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被犧牲的中國農民工! 失業率不被計算、補貼微薄只求疫情別上身

  • 時間:2020-10-13 17:31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疫情高峰時,中國政府社會保障和就業支出的比重,凸顯了所謂「中國經濟奇蹟」的制度性壓榨和剝削問題。(示意圖/Unsplash)

根據最近學者論述新冠疫情對各國社會狀況的影響:疫情的後果擴大了經濟和社會的不平等,新冠死亡的大多數是社會下層人士,低收入核心工人的工資過低,對失業工人救濟不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發表了評估報告,比較各國為緩解疫情應對新冠疫情的財政措施,中國政府與其他許多國家政府相比,國家補貼的規模很小、數量微薄。新冠疫情期間中國官方的救濟匱乏反映了制度問題和社會不公正。

中共最常見的說法是使7億人脫貧,但是它迴避了以合理計算貧困方法推算出中國一半人口仍處於貧困的問題,這也是貧困者申請最低生活保障(低保)門檻高的原因。在回應疫情時,中國官方只是將擴大少量的低保作為救濟的方式。今年4月10日,國務院召開新聞發布會,聲稱將最低生活保障覆蓋面擴大到6155.3萬人。但按照這個數字,低保人數僅佔總人口的4.3%,只相當於7億貧困人口的9%。國務院共發放18.8億元,平均每人每月47元。這些受助者中包括5446萬已在領取救濟金的人,639萬陷入貧困的人和70.3萬低收入家庭。這種以低保回應新冠疫情的方式,只是覆蓋了社會底層少部分人的最低生活保障。

怪怪統計 「工人」轉回「農民」不算失業?

中國當局在計算失業率時一直將失業農民工排除在外。按照當局的說法,失業農民工身份是從 「工人」轉回了 「農民」,失業的農民不算「失業者」。與此同時,中國政府又將農民工定義為向城鎮轉移的「農村富餘勞動力」。這種對農民工隨意定義社會階層的方式,一直是中國政府壓縮社會開支的方式,疫情期間對失業農民工補貼覆蓋率更是微不足道。今年第一季度,僅有230萬失業者收到失業保險金93億元,這些受益者主要是有城鎮戶口身份。在疫情期間,政府對農民工的社會保障只有第一季度唯一一次向6.7萬名失業農民工發放生活補貼4.1億元,平均每人6100元。截至3月下旬,領取失業補貼的農民工僅佔估計失業的五千萬農民工的0.13%。中國政府沒有對絕大多數失業的農民工提供任何幫助,而失業農民工中大多數人也沒有失業保險,生存缺乏保障。中國政府不僅歪曲了國際勞工組織對失業者的定義,而且也違反了中國政府已經加入的多項國際公約,包括《就業政策公約》。


春節後,中國當局稱新冠肺炎疫情流行高峰已過去。圖為返城復工的跨省際流動人潮。(取自推特)

中國政府在疫情時期仍然將復工作為最優先的問題,在新冠傳播仍處於高峰的二月中旬,就要求地方官員將部分農村富餘力重返勞動力市場,地方政府以「點對點」包車讓農民工重返城鎮的工作崗位。 80%農民工沒有城鎮職工醫保,如果患有新冠,對他們和家人是巨大打擊。雖然政府承諾他們可以在被檢測出新冠陽性的情況下當場可以購買保險,但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治療費用將由醫保和國家補貼支付,但漫長的檢測和診斷過程對農民工仍是沉重的負擔。

社保匱乏 萬一染疫重擊家戶

2008-9年全球金融危機中,世界對中國商品的需求急劇下降,超過2,300萬農民工失業,他們是金融災難中所有作社會群體中在經濟上最大的受害者,其主要原因是由於他們的工作不穩定和對他們的社會安全保護匱乏。這一次疫情比全球金融危機更為嚴重,農民工的社會保障情況並沒有根本改變,目前至少已經失業的五千萬農民工中只有不到18%有失業保險。根據世界銀行的保守估計新冠疫情將增加4-6千萬人赤貧人口,中國將增加約1千萬的赤貧人口,赤貧階層的絕大數是農牧民和農民工。

2.91億農民工佔中國人口的21%,他們是中國作為世界工廠主要價值的創造者。疫情高峰時,農民工在中國政府社會保障和就業支出的比重只有萬分之四,這凸顯了所謂「中國經濟奇蹟」的制度性壓榨和剝削問題。佔人口0.4%的太子黨和特權階層將繼續擴大他們已經擁有全國絕大多數財富的比例,新冠疫情使中國的社會不公正和不公平繼續擴大。改變這種制度性不公平和腐敗在於結束專制制度,廢除戶籍制度。只有全民平等參與的政治經濟制度,才有可能建立保障正義和社會平等的制度。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