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伊朗新制裁 可成拜登談判籌碼

  • 時間:2020-10-29 19:18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黃啟霖
2020美國大選,尋求連任的美國總統川普(右)對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AFP)

美國在逼近大選之際以反恐為名,對伊朗石油產業下達新一波制裁令,似乎蓄意讓未來可能出現的拜登政府綁手綁腳,難以跟伊朗達成新核子協議;然而,分析家指出,川普的新制裁也可能適得其反,成為強化拜登與伊朗談判的籌碼。

美以反恐為名 再對伊朗制裁

美國財政部在26日發布聲明說,美國將對伊朗部門的「關鍵行為者(key players)」實施制裁,因為這些個人和實體以資金支持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的精銳民兵聖城部隊(Quds Force)。而聖城部隊已被美國列為恐怖組織。

這項新制裁列出的黑名單,包括伊朗石油部、伊朗國家石油公司(National Iranian Oil Company)、伊朗國家油輪公司(National Iranian Tanker Company)以及其他個人與實體,這些個人和實體的任何美國資產都將遭到凍結,同時全面禁止美國人與他們做生意。

名列這波新制裁黑名單的個人和公司,有些在先前已經受到制裁,比方伊朗國家石油公司和伊朗國家油輪公司,已經在美國對伊朗的「極限壓力(maximum pressure)」政策下,遭到不同的司法當局制裁。

不過,華爾街日報引述分析人士和前美國官員表示,新制裁是反恐制裁,跟其它類型的制裁相比,要解除這類制裁會困難得多。這種制裁對任何被發現與黑名單上的實體進行交易的人,可能會帶來更嚴厲的懲罰。

川普不讓新總統跟伊朗談新協議

川普政府的這項舉動,距離11月3日總統大選只剩下1個星期,時機相當敏感。

前美國國務院副助理國務卿、力挺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的哈瑞爾(Peter Harrell)向路透社表示,川普政府採取這項行動的主要理由之一,就是意圖讓未來可能的(拜登)新政府,更難以重返是聯合全面行動方案(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 JCPOA),也就是伊朗核子協議。哈瑞爾說,拜登當然可以藉由行政命令移除川普這項新制裁,但必須付出代價。

新制裁有助新總統談判

不過,有分析家指出,新制裁也可能適得其反,成為強化拜登與伊朗談判的籌碼。

政治風險分析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分析師羅姆(Henry Rome)表示。「這些新制裁並不會在拜登主政下,為解除制裁製造司法障礙。」

然而,羅姆指出,這些新制裁可能為國會的批評人士提供砲火,他們可能會說,如果拜登政府尋求與德黑蘭達成新協議,那就是拜登政府在掩飾伊朗對恐怖主義的支持。

專家指出,這也可能為解除伊朗制裁製造更多的文書作業和官僚程序,讓這項努力增加一些困難。

能源供應商ClearView Energy Partners的分析師布克(Kevin Book)則說,這項新制裁可能為拜登在與伊朗達成最終協議時提供保障。

布克指出,「拜登可以指責是川普設定了這項限制,並他在和伊朗談判期間,可以用廢除這些制裁表達善意。」

伊朗若守協議 拜登願重返外交談判

川普在2018年退出「聯合全面行動方案」,指這項協議不足以遏阻伊朗的核子武器和彈道飛彈計畫,以及好戰份子在中東各地的影響力。隨後川普陸續恢復對伊朗的制裁,導致伊朗經濟遭受重擊。

在最新一波制裁之前,美國財政部也在22日,以伊朗企圖擾亂美國大選的名義,對包括革命衛隊和聖城部隊在內的5個實體實施制裁。

一般認為,拜登如果當選,可能與伊朗達成新協議。拜登的立場是,如果伊朗遵守2015年與國際六強達成的核子協議,他贊成與伊朗重返外交途徑。這項舉措如果成真,可能對國際原油市場每天增加大約200萬桶的伊朗原油,但目前受到川普政府的封堵。

不過,這本來就會是一項漫長的努力,包括長達數月的多邊會談。而且這些談判只有在伊朗就其核子計畫採取步驟之後才有可能,比方調降伊朗在川普主政時期增加的濃縮鈾儲存量,而且這項行動還必須獲得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檢查人員的查證。

制裁太過 美對伊朗招數漸用盡

由於川普不斷增加對伊朗的制裁,不但引發伊朗的抨擊,美國官員也坦承制裁太過,連美國自己都不易找到嚇阻伊朗的新手段。

伊朗駐聯合國代表團發言人米育斯費(Alireza Miryousefi)發表聲明說,「美國正在制裁已受其他莫須有罪名制裁的伊朗實體。無論如何,美國制裁成癮卻沒有取得成功,因為美國的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Robert O’Brien)已經坦承,美國制裁得太過頭了。」

米育斯費指的是歐布萊恩最近表示,川普政府對伊朗過度制裁,因此,現在很難再用制裁來制止伊朗對美國大選的干預。

歐布萊恩先前說,「我們對伊朗和俄羅斯目前的難題之一,就是我們已對那些國家動用了太多制裁,現在能用的手段很少。」他說,華府正在尋求每一種嚇阻力量,以制止伊朗和俄羅斯對美國大選的干預。

哈瑞爾指出,川普政府正尋求在伊朗政策上綁住繼任者的雙手,現在不清楚這種做法是否能夠成功;因為從法律上來說,並沒有理由讓另一個政府無法解除這些制裁。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