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燕益:許志永與丁家喜的冤案為何發生?

  • 時間:2020-10-12 18:3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知名維權律師許志永、丁家喜。(網路圖片)

謝燕益:許志永涉嫌煽顛案法律意見書致臨沂公檢法三長公開信

就1226案致臨沂公檢法三長公開信暨許志永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涉嫌案件法律意見書

臨沂市中級法院並于曉東院長
臨沂市檢察院並蔣萬雲檢察長
臨沂市公安局並李登全域長:

三位好,我是中國公民謝燕益。受許志永親屬的委託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四十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三條之規定擔任臨沂市公安局負責偵辦、臨沂市檢察院批捕並審查起訴的許志永、丁家喜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涉嫌一案許志永的辯護人及其申訴控告代理人。在向三位致信之先我已瞭解到,丁家喜、許志永兩位被採取強制措施以來至今未被獲准會見其辯護律師。當事人被以專案方式處理尤其涉及政治、言論犯者所謂敏感案件以國家安全之名不允許會見、違反通常的刑事訴訟程式甚至剝奪辯護權指定官派律師、未審先判已不乏先例。眾所周知,許、丁兩位此次被採取強制措施主要源于其正常的公民聚會尤其2019年12月26日的廈門聚會,當然可能還有他們二位一直以來熱心公民社會建設的一言一行。

許志永、丁家喜到底有沒有罪?想必三位心裡都是清楚的。知道他們二位所作所為的人們也是清楚的,這恐怕只是稍具良知心智正常者就足以判斷的。

可是如此荒唐的冤獄何以持續發生?如果說許志永、丁家喜有罪,誰都知道他們的罪不過就是要做一個有尊嚴的人、要堂堂正正做公民(他們上一次冤獄容後文闡述)。他們按照現行憲法法律有理有據、不慍不火爭取公民的權利、一點一滴的推動公民社會建設,就是他們以己度人的善意,就是他們勇於擔當責任之罪。

何以明知沒有證據、明知沒有事實根據、明知沒有法律依據,冤獄仍得以發生?

是非對錯、違法合法、罪與非罪本已涇渭分明無需贅言。可是本案發生的現實背景、其背後的邏輯以及利害得失卻不得不說。


致臨沂公檢法三長公開信(作者提供)

自去年至今可謂多事之秋,國內經濟蕭條、貪腐遍地、人道災難相續不斷,國際上以美帝為首的西方世界正在把中國人民與執政黨(中國共產黨)截然分開進行所謂圍剿與制裁。

與此同時,美帝大選在即,民主共和兩黨競爭日趨白熱化。無論兩黨候選人何者當選,唯有超越黨派、超越族群、超越階級、超越主義謀取中正博大者方可使文明升級再創輝煌。

如前所述,當今人類文明之燈塔美帝尚需與時俱進,必有超越階級之胸襟方可內安國民外領世界,我國一直以來卻不乏抱持十九世紀一種狹隘落後的觀念者——階級學說。回顧人類近兩百年歷史,階級學說自產生以來別無他用卻成為種種野心家煽動族群分裂要麼奪取權力要麼鞏固權力之主要手段。

階級學說通過物化作為精神主體人之社會存在狀態,混淆階級身份與階級意識同一性,否定階級地位處於不斷流變這一事實,誇大階級的對立性以掩蓋不同階級中的普遍人性欲求、共同利益及其統一性,將人徹底物化後抽掉其倫理自覺從而否定人類的自由、尊嚴與文明作為一個整體的無可分割性這一事實。

在前現代社會裡,形形色色的政客利用似是而非的階級學說製造所謂工人階級、農民階級與資產階級、地主階級的矛盾與對立,回避人類社會亙古既有的真矛盾即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之間的矛盾。統治者通過壟斷話語權回避統治者從當權的第一天起就已蛻變為名副其實的統治階級、當權者階級而不是自己給自己定義的什麼其他階級。人性的正常欲求決定著統治者的一切意圖都不過是以加強和鞏固自己的權力既得利益為核心追求權力的剩餘價值,否認這一事實必然陷入虛偽與人性背反。

人為製造社群分裂、對立、等級劃分必然導致鬥爭哲學盛行。鬥爭、對立與仇恨不可避免成為社會常態,並為特權橫行創造條件,誰掌握了權柄誰就成了所謂的革命階級、有理階級、專政階級,誰就代表了正義與進步。誰在權力鬥爭中失勢,就成為反動階級、落後階級、被專政階級。把人劃分為三六九等,分而治之,本無矛盾的人民時時被製造出人民內部矛盾不斷樹立內外敵人、無休止的內鬥相殘、與人為壑、率獸食人、敵視仇恨相續不斷,此國此地永無寧日、萬劫不復。一族群內陰險狡詐的統御術終竟得以實現唯一奴隸主統御全體奴隸之現實。眾所周知,1949年至1976年在這片土地上曾發生的一幕幕慘劇直至史無前例的文革發生至今仍讓人心有餘悸!

1978年執政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所謂體制內痛定思痛達成某種共識摒棄階級鬥爭開啟改革開放走向市場經濟、依法治國道路。與此同時,一方面權貴集團以腐治國借改革之機權力尋租巧取豪奪竊國盜民,另一方面,極左勢力以原教旨主義重祭階級理論、公有制、鬥爭哲學妄圖專制復辟捲土重來。專制主義既得利益集團左右相搏,罔顧人民死活。一言以蔽之,既得利益成為改革主要障礙進退往復。毋庸諱言,當今之中國貪腐、冤獄遍地,人道災難相續不斷、民心盡失、民怨沸騰、權力失控、社會失序,專制主義既得利益集團的貪婪頑固正把國家族群推向動盪不迭的深淵。

2013年,許志永和丁家喜,一位聲望正隆的北大博士大學教師、一位業界翹楚成功的商業律師,兩人無法接受權貴橫行、冤獄遍地、弱肉強食的社會現狀,秉持良知與責任因應時局勇擔人道使命,用自己的行動尋求社會最大公約數,宣導做公民推進公民社會建設。在現行憲法法律框架內以最大的誠意與善意,和平、理性、溫和、建設性的推動社會改良喚醒眾生。他們的公民宣導不僅是打破改革被既得利益綁架陷入僵局的出路所在,也是破除特權觀念、階級理論、鬥爭哲學等偽善學說實現人人平等的歷史必然邏輯。許、丁他們為教育平權奔走、公開呼籲官員財產公示、踐行公民同城聚餐……新公民精神「自由、公義、愛」的宣告更可謂人同此心!在專制特權社會裡,不惟普通百姓是受害者,當權者終究也是受害者,沒有一個獨裁者會有安全感!公民社會不單是普通百姓的希望,更是專制當權者的出路所在。

令人遺憾的是,許志永、丁家喜終被以「莫須有」的罪名枉法冤判。眾所周知,這場人為製造的冤獄從一開始就違背我國現行憲法、法律。它肯定不是國家的意志、不是法律的意志、不是執政黨的意志(如前所述執政黨於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制定的憲法法律以及形成的一系列政策、檔、決議均可體現這一點),而是個別人的非法意志。人無信不立、國無信不寧!作為執政黨,理應按照自己說的話、自己制定的法律辦事。82憲法的制定以及依法治國的宣告,為結束成王敗寇、你死我活、權力惡鬥創造了條件,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告別專制特權實現民主法治的前景愈加光明。以法律之名行政治迫害打壓之實赤裸裸侵犯人權踐踏法治,外失信於民內不合體制共識,勢將造成摧毀政權之基的現行法統讓其徹底失信破產政權翻覆的後果。

許志永、丁家喜服刑期滿出獄後,二位矢志不渝繼續秉持溫和、理性、公義立場,力所能及推進公民社會建設,也唯有公民意識的普遍覺醒夯實公民社會基石,這個社會才有更大機會避免干戈四起實現和平有序轉型。

2017年9月,丁家喜出獄近一年後抵達美國與闊別多年的妻女相聚。他本來可以留下來與妻女共享天倫之樂,但是他放下對妻女的眷戀毅然返回故土。臨別時其對妻女表示,總有一天會接她們回來。海內外千千萬萬的中華兒女何嘗不是如此?這是我們的家園,我們的祖祖輩輩生於斯長於斯,我們的子孫後代也註定了與這片土地的親緣關係,我們有責任站在這裡,用自己的雙手將其建設好,建成一個真正自由、公義、愛的美好中國!

許、丁他們為包括當權者在內的所有公民爭人權、爭尊嚴。非法鎮壓迫害他們的違法勢力如果成功了,則意味著非法特權的暫時維繫。而許、丁他們的追求實現了,則意味著永遠不會再有失利者。包括那些特權者及其子孫在內,所有人終將告別恐懼成為一個有自由、有尊嚴、有未來的平等公民。正是基於這一理想、信念與責任,許志永、丁家喜以及千千萬萬的良心犯不懼艱險、不懼牢獄而坐論起行;仁者無憂,憂心忡忡者恰恰是那些負隅頑抗垂死掙扎的專制特權者。

任何一個社會、一個族群欲擺脫奴役從野蠻走向文明都必須付出某種代價,都必經兩種意志的較量即自由公民意志與奴役特權意志、和平民主意志與暴力專制意志的較量,這兩種意志即合法意志與違法意志的較量不是經過一兩次而是歷經百千次、無數次直至自由公民意志、和平民主意志完勝,奴役特權意志、暴力專制意志徹底失敗瓦解為止。

追求做有尊嚴的人、堂堂正正做公民這條道路註定遍佈崎嶇與坎坷。可是任何艱險都無法阻擋人性的普遍欲求、人們對於美好生活的嚮往。任何打壓與迫害不單無法阻嚇自由公民意志,相反每一次不義都將激起人們對美好前景的渴求,推助更多公民的覺醒與奮爭!不管專制強權看似如何強大暴虐,其根本無法支撐應對一個人民普遍覺醒的時代。

天道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少數違法勢力、邪惡勢力妄圖把國家、法律、政黨等公器作為私利工具綁架整個體制、整個社會以實現維護既得利益、個人野心、專制權力的目的。相信越來越多的人們將會知曉,無論專制既得利益集團作何選擇,專制歷史都必將終結。改變專制歷史,所要面對的對手,不是一個國家、一個政權、甚至不是一個政黨,而只是隱藏在權力體系內的少數違法分子、邪惡分子,為一己之私負隅頑抗者。少數既得利益者反法治、反正義、反人類的邪惡勢力日益陷於孤立和挫敗當中,儘管改變專制歷史無疑極具挑戰性,必然遭遇諸多困難和阻力,觸動利益比觸動靈魂都難。但是,當今之中國,人權法治觀念日益深入人心,全球化、資訊化讓普世價值遍及世界的各個角落,告別專制歷史乃民心所向。我們可能還低估了人民的普遍覺醒、低估了現行體制內堅守良知的法治力量、正義力量、變革力量,低估了海內外全人類正在發生的普遍覺醒和進步的力量。

三位司法首長我的同胞,以上我闡述了關於許志永、丁家喜一案何以發生的現實背景、其背後的邏輯以及利害得失的一點立場。顯而易見,政治打壓與迫害絲毫無法動搖自由公民意志的成長以及我們這個族群終將擁抱現代文明的歷史進程。但是,為求真正的減少社會對抗,為求最大限度的防止社會對立,為求最大限度的緩解社會衝突,為求最大限度的減少人道災難,為求最大限度的降低社會轉型成本,在此,我願意以一個公民的身份呼籲公權機關回到法治的軌道上來,善意忠告掌權者,人的有限性、權力的有限性這一事實,善意忠告掌權者,分明在我們頭上冥冥之中存在無形的主宰力量、因果鐵律、善惡終有報之天道法則,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即使再卑微者,只要心存善念於心無虧終將得以善終,即使強權凜凜如果傷天害理放縱墮落亦將劫數難逃!善意忠告掌權者,境由心轉,不遠而復!即便歷史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只要願意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對國家、族群負責,自今日始,無罪釋放許志永、丁家喜等所有良心犯,平反歷史冤獄,開誠心、布公道,任何善意與善待終將得到善意的回應。八年前,當存續五十多年的勞教制度終被廢止,殘害百姓荼毒生靈的反人類元兇周永康被扳倒之時,一度普天同慶,引發人們無限遐想!誠如鬥爭與仇恨只能換來仇恨與鬥爭,播下愛的種子一定可以收穫愛的喜悅。人性本善人性本惡殊難料定,但人心向善卻是可以肯定的,基於對人性的信賴與期待,倘若體制內外朝野上下為推動最終建立一個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社會的美好中國相向而行點滴累積善意,循序漸走和平轉型的道路,每一個公民在自己的位置上各盡綿薄之力功不唐捐,誠如是,則國家幸甚,蒼生幸甚!

許志永辯護人及申訴控告代理人:謝燕益
2020年10月12日

作者》謝燕益 (1975—),人權律師,曾參與多宗人權案件。2003年提起憲政第一訴,起訴江澤民違反憲法繼續擔任國家軍委主席,2008年發表《和平民主運動研究》,2015年發表《慶安槍擊案律師調查報告》,709事發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經歷各種酷刑歷時553天出獄,出獄後發表20萬字《709紀事與和平民主100問》,並公開發表《釋放所有政治犯 愛你的敵人 開啟和平民主之路 致習近平及全國同胞公開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