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70年接觸史  教廷細說從頭

  • 時間:2020-10-05 14:01
  • 新聞引據:、梵蒂岡新聞網
  • 撰稿編輯:鍾錦隆
梵蒂岡國務卿帕洛林 (Pietro Parolin)3日在米蘭出席一場中國研討會。(美聯社/達志影像)

編按:梵蒂岡因為與中國的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續約問題,遭到美國大力反對。梵蒂岡強調,近代歷任教宗都在尋求與中國對話,梵蒂岡國務卿帕洛林(Pietro Parolin)日前出席一場研討會,並細說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方接觸歷史,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之初的50年代開始,展開首次接觸,當時梵蒂岡就起草雙邊協議的草案,但後來失敗告終,到文革後雙邊再度展開接觸,到最近的梵中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續約,帕洛林都有說明,也讓外界一窺梵蒂岡和中國接觸的官方立場。

教廷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就主教任命簽署的協議「只是一個起點」,「如今取得一些成果:為了使對話的成果更穩固,有必要繼續下去。」帕洛林樞機3日在米蘭召開的中國研討會的開幕式上,做如此表示。這次會議由「宗座外方傳教會」(Pontifical Foreign Missions Institute)主辦,慶祝宗座外方傳教會的傳教士抵達中國150年。會議主題為:「一個新中國:危機的時期,改變的時期」。

梵蒂岡新聞網報導,帕洛林的在研討會上的演講,沿著歷史的足跡鋪展開來,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教廷力求對話的一些嘗試談起。

50年代首次接觸 協議失敗告終

帕洛林說:「1951年1月17日,中國政府邀請幾位天主教主教和司鐸開會,當時的周恩來總理也出席了會議。這樣做確保天主教徒能夠繼續聽從聖父的宗教權威,但必須保證完全熱愛和忠於自己的國家。於是,教會開始試圖起草一份含有這兩個原則的文件,不僅主教和司鐸,當時的黎培理(Antonio Riberi)公使也參加了這項工作:他將文件寄給北京,希望北京當局參與這項嘗試。這表明從庇護十二世牧職時期開始,教廷已經察覺到對話的緊要,即使當時的環境十分困難。」

在1951年最初幾個月,教廷就撰寫了4份可能成為協議的草案,但不幸的是,這並不令人滿意。「我認為那次的嘗試沒有成功,除了有國際緊張局勢,即處在朝鮮半島戰爭年代的原因外,也有雙方彼此不瞭解和缺乏互信的因素。那次失敗標示了隨後的整個歷史。」

中斷30年  文革後重啓對話

那次嘗試過去了將近30年後,對話的道路才重新開啓。帕洛林接著説道,「我尤其記得埃切卡萊(Echegaray)樞機於1980年完成的旅行,當時中國剛開始擺脫文化大革命的痛苦經驗。從那時起,中國開始了直至今天的一段行程 。」

主教任命協議草案 本篤16世批淮

帕洛林解釋道,從保祿六世到方濟各,所有教宗都在尋求本篤十六世指明的那條路,即克服「誤解和互不瞭解的嚴重局面」,因為「這對中國政府和在中國的天主教會都沒有益處」。

本篤十六世援引他的前任若望保祿二世的話,在2007年寫道:「教廷期盼以整個天主教會的名義,我相信,也為了全人類的利益,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開放對話的空間,這是人所共知之事。為了中國人民的福祉及世界的和平,期盼在克服了以往的誤解之後,彼此可以一起合作」(《致中國天主教會信函》4號)。

帕洛林指出,如同雷(Giovanni Battista Re)樞機幾個月前所表述的那樣,本篤十六世教宗正是在那些年批准了「關於在中國的主教任命協議草案,到了2018年才有機會簽署」。

協議純屬牧靈性質 沒有曖昧空間

帕洛林再次對協議加以澄清,拒絕以政治目光來解讀這項純屬牧靈性質的協議。他說,這種解讀「來自於誤解,而許多誤解將教廷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臨時協議中,沒有的目標歸於其内。他們或是把與協議無關,但涉及在中國天主教會生活的事件帶到協議内,或是與政治問題聯繫起來,而這些問題與這項協議毫不相干。我再次提醒,2018年9月22日的協議只涉及主教任命,教廷在這一點上絕沒有留下曖昧或混淆的餘地」。

臨時協議  只是一個起點

帕洛林說,「他知道教廷與中華人民共和國2018年9月22日的臨時協議只是一個起點。為評估協議所取得的成果,2年的時間還很短」。除了開啓一段如此新的行程所遇到的困難外,現在又有新冠疫情造成的困難。一些成果已經取得,「為了使對話有更穩固的成果,需要讓它繼續下去。因此,教廷方面願意協議延續下去,如同迄今為止的試行方式,以此檢驗它所帶來的益處。」

中國教徒間 出現和解跡象

此外,帕洛林也表示,他注意到「在這兩年中,出現了中國天主教徒之間和解的跡象,他們長期以來在許多問題上分歧很大。」 這是一個重要的跡象,因為教宗特別叮囑在中國的天主教會團體「努力在兄弟姐妹間真正活出修和的精神,同時提出具體的行動,幫助他們克服過去,包括近期的互不瞭解。這樣一來,在中國的天主教徒就能見證自己的信德,本著純真的愛,也向各民族之間的對話和促進和平敞開心門。」

帕洛林最後提到,教廷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於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的簽署非常「合乎時宜」,「我們將藉此提出另一個目標:在我們經歷許多國際上緊張形勢的此刻,促使和平的國際遠景得到鞏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