展。

法律界、學術界的建三江現象研討會不斷召開。4月30日上午,大陸多名法律界人士在香港召開建三江事件研討會,會議開始後,以電話連線的方式邀請我進行了情況介紹。廣州大學楊松才教授表示,建三江法制教育基地無任何法律依據和手續關押公民,完全符合「任意羈押」。國際社會應該高度重視;廣州大學劉誌強教授認為,建三江事件先是侵犯公民的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之後侵犯律師的執業權利和人身權利,再之後是侵犯公民的集會遊行的權利,違背了中國憲法和國際人權標準;資深律師滕彪表示,不只建三江有黑監獄,全國各地還有很多黑監獄。建三江顯示了非常野蠻的一面。形形色色的洗腦班和學習班在中共歷史上有傳統。似乎與蘇聯也有淵源。整風,土改,三反五反,反右,文革,計劃生育,法輪功等等,不取締形形色色的黑監獄,將會有更嚴重的人權災難。

張雪忠律師在網上發表了自己的觀點,黑龍江建三江農墾公安局,以法制教育為名實施非法拘禁,長期對信仰人士進行野蠻和殘忍的迫害,完全違反了文明社會關於信仰自由的共識,是一種嚴重的反人類罪行;廣州律師唐荊陵在網路上說,此次建三江營救人權律師,不容回避的課題是敦促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並向世人公開宣告修練法輪功無罪;龐琨律師認為,如果人人不去碰紅線,紅線將永遠是紅線。踩的人多了,紅線才有可能不那麼敏感;中國政法大學王建勛教授表示,建三江事件是當下中國最有標誌的法制事件之一。它不是特例,而是一個縮影。必將成為本年度中國反憲法反法制大事件之一。只要世界上還有不自由的地方,自由就永遠在危險中。只要世界上還有專制政體,自由政體就永遠受到威脅。


人權律師在七星拘留所絕食要求會見。(資料照/作者提供)

建三江事件的緣起是四位律師受託前去解救被非法關押的公民。關押他們的理由是因為他們修習法輪功。中共雖然在給610國保的秘密文件裡將法輪功定義為邪教。但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於1999年10月30日通過的《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取締邪教活動的決定》和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裡面根本就沒提到「法輪功」。而《刑法》的原則是「法無明文不定罪」。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涉嫌違法犯罪。

最高檢和最高法在《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對「邪教」的認定是:邪教組織是指冒用宗教、氣功或者其他名義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製造、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蒙騙他人,發展、控制成員,危害社會的非法組織。歷史的吊詭之處在於,如果從中共利用馬克思主義名義,神化馬恩列斯毛,控制輿論對人民洗腦,百年來對中國人民造成深重災難的事實來界定,中國共產黨恰好符合他們自己所給出的邪教定義。

建三江事件歷時一個多月,先有四位律師勇敢地挑戰建三江當局設立的黑監獄,後有200多位律師和公民前往建三江參與救援被抓的四位人權律師。部分現場聲援的律師和公民被抓後,又有新的律師和公民趕赴建三江前線繼續抗爭。很多知名人士和專家學者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分別以學術研討會等方式發聲支持。部分知名人士通過致電和當面遞交行政投訴和法律控告文件的方式,向黑龍江省公檢法、黑龍江農墾總局質詢和抗議。網路輿情更是洶湧澎湃,一浪高過一浪。這些給中共當局施加了很大的壓力。

4月23日,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釋放最後一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蔣欣波,建三江黑監獄(青龍山洗腦班)宣告解體。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總結過建三江事件的意義:
 
首先,建三江事件最後以「被抓的所有律師和公民全部被釋放,並進行了後續投訴控告維權」為結束,最終促使了青龍山洗腦班的解體,這是近年來民間維權力量最終取得勝利的一次標誌性的事件。建三江事件再一次昭示人們,邪惡的暴政雖然張牙舞爪,但他們的內心畢竟是陰暗虛弱的,民間維權力量只要堅持抗爭,最終會取得勝利!這極大地鼓舞了民間維權力量的信心,對未來中國的維權運動將產生深遠的影響。
 
其次,建三江事件創造了公民團隊和律師團隊合作、以立體方式施壓維權的典範。在建三江事件中,公民團隊和律師團隊各自獨立,但又相互配合。既有現場面對強權前仆後繼敢於坐牢的英勇抗爭,又有專業律師團隊與黑龍江農墾公檢法系統的合法較量(根據現行法律程序所進行的申訴和控告);既有以往維權慣例的網友圍觀的輿論道義支持,又通過公民獨立募捐的後勤保障的策略,讓無數的網友成為了事件的直接參與者和力量貢獻者。律師和公民為了伸張正義和推動法治,毫不畏懼、勇敢向前、進退有據,最終事件迅速推進,影響巨大,最終形成了「漁陽鼙鼓動地來」的聲勢,迫使當局不敢再死扛到底。
 
最後,建三江事件超越了國內維權,成為一起震撼世界的「人權事件」,互聯網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那段時間,國內的微博網友大量為建三江事件持續關注與發聲,同時,世界各地人民紛紛舉牌、拍照、撰文聲援建三江事件,全球數十家媒體聚焦建三江事件,關注建三江事件,眾多非政府組織和多名歐、美議員站出來呼籲建三江當局放人,在輿論上對官方形成了巨大的壓力。這是建三江勝利的重要前提。
 
建三江事件中的四位律師和公民回家後,王宇、謝陽等律師發起成立「建三江案件法律後援團」,支持在建三江事件中曾被抓捕的律師和公民後續維權。張俊傑和唐吉田律師後來採取了一系列法律行動為自己在建三江遭到非法綁架和酷刑進行了維權。2014年6月唐吉田向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起訴建三江農墾總局公安局侵犯他的人身權利。 
 
作為建三江事件的親歷者,我有幸參與發起組建了建三江公民聲援團隊,實踐了自己作為一個中國當代公民的勇氣和擔當,親眼見證了中國人權律師團隊在與黑暗勢力較量中所表現出來的凜然正氣。


向莉在建三江七星拘留所門前。(圖:作者提供)

作者》向莉  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曾在北京生活,當過大學老師和畫廊經理,後成長為人權捍衛者。在中國積極參與和見證了一系列人權事件,並成為中共「709大鎮壓」的受害者。2017年流亡東南亞,因偷渡國境在泰國監獄度過了七個月的艱難時光。之後被美國政府、聯合國和國際NGO以人道主義為由救到美國。 現生活居住在美國舊金山,從事人權相關工作。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