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i 中央廣播電臺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戒嚴部隊彈藥車六部口受阻 王軍濤提議實地觀察情勢

  • 時間:2020-11-12 17:40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戒嚴部隊彈藥車六部口受阻 王軍濤提議實地觀察情勢
1989年6月3日軍警搶奪彈藥車。(圖:作者提供)

1989年6月3日上午,我隨同王軍濤、劉蘇裏從雅園賓館乘坐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的車子前往北京大學,王軍濤臨時提議前往西長安街實地觀察情勢,我和劉蘇裏都表示同意。

在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所在地中南海的新華門前,我們看到,許多民眾在圍觀學生們展示的軍用品,這些軍用品都是當天淩晨和昨日晚上戒嚴部隊在開進途中遭到民眾攔阻時遺棄的。另有學生輪流向民眾講述戒嚴部隊開進的情況。在新華門附近的六部口,我們看到,有一輛滿載槍支彈藥的軍用大轎車被圍堵在西長安街上。這輛軍用大轎車掛著北京市的車牌,偽裝成民用的車輛,車中負責押送的十多名軍人都穿著便裝。幾名學生將一挺機槍架在軍用大轎車的車頂上,向圍觀的民眾展示。

滿載槍枝彈藥軍車遭民眾圍堵

這輛在六部口遭到攔截的軍用大轎車隸屬於解放軍總後勤部第六分部汽車第5團,6月3日淩晨奉命為已經提前進駐人民大會堂的第27集團軍運送槍支彈藥。學生和民眾攔截彈藥車的目的是不讓軍人得到槍支彈藥實施武力鎮壓。中共當局卻宣稱學生和民眾「企圖搶奪車裏的武器彈藥」,完全違背事實。彈藥車控制在學生和民眾的手裏近10個小時,現場有數萬人,如果真的是「搶奪武器彈藥」,不要說是一輛大轎車的槍支彈藥,就是一列火車的槍支彈藥,也早已蕩然無存。


民眾攔截彈藥車的目的是不讓軍人得到槍支彈藥實施武力鎮壓。圖為人民大會堂前民眾與軍警發生衝突;一位工人被毆打得滿身是血,手中猶抓住一頂軍人在衝突中失落的鋼盔。1989.06.03(六四檔案)

六部口與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的所在地中南海近在咫尺,彈藥車在六部口遭到攔截,讓中共當局十分緊張,擔憂當晚的武力清場行動開始後民眾搶劫槍支彈藥進行武力反抗,並危及中南海。於是,中共當局下令北京衛戍區部隊、武警部隊北京市總隊和北京市公安局組織力量,盡快奪回彈藥車。

彈藥車遭民眾攔截 中央下令奪回

當天上午10點左右,北京衛戍區負責人用電話向北京衛戍區警衛第3師參謀長李勝堂傳達命令:「在六部口,一輛裝有大批武器彈藥的軍用大轎車和車上10多名官兵,被一夥壞分子攔截圍困。上級命令你部與兄弟部隊、公安幹警、防暴警察一起到六部口附近的中南海待命搶救:」李勝堂立即下令部隊緊急集合,不到1分半鐘,530多名官兵頭戴鋼盔、腳穿皮鞋,不帶槍支,集合完畢,不到5分鐘,從文津街13號臨時駐地跑步來到中南海集結待命。

下午1點30分,中共當局下達了出擊命令。下午1點35分左右,800多名北京衛戍區部隊官兵、北京市公安局警察和武警部隊北京市總隊防暴警察集合完畢。北京市公安局一位負責人首先扼要介紹了六部口事態,聲稱「情況十分火急」,又作了簡要動員,要求全體軍警聽從指揮,遵守紀律,搶奪武器彈藥要勇敢果斷。

下午2點5分左右,軍警隊伍從中南海出發,穿過府右街,僅用了10分鐘時間,就來到了六部口北側。此外,第27集團軍、第63集團軍的數千名官兵奉命從人民大會堂西門出來集結,吸引了西長安街上數以千計的民眾,以配合軍警搶奪六部口彈藥車的行動。

當時,寬闊的西長安街上人山人海。六部口稍往東的十字路口中心,橫著一輛當作路障的公共汽車。往南,北新華街路口,就停著被圍困的彈藥車,四周萬頭攢動、水泄不通。再往南是北京音樂廳,那裏也擠滿了人群。彈藥車的輪胎已被紮破,無法開動。數萬名民眾組成一道道人牆,不讓軍警接近彈藥車。李勝堂迅速將隊伍由3路縱隊調整為6路縱隊,大喊一聲「衝啊」,軍警們發出一片喊聲衝向前去,強力驅散人群。一時間,民眾散向道路兩邊,很快地又湧上前來,軍民雙方衝撞在一起。民眾雖然人數眾多,但面對頭戴鋼盔、手握盾牌警棍的軍警,在衝突中並不占上風。


六部口彈藥車受阻。1989.06.03(圖:作者提供)

6/3防暴警對群眾發射催淚彈

警衛第3師第13團副團長譚先誠帶領官兵衝在最前面,配合防暴警察驅散民眾,開辟道路,向彈藥車靠近,終於打開了一條通路,但只不過是20米左右的通路。李勝堂立即指揮官兵分成3路橫隊,分別向東、南、西三個方向強行阻攔,形成面對人群,背向彈藥車的包圍圈,切斷民眾與彈藥車的接觸,以便警察及警用面包車迅速靠近軍用大轎車搶運槍支彈藥。

下午2點20分左右,集聚在六部口南側和西側的民眾眼見警察開始轉移大轎車內的武器彈藥,又有數千人衝了過來,30米,20米,當距離官兵組成的人牆僅10多米遠時,防暴警察向人群施放了催淚彈,一陣又一陣地發射,現場煙霧彌漫。這是北京戒嚴後首次使用催淚彈。部隊官兵和武警頭戴鋼盔,手握盾牌警棍,又有催淚彈助威,民眾抵擋不住,節節後退。但沒過多久,變得更憤怒的人群又一次衝了上來,防暴警察再次向西、南方向施放了一陣催淚彈。

有4名學生堅守在彈藥車車頂,其中一人手持大喇叭不斷鼓動民眾,聲嘶力竭。譚先誠和警衛第3師司令部作戰警衛科科長劉秀華同時大喊「衝上去!」警衛第3師炮兵團第 6連士兵王偉春和第9連士兵劉加林率先向車頂爬去,王偉春遭到學生攔阻從車頂摔了下去,砸在劉加林的身上。劉加林一邊惡狠狠地叫罵「王八蛋,你們的末日到了」,一邊躍上了車頂,把一名學生甩下了車頂,隨後抓住手持大喇叭在車頂激動呼喊的學生,這個學生掏出學生證說:「我有權利喊話!」劉加林劈手奪過大喇叭,狠狠地摔到車下,一掌把這個學生掀下車頂。剩下的2個學生眼見2名同伴被摔下車去,受傷躺在地上,非常憤怒,一前一後向劉加林撲來。文弱書生哪是受過專門訓練、如狼似虎的特種警衛部隊士兵的對手,何況劉加林還是警衛第3師擒拿格鬥訓練的尖子。劉加林拉開架式,左腿騰空而起,將1名學生踢下車頂,右手猛虎掏心,將另1名學生擊下車頂。

軍警野蠻奪回彈藥車還受中央稱許

眼見4名學生被野蠻地打下車頂,受了傷躺在地上,被攔在外圍的民眾大聲怒罵。警察迅速鑽進彈藥車,把10多名官兵扶出車外。1名身穿白襯衣的學生還待在車裏,趴在裝有槍支彈藥的麻袋上死活不出來,2名警察硬把他拖出車外。當劉加林把車頂上的槍支遞下車時,警察也已將大轎車內的槍支彈藥轉移到了2輛警用面包車,准備撤離。退到東、西、南側的數萬名民眾再次圍了上來。一些民眾從北新華街方向弄來汽水瓶、啤酒瓶,霎時間,瓶子滿天飛,向警察和運載槍支彈藥的兩輛警用面包車襲來。李勝堂大聲呼叫:「快!組成人牆,掩護武器彈藥轉移!」警衛第1師陸海空三軍儀仗大隊副大隊長程志強、副團長譚先誠站出來了、師教導隊隊長張金明、師司令部科長劉秀華、袁成喻紛紛站了出來,官兵們肩並肩,手挽手,組成一道道人牆。下午2點50分左右,大轎車上的槍支彈藥和車上的10多名官兵終於被軍警轉移走了。

中共當局對軍警搶奪彈藥車的結果非常滿意,國務院總理李鵬專門委托國務院秘書長羅幹前往警衛師在中南海的駐地慰問官兵,贊揚他們在搶奪武器彈藥時組織嚴密,士氣高昂,動作迅速。解放軍戒嚴指揮部負責人也高度評價了警衛師官兵奮力搶奪武器彈藥的行動。六四屠殺事件後,劉加林,這位來自於江蘇省大豐縣農村的士兵,於1989年7月被批准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11月被破格提拔為少尉排長,又被中央軍委授予「共和國衛士」榮譽稱號。

在六部口軍警搶奪槍支彈藥車的過程中,由於軍警在使用電警棍和棍棒的同時,又大量近距離施放催淚彈,導致大量民眾和學生受傷。受傷者陸續被送到了北京市紅十字會急救中心,由於受傷者人數眾多,醫務人員忙碌得人仰馬翻,直到當天午夜時分才處理完畢。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