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終結的苦難》吳祚來自述12 村莊裡的宗教與信仰

  • 時間:2020-11-18 16:44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共產黨重建了自己的信仰體系,建立了一個全新的政教合一的共產帝國。(圖: Zhimai Zhang)
作者前言:我想從童年寫起,通過個人視角,體察大陸半個世紀以來的家庭與村莊、國家與社會,讓臺灣的讀者對大陸黨國與民間社會多一份感知。我的童年記憶可以追溯到中共的文化大革命之前,少年時代(1970年)「文革」開始淡化,並開始進入「改革開放」新時代,1980年代讀大學、讀研究生,我在北京親歷了聲勢浩大的八九民運,最早一批進入天安門廣場示威,最後一批撤離廣場,後來又因零八憲章第一批簽名而遭免職,茉莉花運動時被拘審差點身陷囹圄。我想把個人親歷複述成為文字,讓個人記憶匯入家國記憶庫。大陸苦難的歷史並沒有終結,一切仍然在進行中,大陸知識人身陷精神困境,與大陸民眾一樣無力解脫,這些文字不僅為了不忘卻,也希望給困境的同道們一份勉力。


共產黨破壞了傳統信仰

從今日臺灣可以看到,移民帶來的宗教與原住民信仰,構成了極其豐富多元的信仰形態,不同信仰的寺廟林立,互相之間並無違和衝突,大陸的民間社會信仰也是多神,傳統社會因多神信仰而和平安詳。

當代大陸信仰與宗教問題出在哪裡?共產黨的無神論、對宗教的禁錮與管控,使大陸人因喪失信仰而道德沙漠化,共產黨重建了自己的信仰體系,建立了一個全新的政教合一的共產帝國,一黨專制也是一黨教化,對黨與領袖的信仰與崇拜,代替了對天與諸神的信仰與對祖先、對聖賢的崇拜。

華人對天地、祖宗的信仰並不是通過傳教的方式被廣泛傳播與接受,日月星辰與人的生活也形成某種象征性的關係,特別是傳說故事,賦予大地星空以神性與故事性,人們既敬且畏,但共產黨的無神論與馬列思想的屬性,使它在毀棄傳統信仰的同時,重建信仰,這個過程從延安時期高歌《東方紅》開始,到文化大革命結束告一段落,現在又開始另一場文革造神運動,黨和領袖被神聖化,黨是人民的天,獨裁專制被形象化、美化。

村莊信仰是數千年形成的,所以村莊裡的人們,無論文革怎麽宣傳,洗腦,仍然保留著傳統的信仰與心性,但年輕一代卻不同了,從文革時代成長起來的一代人正在主導著中國政治與社會,從總書記到基層村支書,都是五六十年代成長起來的一代代「社會主義新人」,現在大陸為什麽又鬧文革,原因是當年的一代文革人成長起來了,文革後遺癥開始大面積發作。

不敬天愛民的政權必敗壞

西方人最多的感嘆用語是:我的上帝(”MY GOD”),中國人則是「我的天啊」。上帝、天,分別是東西方文化中頂級文詞,因為西方接受基督教之後,萬物與人都是上帝所造,而中華文化形成了天生萬物,天生萬民的觀念,西人宗上帝與耶穌,中國人宗天與祖(天與祖宗之間,才是諸神)。

中國人與天地自然建立了親緣關係,而西方人與上帝、耶穌建立了親緣關係,這註定了中西方信仰的不同,並逐漸產生更大的差異性。

古代中國,一個「天」在朝廷與民間語境中也迥然異趣。同一個「天」字,朝廷與百姓各自解釋,統治者認為自己受命於天,而百姓認為自己有替天行道的革命權。統治者口含天憲,對百姓有生殺予奪的特權,但百姓認為人命關天、民以食為天,生命與生活的權利神聖不可剝奪。

在信仰領域,中國人第一信仰是天,或昊天上帝,天既是一個自然空間,也是一個精神空間,還是一個信仰對象,天生萬民,某種意義上,天子與萬民共有一個神聖的昊天上帝,只是祭天權被「天子」朝廷壟斷了。

朝廷祭天,一是宣誓君主受命於天的威權,另一則是替百姓祈福,自己要承擔國家責任,朝廷君主因此有所敬畏,要敬天愛民。家天下,是家庭承包天下,當天下出現災荒甚至地震、日蝕異象,皇帝多會下罪己詔,請求上天恕罪,表示悔罪擔責。

到了北洋民國袁世凱,仍然想繼承祭天敘事,但天不假命,中華國族從此沒有了祭天人。共產政權不祭天不敬天,人為製造了災難不會懺悔,何況自然災難時,他們更重視的是自我宣傳與規避責任。

變天賬與偷天換日

文革時代的小人書與課本上常能看到,地主在家記「變天賬」,因為天己成為共產黨的天,地主就在家裡寫變天帳:哪裡的田地屬於自己家,哪裡的房產被中共侵占,一一寫在帳本上,國民黨回來或變天的時候要奪回自己的財產。私人財產特別是幾代人努力經營才積累的財富,是不可能被遺忘的,如果真的記下來,也是留給後代看,讓他們記得曾經有這樣一個政權,剝奪了百姓私產。

中華國族幾千年建立的天、天人秩序完全被中共毀棄了,人倫底線被破壞,私有財產不是充公就是集體化,在這個過程中,將地主富農有罪化,同時重建中共特色的信仰與教化,並通過文藝作品的方式傳唱,達到洗腦的效果。小時候經常唱延安歌曲:解放區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區的人民好喜歡。

而小人書或文藝作品描繪國民黨統治區則是一片黑暗,共產黨來了才開天闢地,換了人間。共產黨與毛澤東都被神化,共產黨在變天的同時,赤化了天下,「祖國山河一片紅」。

從一首荒誕的頌歌《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可以看到共產黨破天荒地重建了人間倫理與天人關係:

「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
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
千好萬好不如社會主義好
河深海深不如階級友愛深
毛澤東思想是革命的寶
誰要是反對它
誰就是我們的敵人!」

這首歌曲誕生的背景是1966年3月8日、3月22日河北邢臺發生了7.2級強震後,周恩來立刻派出大批文藝工作者,奔赴邢臺地震災區深入生活,由中共著名作曲家劫夫和作家洪源聯手創作,本是百姓災難之時,中共卻在災難時刻創作歌曲與其它文藝作品,讓全中國人民感受黨的恩情。就是這麽一個寫出無極限頌歌的曲作者,文革時一樣被迫害致死。

每逢大災難必有大宣傳,大頌歌,到了今年武漢新冠狀病毒引發全球性災難,又有對中共的頌歌唱響:「國家制度好,共產黨是天」,這樣極品奇葩的歌曲。在網路上還見到有人直接寫出「共產黨是天」這樣的紅色宣傳標語。

古代社會人們稱頌青天大老爺,或者贊美包公為包青天,是肯定朝廷官員為百姓主持公義,而共產黨政權卻是製造冤獄的國家機器,虛設信訪部門,不僅不能申張正義 ,反而為政府截訪、迫害報複提供了信息與集中地。

作者》吳祚來  專欄作家,獨立學者,八九六四最後一批撤離廣場,原中國藝術研究院雜誌社社長,因零八憲章第一批簽名被免職,現居美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