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次梵蒂岡之行!陳日君失望而返,教廷下一步?

  • 時間:2020-10-07 22:5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黃絹
香港榮休樞機主教陳日君9月底造訪羅馬求見教宗遭拒。(臉書)

高齡88歲的香港榮休樞機主教陳日君,為了替遭到中共迫害的中國大陸地下教會請命,也為了讓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了解香港教會實際情況,在疫情仍然肆虐期間,9月下旬風塵僕僕搭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前往羅馬,結果苦苦等了三天,見不到教宗一面,失望而返。陳日君說,這可能是他最後一次去梵蒂岡了,現在除了祈禱,沒有別的辦法。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榮譽副研究員陳文珊老師今天接受央廣「為人民服務」節目專訪時指出,這其實不是陳日君第一次被梵蒂岡泠待,在反送中期間,他曾經呼籲教廷必須對港人受到的政治打壓發言,但教廷始終沈默。

反送中期間教會未發聲 滲透問題嚴重

陳日君樞機主教向來關心香港事務,並積極參與社會活動;即使榮休後,在香港反送中期間,仍然不停的寫文章、在街頭為612人道救援基金募款。

陳文姍說,港人感恩陳日君樞機主教的付出,「也多虧有他,大家才不致於對教會徹底失望」。

在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不只是梵蒂岡沒有講話,事實上,包括普世教協、亞洲基督教協等普世教會運動的重要機構也沒有發聲,更沒有予以明確譴責。

陳文姍表示,經她多方了解,這與教會被滲透有關。坊間不斷有傳言指出,在一份流出的名單中包括佛教、道教、以及基督教人士在內,都從中國方面拿到金錢。香港回歸20年,北京就是透過收買宗教團體(功能組別)左右香港特首選舉、也透過收買高層,影響了教會的政治立場。也因此當普世教會人士有意對香港反送中發言時,卻因為在香港當地教會主事者希望沈默,而被中止。這個現象反映了香港教會被滲透、被腐化的嚴重程度。

除了透過銳實力影響香港教會,中共也透過收買和大外宣影響國際視聽。陳文姍分析,一些左統學者為中國政權進行美化,又指反送中期間香港警察暴力問題可能沒有想像中嚴重,於是,教宗才會說出「法國也有警察暴力」這種不當言論。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後來當香港年輕人前往梵蒂岡陳情,希望關注警察暴力問題時,教廷卻予以淡化處理。

主教任命協議黑箱作業 教廷不斷退讓底線

陳日君最初支持教廷與中國對話交流,也曾在二○○七年被納入有關主教任命協議的工作團隊。但他警告與中共談判必須小心,更強調絕不能犧牲地下天主教徒對教宗的信任。隨著陳日君多次進入中國大陸,多次被中共有關當局約談、施壓,後來他逐漸在中梵談判中被邊緣化。

2018年達成的中梵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其實並未納入香港教區,然而教廷與中共打交道的結果,就是不斷退讓,不只是認可原先被絕罰的主教,現在連香港樞機主教的任命也都要看中共臉色。據說教廷有意順應北京要求,任命親中派的蔡惠民神父繼任,他擔憂此舉將替香港教會帶來幾十年的災難,希望教宗三思。結果等了三天,毫無下文。「毫無盼望可言」,陳文姍說,所以陳日君才會講他死後也不要安葬在主教座堂內。

教宗曾有意為香港發聲 臨時抽稿

香港「反送中」爆發一年多之後,終於傳出教宗方濟各要對港人公開表達關懷的消息。在7月5日聖彼得廣場發表的祝辭中,教宗原本要談「港版國安法」,祈求香港可以享有真正的宗教自由,但在致詞前一刻,卻緊急向媒體抽稿,教宗最終沒有說出一個字。當時義大利媒體就質疑「中國連教宗的喉嚨都掐住了」。

在此期間又傳出另一驚人消息。教廷與中國2018年簽訂的臨時性《主教任命協議》今年9月22日到期,在雙方準備在羅馬討論延續協議效期時,《紐約時報》7月底驚爆中國駭客侵入梵蒂岡電腦系統。報導指出,美國民間網路監察公司「記錄未來」(Recorded Future)偵測到,由中國資助的駭客在過去3個月入侵教廷電腦系統,疑似竊取9月梵中會談資訊,並收集香港教會協助反送中年輕人逃亡的詳細信息。

然而,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教廷竟然還要繼續與中共協商」,陳文姍指出,到目前為止沒人知道協議內容,完全是黑箱作業。

教會也會犯錯

節目最後,陳文姍引述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胡志偉對反送中提出的呼籲,教會必須進行自清。胡志偉牧師指出,華人教會向來信奉「教會無罪、信徒有罪」,犯罪是一小撮的教牧或信徒,聖潔的教會從不會犯罪。大家很少直視與討論教會整體的「罪惡」,只注重談論個人的罪行。欠缺這方面的思考,造成的後果是罪惡重複地出現於教會。

歷史上常見到的是教會領䄂往往為了保存本身利益,屈服於強權之下。納粹德國時,天主教或基督教會對納粹殘害猶太人,默不作聲,這就是歷史記錄下來教會的罪惡。最後,連教會也遭到迫害,「當發現連宗教自由都不保時,已經來不及了」。

主持人楊憲宏最後以馬丁路德的話作為結尾:「人一生要為自己說的話負責,也要為自己沒有說的話負責。」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