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的十一國慶過到台灣的雙十節 一個大陸人從極權到民主的感嘆

  • 時間:2020-10-12 17:3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因為共產黨嚴密的監控,但凡有疑問的聲音即遭到嚴厲打壓,尤其是最近一年,要發聲越來越難。

10月1日是大陸人的國慶節,以前這個時候我們全家都很享受國慶假期,從去年開始,這個日子對我們沒有任何意義,現在我們提到的國慶日是10月10日。從10月1日到雙十節,並不單單是「國慶日」的變更,而是對共產黨的否定,和對台灣民主自由世界的肯定和嚮往,直白地說,在國慶日的背後有重大的政治意義。

然而大陸人是最忌諱談政治的,因為在幾千年的帝制文化中,統治者對於整個國家都有絕對的管理權,皇上是國家的主人,而百姓都是「奴隸」,是皇上的私有產物。「皇上是天子」這句話的含義遠遠超過對領導者權威的基本尊重,而是把「天」這個超自然的形象和領導者聯繫起來,是對君權神授的肯定。

中國古時候是農耕社會,百姓靠天吃飯,理所應當地認為「天」對世界有絕對的權柄。而皇上被看作「天」的代表,是一種超越普通人的存在,「天」會根據皇帝的德行行功論賞,豐收好年會為被認為是「天」對皇帝的政績被肯定,遇到災難導致收成不佳,就會被認為是「天」在懲罰皇帝某種惡行。俗話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就是對於皇上對國家一切管理權的肯定。從這個角度講,百姓確實沒有資格評論皇帝,因為皇帝是「天選」的,君權也是「神授」的,談論皇帝或者說談論政治是越矩的行為,一則惹怒神明,二則惹怒「天子」——我認為這是中國人幾千年來不敢「談政治」的根源。

無神的中國 共產黨就是天

中國已經結束帝制社會,在共產黨的洗腦下,已然成為一個無神論為主流的社會,現在的大陸人認為「天」只是一種自然現象,而不是超自然的存在,民間對於「政府是君權神授」的認知已經淡化不見。但是在共產黨管理下專制本色並未改變,政府依然對百姓有絕對的權柄。伴隨著科技的發展,共產黨對大陸人全方面的管控達到頂峰,甚至還企圖通過科技入侵別國,掌控全世界。所以直到現在,大陸人對於「政治」還是十分隱晦,即使心裡還是藏有很多不滿,都不會直接表露出來,因為共產黨無時無刻都在監視著人民,隨時準備對「思想不正確」的人洗腦和再教育。


伴隨著科技的發展,共產黨無時無刻都在監視著人民。(Victor Garcia/Unsplash)

在二十一世紀全球化的影響下,有小部分大陸人的思維率先覺醒,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六四一代大學生,但他們的慘痛下場讓無數中國人感到害怕,所以多數人選擇禁聲不提,而少數發聲者則受到嚴厲打壓,一場草芥人命的驚世血案,就這樣被共產黨從大陸人腦海裡強行抹去。

六四血腥鎮壓讓人民噤聲 卻禁不了民主想望

現代社會網路發達,即使不談六四,免不了聊到各地時事,其中就包括很多政府醜聞,儘管政府通過扭曲新聞、派網路水軍帶動輿論風向以阻止醜聞散播,還是有不少民間知識分子傳遞、分析事件來龍去脈,評論政府的貪污腐敗、管理失策。

對於民間而言,這些是豐富的聲音,幫助更多人看到真相,有關注、有監督,才有可能讓政府依法辦事。但對於政府而言,這些批評就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共產黨從來容不下任何質疑的聲音。為什麼共產黨從來不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因為共產黨還把自己當成「天子」,他們渴望營造一個完美的形象,神聖不可侵犯、百姓不可評論。

宗教自由阻擋了習近平封神之路

在這樣的前提背景下,不難理解為什麼中共致力於消滅國內宗教、多元民族,因為中共和中共領導人把自己比作是「神」,而對於基督徒來說,上帝才是唯一的神;對於佛教來說,在西藏有轉世的活佛;在新疆也有維吾爾族的民族信仰。這樣的宗教自由無疑阻礙了共產黨和習近平自我封神的道路。在基督教的教義中,習近平以及任何共產黨員只是普通的罪人,這一點是習近平完全不能接受的,所以他下令嚴懲公開勸他悔改的王怡牧師和秋雨教會。

很多大陸人都沒有正確認識中國目前的宗教逼迫,尚有大部分天真的基督徒認為:「你好好信你的神,不要批評政府,政府就不會管你」。大部分人把「政教分離」曲解成信徒不可以批評政府、思考政治,譬如秋雨聖約教會為六四、「5.12汶川大地震」舉行禱告會,很多人就攻擊王怡牧師「搞政治」,但王怡牧師回答:眼裡只有政治的人就覺得這是搞政治,但是失去孩子的天安門母親們,也需要福音,她們需要被安慰。

習近平下令嚴懲公開勸他悔改的王怡牧師和秋雨教會。

關於「政教分離」洪予健牧師講得很好:上帝把維護社會治安的權柄交給政府,把傳福音的權柄交給教會,這叫做「政教分離」,但是當政府沒有盡到維護社會治安的責任,並且企圖阻止福音傳播、自我造神,教會應該敏感地關注政府意圖,對於政府過線的行為加以提醒和批評,否則教會也沒有盡到傳福音的責任。「政教分離」是政府和教會在功能上的分離,當政府率先違反法律要求,私闖民宅、擾亂民眾私人聚會的時候,政府已經越線,而教會更加不能配合政府的違法行為。

生活在民主國家的大陸人也不敢批評中共

因為共產黨嚴密的監控,國內的基督徒、公開講話的民運人士但凡有疑問的聲音即遭到嚴厲打壓,尤其是最近一年,要發聲越來越難,人權律師成為被打壓的主流群體,以致普通人也很難用法律武器、正當程序保護自己。很多生活在民主國家的大陸人,即使已經遠離共產黨的魔爪,享受到民主、自由的生活狀態,也不敢譴責共產黨知法犯法的暴政,生怕以後再也回不到中國,不能再與仍在中國的親人再見面,甚至擔心自己留在中國的財產被查封。看見共產黨建立集中營對新疆進行慘絕人寰的種族滅絕管理不做聲,看見共產黨胡亂給基督徒重判定罪也不發言,這種沉默無疑成為了共產黨的幫兇。

任何受到中國傳統文化影響的人,都可以反思自己對於「政治」的認識,是不是落入「君權神授」的陷阱。更要反覆檢查,對於共產黨的認識,是不是局限於共產黨塑造出來的「天子」形象,共產黨雖然手段殘忍,但並不是無堅不摧。人生而平等,共產黨既然公然踐踏人權,全世界嚮往自由的人民也有責任公開進行譴責。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目前暫時在台停留。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